图片 1

分两个阶段看完霸王别姬的

一方青席,一曲秋月,一缕清风,仰望星空,尽享那“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惬意,月虽缺,然唯此夜,风景独好。

图片 2

图片 3

史佳华近照

段小楼在文化大革命阶段的表现让我惊愕,真是没想到

四十五度角的仰望,即使再闪耀的星辰也让那双浊眼看得朦胧。轻柔双眼,想把这满天星辰看得更真,睁着,睁着,却朦胧依旧。于是便这样劝服自己,眼浊,心明便好,看与不看,那闪星皎月都挂在那里,不远不近。

十八大以来,随着政治上反腐环境的严峻,各地戏曲院团紧跟中央思想创排了一系列反腐倡廉的新创剧目,然而这些剧目大多只是政治上的应景之作,“主义”先行,在舞台上往往露骨的表达反腐倡廉的必要性,甚至将中央文件中的内容或写入唱词或用人物道白表现出来,失之于教条,但却无法给人以精神上的震撼和情感上的感动,于艺术层面而言无疑是失败的,所以这样的剧目大多数往往仅仅演出一轮便被束之高阁,几乎没有市场上的生命力。对于拿着国家经费的戏曲院团来说,创排这样的短命政治命题的“反腐倡廉”的作品何尝不是花着纳税人金钱的艺术“腐败”。

  翻开晋剧表演艺术家史佳华的履历,也许你会惊讶。这位1963年出生的山西人,自学艺到获得“二度梅”,脚印鼓点竟如此密集。她主攻青衣,兼演刀马,扮相俊美大方,堪称全才。如今的她,已是中国剧协理事、山西省剧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

我突然在想幸好我们没生在乱世年代,要不然我们会放下多少现在的虚伪,暴露多少人性的缺点….

望着这千百年来诗家人都爱吟哦的对象,“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像这样在有生之年都晓不得的疑问,自是无趣,便大多时不去理会的。自然,这月,不是此夜的角儿,我要说的,是这月下的戏,要侃的,是这月下的人与事。

山西作为“塌方腐败”的重灾区,这种“反腐倡廉”的戏剧的政治要求就更为急迫,希望能借戏剧的力量重塑新的形象,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创排,由“三晋第一女须生”谢涛主演的《于成龙》就是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之中诞生的,但可喜的是,这部还未出生就被套上枷锁的戏,完美的平衡了“为人生”与“为艺术”的天平,既有针砭时弊的现实意义与发人深省的思想高度,又在舞台呈现上保全了其独立的艺术品格。

  上世纪70年代末,史佳华在山西晋中艺术学校毕业后,拜晋剧表演艺术家王爱爱为师,深得其真传。但她没有满足已有的成绩,没有在继承传统的温床上沉睡,而是将敏锐的触觉伸向“横向借鉴”的领域,以令人惊羡的艺术知觉能力,向省城的名家如程玉英、牛桂英等多方请教,广学博采,虚心吸纳各种流派的演唱精华,并努力融化各家之长于自己的演唱之中,形成了独具一格的“花腔”。她艺术悟性高,视野开阔;创新大胆,基本功扎实;表演风格明快洒脱,大开大合;激情饱满又举重若轻,在晋剧观众中享有盛誉。

也许蝶衣的出场就奠定了悲剧…

不远处,虾饼,甘蔗,水果,应有尽有。那些年,在成群欢笑的孩童里,也有我的身影。只是,与那东奔西串的影儿不同,我喜欢,近近的,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波三折的戏儿。

《于成龙》能达到上述的效果在于他没有将戏曲直接当作政治思想或潮流的宣传工具,这并不意味着其没有对现实人生的观照,好的艺术作品必然在作品中反映着所存在时代的与现实相关的社会内容,但是选择用戏剧化的方式,在不溢出戏剧情节和人物性格的前提下,艺术化的将剧作家所思考与观照的社会现实通过笔下人物的戏剧行动自然而不动声色的传达出去,在保证艺术品格的前提下达到“为人生”的教化作用。

  她从1980年至1997年分别在全省及全国各类汇、调演中,获得山西省青年演员一等奖、振兴晋剧表演一等奖、全国地方戏曲汇演优秀表演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全国首届梆子戏剧种调演优秀表演奖、第十二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第八届中国文华表演奖、山西省跨世纪文艺新星、第六届中国“金唱片奖”等多项荣誉。2011年,荣获第25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这是她第二次获得此项殊荣。同年,她还获得了第十二届中国戏剧奖优秀表演奖。而当年获得的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则是对她的艺术成就和高尚艺德的充分肯定。

