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汉代太学与独尊儒术

39. 汉代太学与独尊儒术

太学是汉代的最高学府。西汉早期,只有私家教学,没有传授学术的学校。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在长安创立太学,设置五经博士。老师称博士,学生称太学生或博士弟子。学生以《诗》、《书》、《礼》、《易》、《春秋》为主要学习内容。汉武帝起初批准博士弟子员50人,汉元帝时博士弟子达千人,汉成帝时增至三千人,王莽时博士弟子达一万余人。

汉初,朝廷为恢复生产,稳定社会秩序,政治上主张无为而治,经济上实行轻徭薄赋,思想上主张清静无为的黄老之学。汉武帝时,社会经济有了很大的恢复和发展,汉武帝为加强封建专制集权的统治,思想文化领域,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专制政策。尤其是在选拔官吏时,通晓儒家经典成为做官的主要条件,儒学得到独尊的地位,成为法定的封建统治思想。

问题:汉代推行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吗?

问题:汉代为什么会出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汉武帝独尊儒术的目的是什么 独尊儒术对后世的影响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7-06-28/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独尊儒术,罢黜百家,是汉朝时候的着名政策。独尊儒术到今天,依旧是我们历史课上的重点。然而,独尊儒术的阴谋是什么?在独尊儒术的背后,又有谁从中作梗?还有一种观点,独尊儒术竟然是假的?!关于这些疑问,今天都会得到深刻的解答。
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 …

独尊儒术,罢黜百家,是汉朝时候的着名政策。独尊儒术到今天,依旧是我们历史课上的重点。然而,独尊儒术的阴谋是什么?在独尊儒术的背后,又有谁从中作梗?还有一种观点,独尊儒术竟然是假的?!关于这些疑问,今天都会得到深刻的解答。

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中国近现代儒学反思的基点。中国乃至世界理论界都把它当作一个千真万确的学术信条,在古今中外涉及儒学的着述中被广泛征引,近几年中国理论界还对其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学术争鸣。尽管争鸣是百花齐放,但所有参加者都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间上作文章。应当指出,争鸣对此问题进行深入探讨是有意义的,但他们都肯定汉武帝曾“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完全错误的。事实上,汉武帝从未采纳过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更未真的有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实际行动,有的只是“绌抑黄老,崇尚儒学”。说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与汉初的政治、经济以及思想斗争的实际情况不符,也与汉武帝以后的整个中国思想史不合。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学术谎言,是个历史笑话,是儒学反思过程中最美丽、最诱人、最神奇的充满玫瑰色彩的肥皂泡。中国近现代儒学反思以此为基点,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空中楼阁,难怪从1915年新文化运动至今,反思不出有价值的东西呢!下面笔者就想谈谈对这个问题的新看法,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说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与史实不符

历史上一直反复宣传的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指的是从武帝元年开始到武帝六年截止的几次大的思想斗争或学术斗争。这一斗争的全过程是怎样呢?我们只要看一下当时司马迁的《史记》和后来班固的《汉书・武帝纪》即可一目了然:

