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发布了艺术君常用的 Chrome
插件,有朋友还想了解下艺术君的时间管理是怎么做的。

 
昨日和老朋友一起吃饭,看着朋友熟悉的脸庞,曾经黑亮的发间纵横的白发,有感于岁月的残忍,转眼间,我们怎么都老了?

在这以梦为马的年纪

当瞥见立在桌上的相机时
我心生疑惑:你将
捕捉多少感动与美好
窥见多少肮脏与丑陋
又会如何阐释生命的喜怒与哀乐

图片 1

嗯,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前两天收到 LinkedIn
的通知,说有人祝贺我的纪念日,去看了一下,原来“一天一件艺术品”这个项目到现在已经成立四年了。第一篇文章《圣彼得受难·卡拉瓦乔》发表于2012年6月13日,现在还放在那个每天流量不到10个
PV
的网站上。不知道网址的朋友也不要问我,好久没更新,多年没洗过脸、没换过衣服,怎么好意思出来见人,虽然我还是敝帚自珍。

 
欣慰的是,朋友虽然在商海中沉浮了这许多年,言谈举止,接人待物,却一如当年般的真诚善良
。我们之间依然可以畅所欲言,无所不谈。岁月改变了很多东西,却没有改变我们之间的那份默契和理解,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我也曾住在风里

像远航水手的帆船吗
或是米老头手里的刻刀
还是勇士手中的利剑?
我只知道,你比眼睛笨拙
看不穿光变的戏法

   
 大年初六看了会儿我是歌手年初五那场的回播,这是一档我很喜欢的唱歌综艺节目而非选秀节目。这期节目中,从第一个登场的赵传到徐佳莹,以及张信哲,都选择了穿着粉红色或者红色的衣服。韩国来的选手黄致列虽然没有穿着红色的行头,但选择非常中国风的编曲及乐器——大鼓。

想起来这两天看的一本书《漫画家陈福财的艺术》(The Art of Charlie Chan
Hock Chye),来自Sonny
Liew。陈福财生于1938年,是一位新加坡的漫画家,儿时在街边的书摊儿与漫画相遇,没想到就此掉入一个大坑,为了画漫画,他放弃了大学,放弃了父母的商铺,和好友一起用各种漫画形式表现新加坡波诡云翳的现实政治。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好友为了家庭不得不放弃漫画,陈福财却不愿意。人到中年,他找了一份守夜人的工作,就是要在养活自己的同时,还能有自由的时间创作。就这样,他从中年一直画到老年,年龄在成长,他的漫画风格在演变,他笔下的新加坡同样经历着天翻地覆的变化。直到2014年,他84了,孤身一人,无妻无子,依旧默默无闻。在新加坡,自己的作品很多都“未出版”,为什么?如果你了解新加坡,就一定不觉得奇怪了。到海外,他的作品依旧无人认可。谁会关心新加坡这个弹丸之地的过去?在自己的作品《八月的故事》里,他让自己回到从前,又找到:

 
想想当年身边走的很近的几个朋友,有的一直坚守着彼此的友谊,有的走散了又回来了,有的走着走着就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没有了聚会,没有了问候,就这样在人海中散了。

不时的看看云

可是当时间这块橡皮
卖力地擦去我的记忆
你却可以为我重新描绘
只用一种色调
那就是时间的颜色

       而大鼓这个乐器,周身一圈都是大红色。

阅读漫画带来的简单快乐,不用担心它的好坏,不去想它卖得如何,只是那种想要画画、想要讲故事的感觉。

 
也许,时间是有颜色的,它在不知不觉中涂画着每个人最初的纯白,有的人被涂画成了七色彩虹,有的人被涂画成了黑白两色,于是颜色相近的人自然就相知相近,颜色相悖得人就渐行渐远。这是人性,也是事物的规律。不必遗憾,不必强求,一切随缘而住。

也看看你

       新春佳节,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时间在这一区间里被定义特有的色彩。

图片 2

图片 3

时间,来自未来的黑洞

图片 4

艺术君也想起一直以来艺术带给我的激动、平静和永恒。

承诺,恰似抽象的北风

     
 家人间坐在果盘前聊着生活百态或四方城前吃挺碰胡,饭桌上一锅蒸汽腾腾的热汤肯定是少不了的热闹,新年好,新年快乐,吉祥如意言谈间的喜庆,在宝宝刚刚会开口说话那会儿就是必学的功课。当然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对于宝宝来说则是进阶的段位了。

如果时间有颜色,会是什么颜色?

三月的风,吹着对寒冬的思念

     
类似的场景出现在广告里,哪怕闭上眼睛都会知道广告画面里肯定有红色。因为给这一段时间上色最好的工匠应该是商家。

我想大概是灰色的。

我埋着头,路灯深知我的腼腆

     
过年的由来;大致可以说跟两个上古的怪兽有关,一说是,怪兽叫“夕”,把“夕”干掉就是除“夕”,而把做掉“夕”的仙人叫“年”
  。另有一说是,怪兽叫“年”,“年”怕爆竹,所以过年要放鞭炮。

一切非黑即白的极端场景、情绪,都会淹没在时间之河的浪头里,灰色的水面平静、和缓,偶有浪花,但波澜不惊。就像人到中年,有些灰头土脸,曾经的爱与激情已经平息,每一天过着平常的日子,每一步走在平凡之路:

在这路灯下,路灯的影里

     
传说是传说,落到实处总得有人做啊。福字窗花古代时能自己做的自家做,鞭炮、烟花等也都要向商贩买啊。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这条街大概是灰色的

     
即使现在推行环保爆竹声可以用MP3加大喇叭,烟花可以大屏播放。 特有的红色传统文化代代相传,保留了下来的。

然而灰色不等于灰心,灰是调和,是不甘于平庸为前提的洞明,是明知人生无可为而为之的脚踏实地。

目光所极也是灰色的

       春节的红,就是喜庆、热烈、吉祥。

灰色有无限色调,隐含无限可能。

等那年盛夏,在黑色的绿色里

     
中国人是喜欢过节的。其实隔壁的日本也差不多,他们把自己的各种节叫祭り。但他们对颜色的偏好更喜好,白。

能将这无限可能演绎得出神入化的,当属丹麦画家Vilhelm Hammershøi。

我会乘着风,带着我的狐狸

     
 白。能跟这个颜色沾边,并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的节日。能说上的就只有圣诞节。

图片 5图片 6

在如水的夜里,住进太阳深底

     
 白雪皑皑的街道,道路边的常青树被积雪压的有点倾斜。安静的夜空里挂满了闪烁的繁星,圣诞老人穿着红白相间的袍子赶着麋鹿,雪橇车后备箱堆满了各种礼盒还不够,肩上还要扛一个大麻袋。夜空中疾走,挨家挨户,钻烟囱赛袜子。壁炉烟囱很多灰,但大胡子依旧跟公园门口的棉花糖一样白。

图片 7

图片 8

      小时候这些画面是二维的,不是二维码的二维。是贺卡上印刷的图画。

中年的尽头是老年,老年的尽头是死亡。那么,死亡是什么颜色?

     
生活在一座冬天几乎不怎么下雪的城市,贺卡上的图画就是脑补过程中重要的参考。

死亡是透明的。

     
或许真的是这样吧。没有积雪覆盖的街道,就没办法撑托出室内火光般的温暖。雪夜的安静,也可以让室内的影子笑意浓甜。

中国人说人死了,就是“没有了”。没有了,自然就是无嗅无味无色透明。之所以透明,还在于透过死亡,你可以把人生看得更清楚——看到自己短短几十年的人生已经发生了什么、自己还希望发生什么。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了,过去的时间只能诠释,未来的时间怎么过?决定权在你,在我,在我们每个人。

     
白色雪景里点缀一点点灯光,白色礼盒包装加一条条红色丝带,视觉色彩完成缓冲,气氛被调配成特制的滤镜。

而时间是不会老去的,因为时间没有尽头,因为时间不会死亡。时间怎么会是一个老人?一定是中年人,是一个喜欢穿灰色纯棉内衣、灰色衬衣的中年人。他的两鬓有些灰白,心情坦然,目光坚定。他知道自己要什么,要放弃什么。这样的时间,不需要管理,需要的是与他和谐相处,一起讲述自己的故事。

     
 现在反而会一直想一个小时候不曾想的幼稚问题。赤道周边的圣诞贺卡,背景选择方面是不是特别定制版得。比如非洲沙漠黄色款,南美茂密雨林款。

时间无言 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 hia hia

风吹过的 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全世界最用心过节还是商家。如果在街头遇到新兴网络平台采访,请问中元节是什么颜色?反正我绝对会说是黑色,阴沉沉得,然后心理暗骂什么破问题,立刻疾走避而不及。

图片 9
平凡之路
朴树
– 平凡之路 图片 10

     
但如果这样来问呢?请问万圣节是什么颜色?当然还是回答黑色,然后心里就开始想一些酷酷的搞怪装扮,站着面带笑容等他们问第二个问题?你在装扮有什么打算吗?

哦,忘了说,漫画家陈福财,完全是一个虚构的人物,是漫画家Sonny
Liew想象中新加坡应该存在的漫画家,可惜新加坡没有这样的人物,还好新加坡有
Sonny Liew。

      是不是这样?

图片 11

      能把黑色搞的这么可爱耐玩得,真的只有商家了。

图片 12

     
月黑风高的夜晚,从远处的古堡飞来一群蝙蝠,无声无息得落在小麦地边的大风车上,月色下风车残破古旧的影子里传来阵阵惊悚的窃语,是女巫躲在这团黑影中的咒语,摇醒了沉睡的南瓜,狰狞贪婪的南瓜走到古道边迎接远传归来的骑士,暗银的盔甲在马蹄中演奏斧声烛影。

图片 13

     骑士没有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南瓜们双眼发光,用尖锐刺耳的声音叫“不给糖,就捣蛋!”,骑士只能耸耸肩,头伸出了脖子回答一声“Happy
Halloween”。

以上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暗号对上了,气氛玩坏了。

如果你想购买艺术君翻译的《创世:梵蒂冈博物馆全品珍藏》,请点击“阅读原文”去艺术君的网店。

     情人节遇上春节,挺巧得。就拿手边书封面来配色了,感觉比文字好。

如果你想向艺术君提问有关艺术、翻译、或者高效工作相关工具的有关问题,请长按艺术君的“分答”二维码。

图片 14

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分答”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Read
more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