也许菊仙的身世就注定了不幸…

如今,又是一年欢乐时。然而,今年的我,没有去了。而是在自家楼台上铺一张青席,亮一盏青灯,听着那时而欢快时而凄迷的曲调,写着那月下的人与事,竟难相信,一向欢快,活泼的高胡既能奏起《步步高》这样振奋人心的激昂,也能拉出今夜这凄迷的离合之情。

于成龙一生官声显赫,而剧作者却另辟蹊径,从其在黄州被罢官归乡开始写起,在其轻舟慢歌,憧憬归隐生活时,来了湖广巡抚张朝珍。因吴三桂作乱,散发伪扎而地方官吏借机渔利敲诈百姓,使黄州百姓揭竿而起,啸聚山林,朝廷派大兵围剿,而聚义首领竟是于成龙府上当过差的义士刘君孚,张朝珍前来是劝说于成龙去安抚百姓归顺朝廷。于成龙留下来了,这招安与劝降也取得了成功,这成功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平息的一场本可以避免的“动荡”,更在于避免了一场血腥的屠杀。戏剧冲突主要是围绕“劝降”而展开的,而背后最紧张的矛盾在于上善大将军执意用军队围剿叛乱而于成龙的却相信这场浩劫可以通过整饬吏治,对百姓的劝说等手段避免。于成龙的清廉官声在这里只是促成劝降成功的必要条件而已。

  史佳华以多方面的艺术修养与艺术成就成为晋剧表演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白蛇传》《下河东》《春江月》《失子惊疯》《陈碧娘》《石角凹》等,都是她的代表剧目。2010年,史佳华创作排演了晋剧《大红灯笼》,担任艺术总监并领衔主演。她用自己高超的表演功力和震撼人心的演唱技巧,成功地让广大观众从颂莲的形象中看到封建社会的黑暗,产生出对光明、民主的渴求。颂莲形象的塑造,标志着史佳华在表演艺术道路上的一次重大突破。

也许小楼的血性被纷乱的社会磨灭也是正常的,毕竟人性是自私的.
要怪只能怪蝶衣看不清小楼对他的装傻充愣,看不清自己满心欢喜去迎接大师哥时却被无情的一啐,看不清一句”而今台下做的可都是劳动人民”便让他弃他而去…怪就怪菊仙也看不清小楼的为人,真可谓人心隔肚皮…她是万万想不到段小楼会背叛(姑且用此二字)她
一个风尘女子能做到这样我们已经很佩服了

写至此,倏地静了。戏曲楼台处又落幕了,渐渐地,落幕时的那一曲秋月又起,也不知今夜映的是何曲目,往年第一天大多是《六国大封相》的。

图片 4

  作为山西省剧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多年来,史佳华积极主动与行业主管部门沟通协商,就院团发展方向、艺术生产难题以及艺术人才梯队建设问题等进行专题调研,多方呼吁解决关系协会成员切身利益的实际困难。针对目前优秀剧本“一本难求”的问题,史佳华积极配合省委宣传部进行全国性的剧本征集评比工作,推动了剧作家们的创作热情,并成功使一些获奖剧本搬上戏剧舞台。

其实我很奇怪的一点,就是为什么影片中前两次段小楼自残的效果那么好…难道中国人看到别人自残会很钦佩?

大多数戏都是善始善终的,人人称道,这自然是好。然而,这半途的坎坷,谁人又解其中味?自是愤愤的道一声:满曲荒唐言!!!

之所以选取于成龙一生中这个特殊的历史节点进行戏剧性的阐发,编剧的目的大体在于阐明一个较于单纯要求官吏清廉而更加具有现实意义的政治治国理念——只有执政者的风清气正,公正廉明才能赢得民众的支持与信任,从而维护与保障社会与政权的稳定。

  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为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史佳华在做好全省戏剧工作者的业务指导和服务工作基础上,还不断完善对戏剧院团的服务,提倡以戏出人、以人带戏。作为戏剧大省,山西剧种多而历史悠久,一些剧种已经失传和濒临失传。史佳华提出,当务之急是做好戏剧资料的挖掘和抢救。为此她多方呼吁,努力推进。