图片 1

图片 2
汉武帝刘彻在位期间多项政策巩固和发展封建王权,其中一项就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喜爱黄老之术的刘汉王室为何独尊儒术?
汉武帝为什么独尊儒术
对于汉朝朝廷为何采用儒家思想作为国家统治思想的原因,在中国学者以及西方汉学家中一直存在争议。
有评论家指出,这是由于儒家思想中的专制思想因素受到汉武帝及其以后历代帝王的青睐,因为它能帮助巩固王朝的集权统治并为其提供合法性来源。在此,我个人认为,从现代角度出发应当可帮助我们追溯找到其真正的动因。如果我们了解了汉武帝当时遇到的挑战和客观因素,或许有助于回答这一问题。
古代中国在周朝分封制度瓦解之后,于秦汉时期开始建立帝制国家。
在接下来的年代中,土地从之前的各个封地解放出来并可以自由买卖。结果,在汉代最初的半个世纪中,土地集中于少数有权势的豪门手中,这个现象愈演愈烈,最终导致了大地主阡陌延连,而贫者无立锥之地。
更严重的是,它导致了以大地主阶层为代表的经济势力与世袭皇权之间前所未有的对立。
到汉武帝时期,他目睹豪门继续购买土地进而不断增强了自己的势力,这严重威胁到了皇权的统治。从现代政治科学中权力管理的角度来分析,汉武帝的行为可以理解为运用伦理思想的武器来调整权力关系,以此制约不断增长的大地主们的经济势力。
但是,正如许多现实主义的批评家提出的,如果汉武帝仅是需要寻找一种思想理论为王朝的集权统治效命,他完全有更好的选择——就算不采用已失信的法家学说,还有墨家思想可以选择。墨家思想以墨子命名,墨子原名为墨翟,其思想堪与英哲托马斯?霍布斯相比而更甚之,而后者一般被认为是英格兰民主革命前皇权统治最有力的维护者。
为便于比较,我们需要一些笔墨简单介绍一下霍布斯。在英国内战时期,托马斯?霍布斯坚决拥护君权的至高无上。霍布斯基于“大自然状态”假说得出结论:人民需要一个强权政府来维护和平并实施制裁来抑制人类固有的不合群的倾向。在霍布斯的绝对主义理论中,人们只能在绝对权力以及完全的无政府状态中选择,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社会治理的形态。霍布斯将他的君主称为“肉体的上帝”,他的手上同时握着宝剑和牧杖。
在墨子和霍布斯关于绝对统治者的理论中,有许多相似之处。
第一,墨子相信人生活在“混沌”之中,这与霍布斯提出的在无统治者状态下的“大自然状态”相似。在墨子看来,统治者的权力是上天赋予的,而霍布斯则称君主为“肉体上帝”,这就好比墨子将统治者视为“天子”,认为既然统治者的出现是为了结束社会混沌的状态,那么他一定拥有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此外,国家的主要作用是制定“对与错”的标准。既然天子是用上天授予的权力管理社会,那么他的命令就是上天的意志,理应被所有人遵循。在墨子看来,服从天子的意志是整个社会和平与富足的开始。
与之相比,尽管孔子将君臣关系列为各种关系之首,但他并没有如墨子一样看待统治者的权力问题。一位孔子政治理论的评论家认为,孔子的政治思想是将他的人文思想运用到国家事务的治理上。根据这位评论家所言,孔子毕生都在身体力行他所倡导的“有教无类”的普世教育。世间没有一个封建主子喜欢自己的臣民受教育,因为教育能解放人们的思想,能促进自主思维而不只是盲从他人的想法。因此,孔子普世教育的思想必然使其成为封建制度及以后王朝统治者的潜在威胁。
不仅如此,汉武帝是在人称“亚圣”的孟子(约前372—前289)将儒家思想进行修正及扩充后才将其定为“国教”的。孟子是儒家思想最重要的继承者之一,他阐明了孔子学说中模糊的部分,直截了当地提出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治国之道。他甚至比孔子更深入,在回答一位弟子的问题时,明确地提到百姓有权推翻一个糟糕的君主,这等于是“诛一夫”而非“弑君”,因为一个不称职的暴君已经不是君主而只是“一夫”了。儒家思想中最独特的见解就是知识比财富更重要,并且认为国家须有堪称君子的人来统治或者辅佐治理国家。
通过以上的辨析,如果汉武帝真的要通过一种思想来统治百姓、巩固王权,那他舍墨子学说而用孔孟之道的做法只能说明他当时神志不清。
这明显说明汉武帝有其他的考量,他考虑的是豪门兴起的现实,这些豪门依赖他们拥有的大量土地而大肆敛财,由此实际控制着整个经济的命脉。除了改变社会的准则使得财富不再是获得权力和尊重的手段,汉武帝还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吗?
一旦儒家学说成为治理国家的第一准则,那么一些不可继承的因素将取代可继承的财富,于是儒家思想成为界定社会阶层的新准则。
独尊儒术的背后是怎样的权利厮杀