程蝶衣,一个妓女的儿子,六指出场,母亲痛下辣手也只是希望他能在戏班谋个出路,在此我们不得不佩服这位母亲的意志–

人生与戏,孰难辨?便是这戏。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人能自清?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称员外,称老爷,想功就名成,究非真富贵;呼夫人,呼娘子,看郎才女貌,到底假夫妻。这以假乱真,便像往年听那折子戏《狸猫换太子》一样,这假,来得自然,令人触不及防,你便不假思索的把它当真了。(那太子命好,竟一波三折后,属于他的谁也索不走)。倒是我等凡人,哪能人人有此等好命?所以啊,时而被这假东西坑了爹,也莫怪。

本剧的主要矛盾焦点在于面对黄州百姓聚众起义的群体性事件,尚善与于成龙两种不同解决态度的交锋,这一镇压一疏导的政策其背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治国理念。在于成龙看来,善良而勤劳的民众之所以以荷锄稼穑的双手提起刀枪对抗官府,根本在于“官逼民反”,是长期以来官府对于人民的压迫、苛捐杂税所造成的官民之间的难以逾越的隔阂与不信任,所以才导致了农民最终的爆发式反抗,而吴三桂的策反与裹挟不过是这场“反叛”的导火线,积压的民怨总会或迟或早的寻找爆发的机遇。而于成龙最终的“劝降”的成功在于他有一颗“哀民生之多艰”的精诚之心,有哀叹“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护民之义,这使他清醒的认识到了激起民变的根本原因不在民生而在吏治,他依靠着为官期间爱民护民所积累的官声与威望以及百姓的信任与爱戴,从严惩蠧吏入手是找到了根本的原因与办法,但严惩一个蠹吏显然治标不治本,但这为其最终晓情动理的劝降赢得了时间。创作者通过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民情宜疏不宜堵,短期的肃贪反腐只是治标之策,执政者的诚信与官员的恪守本心,爱民护民才是维持长治久安的治本之药。

估计会让溺爱孩子却令孩子一事无成的现在妈妈惭愧,虽然戏份很少,可我去觉得蒋雯丽演的真好

舍真取假,就是人常说的:摆在眼前的好东西不索,非爱那天边坑爹的假货。敢问,元芳,你怎么看?愚蠢至极?不,那是大智若愚。《真假包拯》倒也有趣,那人真不识趣,竟冒天下大不韪,装起了假青天。为保黎民安危,那皇帝老儿自是不敢马虎,派了个巡案,破了这案,用的正是这招‘舍真取假’。固然,并不是真真叫你弃了那真的,只是让你且将它放一边,让那假的走马上任,有无文墨,一点便知。

图片 5

在此我不得不提一下我们可爱的葛优同志扮演的袁四爷.说实话刚看到袁四爷我很吃惊,怎么在让葛优演,可是看完
以后我又一次被葛大爷的演技(也许是角色本身)征服了,同时我也觉得我肤浅了,可能正是我只看了葛大爷近年来的喜剧才导致了对葛大爷的片面性认识,反而突然看到他以前演这么个角色而有点震惊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晚清名伶德珺如如是说。然鄙人始终觉得,这人生如戏,倒不及戏如人生来得贴切。此话怎讲?因为啊。这戏能演的人生,终究也只是精彩的部分。人生如“戏”,你演不全,亦演不完。此“戏”非彼戏!就拿戏曲里那苦守十八年寒窑的王宝钏来说话吧。说人话!大多数人,从那戏中,只知道,结果是这寒窑女与她爱郎团圆了,果真如此?非也。就在第十八天,这位苦女离世了,十八年苦守只换得这十八日荣华。我们没能从戏曲中看到结局的结局——她没能将此爱进行到底,因为还有个代战。

从剧作结构上讲,《于》可谓做到了中西融合而统一于中华戏曲审美精神之中的典范之作,是戏曲现代性的表现。其并非传统戏曲的线性铺排,枝叶蔓延,而采用现代剧作中的块状推进结构,故事紧凑富有节奏性,但在具体场次与段落之中又顾及到戏曲重视抒情表意的审美特征,最明显的莫过于其最后一场之中。刘君孚逾期未归,立过军令状的于成龙将被斩首,在这戏剧冲突最为紧张引人的时刻,加入大段的抒情唱段在西方剧作中是匪夷所思的情况。