故司马迁说:“孝武皇帝初即位,尤敬鬼神之祀。”武帝即位后,他那位双目失明多年的祖母仍然监视并控制着朝政。建元初年,在皇帝名义下进行的制礼改制是武帝试图亲政的举动,最后也在他的祖母粗暴干预之下统统取消,使得这位胸有雄才抱负的皇帝无用武之地,并一度心灰意冷。六年后,己经二十一岁的新皇帝终于等到了出头的一天,掌控汉家天下二十二年之久的窦太后驾崩。汉武帝立即对目无天子权威的祖母实行报复,罢除所有被祖母安排的丞相、御史大夫等大臣,换上一班自己的人马。但是一二次人事变动并不怎么重要,彻底扭转国家的统治思想,在汉武帝看来才是最根本的。
窦太后在世时,始终坚持以黄老之术治国,这从《史记》中反复强调的窦太后好黄老术可以看出,景武之际许多大事都是在“黄老之术”的名义下从事的。故而,原本敬鬼神的武帝在即位之后开始“乡儒术”,在心底里埋下了罢黜黄老术的种子。如果说建元初的制礼改制只是一次不知深浅的尝试,那么,武帝亲政后的一切举动则是对黄老术(或者干脆说是对祖母窦太后)的彻底反动或曰报复。朱维铮说罢黜百家其实是罢黜黄老,在我看来,罢黜黄老其实是罢黜祖母,黄老只不过是祖母的影子。这就是汉武帝独尊儒术的真实用意。
另外,由于先秦文献典籍在传播过程中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而导致多种版本、多种不同的理解,如同样作为“五经”,孔子及其弟子所引用的五经文本显然与墨子及其弟子所引用的文本有差异,这主要是由于当时传播手段的单一,无论是口头传播还是文字传播都明显地受到地域的限制。六国古文的差异导致了文本在理解上的差异,而不同地域的方言也同样影响到文本在口头传播中的变化。秦始皇之所以统一六国古文,其动机也就是出于文字上的统一。到汉代这样一个大一统的王朝,文化统一进一步深化,这种深化主要表现在对先秦诸子思想主张的统一。原来先秦数百年间后先继起的诸子学说,在汉朝人看来,确实是一种百家争鸣的气象,百家不一,对于一个统一王朝的思想意识观念显然是不合适的,确有必要对这些歧见纷呈的诸子思想主张进行一次大统一。
当然,除了上面所述之外,独尊儒术也与汉武帝好大喜功的个性有关。年轻气盛的少年皇帝哪里甘心垂拱而治、南面无为啊。此外,罢黜百家还与朝廷中的权力争斗分不开。当时势力最大的两大集团,一为窦氏,一为田氏。窦婴是窦太后的侄儿,当年为支持皇帝反对自己的姑母,本来喜好侠的栗太子傅窦婴还转而好儒术;但没想到,皇帝大了重用的却是王太后的弟弟田蚡,窦婴受到田蚡的排挤。故朱维铮指出,这一事实,再次表明那时的儒学和黄老的理论纷争,不过是实际政治过程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射和回声。
那么,我们再来看汉武帝和田蚡之流到底是怎样好儒尊儒的?罢黜黄老之后,汉武帝延引招纳的固然本应多为儒者。但其实不然。武士出身的丞相卫绾就出面指责:“所举贤良,或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乱国政,请皆罢。”元光年间,汲黯也当面批评汉武帝,“天子方招文学儒者,上曰吾欲云云,黯对曰: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奈何欲效唐虞之治乎!上默然,怒,变色而罢朝。公卿皆为黯惧。上退,谓左右曰:甚矣,汲黯之戆也!”《史记》中还有一段记载更能说明武帝好儒的实情:
弘为人恢奇多闻,常称以为人主病不广大,人臣病不俭节。弘为布被,食不重肉。后母死,服丧三年。每朝会议,开陈其端,令人主自择,不肯面折庭争。于是天子察其行敦厚,辩论有余,习文法吏事,而又缘饰以儒术,上大说之。二岁中,至左内史。弘奏事,有不可,不庭辩之。尝与主爵都尉汲黯请间,汲黯先发之,弘推其后,天子常说,所言皆听,以此日益亲贵。尝与公卿约议,至上前,皆倍其约以顺上旨。汲黯庭诘弘曰:“齐人多诈而无情实,始与臣等建此议,今皆倍之,不忠。”上问弘。弘谢曰:“夫知臣者以臣为忠,不知臣者以臣为不忠。”上然弘言。左右幸臣每毁弘,上益厚遇之。
正如朱维铮指出的:“在汉武帝时代,统治集团中间仍然有各家各派人物在活动。充当田蚡副手的韩安国便兼学韩非和杂家说。受到汉武帝敬礼的汲黯,‘学黄老之言’。给汉武帝出主意打击诸侯王的主父偃,‘学长短纵横之术,晚及学《易》、《春秋》、百家言’。他和赵人徐乐、齐人庄安,同为典型的杂家,同样上书言事,同时受到汉武帝召见并叹为相见恨晚,而主父偃还赢得同时任何儒者都梦想不及的恩宠,一年内四次升官。还有张汤、赵禹、杜周那些著名的‘酷吏’,‘以深刻为九卿’,就是说靠刑名术得到汉武帝重用。这些例证都出现于元光元年之后。”这就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真实情况。
然而,这样一个真实情况两千年来都被这八个字所遮蔽了。至于汉宣帝所说的:“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达时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于名实,不知所守,何足委任!”更不大引人注意了。
总之,儒术独尊,并非历史的必然。有时候,决定历史命运的恰恰就在于它的偶然性,或者某些人的一念之差。