估计袁四爷也是个有情有义的GAY,虽然她征服蝶衣的方法甚不光明磊落(又得停一下…抱歉了各位(姑且用征服这个词)可是他最后为蝶衣出庭虽说也有受威胁之意,可我总觉的他本能的也是愿意救蝶衣的

只能说,这人生只是形式上如戏。开幕落幕相似,仅此而已。

而《于成龙》在这里宕开一笔,却令整部戏显得摇曳生姿,并且将于成龙的内心情绪与理念通过与不同人的交流剖析明了,提升了整部剧的思想价值,也将于成龙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多面性展示于观者眼前,令人击节而叹,正是编剧的高妙之处。

对于袁四爷,我只想说:冯唐易老李广难封,风光了两个朝代了,也够了…

京剧,鲁剧,越剧……还有十几年前在外婆乡下看过的雷剧——几个人儿支着那布偶在说唱,有点像皮影戏。中国的戏种多得数不胜数,南腔北调,不知为何独爱那粤剧,或许自己是广东人的缘故吧,受了那吕文成的熏陶,便有了恋家情怀,亦或是戏里的人或事,让自己心动了。今日大诚说木心消沉,其实不然,阿木的内心依然有渴望,这种渴望,正如对戏曲的执着,不深不浅……

在舞美方面,戏曲舞美的简洁性与大制作一直是一组二元对立的概念,多少年来争论不休,而于成龙的舞美在我看来既不失现代性又保持了舞台的相对简洁,有利于演员的充分发挥。

想着段小楼,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楚霸王霸气十足,他段小楼刚开始我也觉得颇有几分霸王的本色,他直接顶撞袁四爷,不被日寇屈服让我很是欣赏,可是越到后面他怎么越来越没了锐气,难道时间不仅可以击败一个人的容颜,也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其采用几道可升降的条屏上画白描水墨山水作为主要的背景出现,不仅在风格上同戏曲的写意效果同一更有助于表现人物品质的高洁,在具体的场次中,中间的条屏徐徐上升露出其后的第二道布景或道具,或流水潺潺,或车马灯饰,均为写意性的表述,也对戏剧情境发生的地点或时间起到了必要的舞台提示与说明。滑轨的应用使舞台处于灵动的运动之中,石可轻移,竹随风动,灯光随着时间和主人公的情绪随时变化,使整个舞台犹如一首跳动的诗篇,引人入胜,但丝毫不影响演员始终处于主体地位。

蝶衣真的很悲剧,用电影里的话”不知是他跟这个世道别扭,还是这个世道跟他别扭”我也想不通他悲剧色彩的根源在哪,除了刚开始说的他的出场奠定了他的悲剧,也许还是因为他太相信别人,不懂得抗争吧,可是这么现实的电影我们身在其中的话又能如何抗争?

作为一部新编历史剧,《于成龙》自然也有其尚待打磨之处。首先作为一部地方戏曲,有着相对固定的区域观众群体,为了迎合观众的情感需求,在剧种于成龙有一段“吕梁山,黄河水……”的抒情念白,感情益处了戏剧情境之外,月下抒怀时也处于同样需求将山西本土先贤如傅山,司马迁,柳宗元等较为生硬的揉入其中,更是在这个过程中将虽同时代但晚生于于成龙的陈廷敬加以赞扬,那时的陈廷敬远未达到如远古圣贤一般值得于成龙赞颂的地步,犯了历史性的错误,如果能跳出地域性的思维与视角,这部戏将更加熠熠生辉。

呵呵,影片中我很喜欢的那场妓院的戏,让我更加对妓女这个特殊职业有所好奇,估计每个时代的妓女风格都不相同

妓女出生的菊仙认准了为她出头的段小楼(注意是自残),自掏金银赎身,真是佩服她的魄力
可是她懂得抗争,估计也不怎么轻信别人,可为什么还是逃不了这种下场?呵呵,用句电影里的话,段小楼曾残酷的说过我是假霸王,您是真虞姬,菊仙就是因为相信了假霸王才落得个如此下场,可是女人应该相信谁?

 对了,不得不提一下小四,这小王八蛋,也没受义务教育的毒害啊(纯属无厘头),怎么就是这操行:忘恩负义,落井下石。可是有一点我很疑虑,就是当段小楼要揭发蝶衣给袁四爷当那个时(那个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是男宠?)他的表情让我有点费解,别怪我弱智…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他走的是和他师傅一个路线,触景生情,也有所感慨了?

突然发现我写起来就刹不住了

说实话,第一次写影评,也许还不算是影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