回答:

回答:

是的,“独尊儒术,罢黜百家”是汉朝的思想家、教育学家、政治家董仲舒在其著名著作《举贤良对策》中提出的,被汉武帝采用并推广,把儒家学说作为封建统治社会的正统思想。《举贤良对策》认为“道之大原出于天”,自然、人事都受制于天命,因此反映天命的政治秩序和政治思想都应该是统一的。宣扬“君权神授”,“三纲五常”、使以儒经为教条的学风和经院式的哲学取得了最高地位,使先朝百家争鸣之风彻底被压抑了。成为了封建统治者的主流思想。

谢谢邀请,首先要说明的是,汉代儒学的独尊,是一个文化思想在历史进程中自然竞争的结果,整个汉朝,没有一个所谓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国家文化政策,我们去看《史记》、《汉书》,看不到汉武帝颁布过这样的政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这句话是后来的人根据汉武帝时代的儒学大师董仲舒在《天人三策》中的主张归纳的,但这只是董仲舒的个人主张,并不是帝国的文化政策。

回答:

另一方面,“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际上也不是儒家战胜其它各家,而是诸子百家融为一家,百川汇流,总其大成。特别是儒、法、道三家,正是汇流后的帝国文化的核心内容,儒取其名,法取其实,道取其神。汉代的儒学,已经汇集了诸子百家时代的儒家的理想主义气质、法家的现实主义的手段、道家的神秘主义风格,就是汉宣帝所说的汉朝家法——王霸道杂之。

这话要看怎么说。

儒家有一个比诸子百家中其它各家更大的优势,就是他的精英知识属性,他们拥有大量的经典著作(尚书、诗经、礼记、春秋、论语、孟子等等),因此重视经典传承,有着发达的教育传统,所以比起其它几家,儒家在思想文化方面的创造性特别强,人才辈出,推陈出新,它不是简单地整合总结前辈的思想,而是往往能在前人思想的积累的基础上,进行创造性的思维活动。所以孔子讲仁,孟子从仁发展出性善,荀子则怀疑性善,而从性恶的角度谈论仁,后来还有程朱理学、陆王心学、清代朴学等等,每一次儒家内部都会有一些大胆的突破。这是其它各家所不能做到的。

一、如果要说把这当做一种朝廷的主张,以皇帝诏书或朝廷政令的形式在全国正式(强制)推行。那至少在汉代没有过。大家现在一般说的,是发生在汉武帝时代的事儿,但汉武帝——至少从可信的史料看,应该没有颁布过这样的命令。

秦汉之际,儒家开始转型,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面对民间思潮的兴起,儒家的知识精英大胆地吸引民间的文化。二是,理想主义的儒家,开始意识到“现实主义”的意义,仁义道德的理想,只有化为现实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做法才能行得通,要“与时变化”,要“知当世之要务”。

二、但如果说这是指汉代事实上有没有发生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事儿,那就会是另外一个结论。首先,这作为一种主张被提出过,这是事实,董仲舒提出这个主张的时候还不是一个正式的官员。其次,汉武帝对次表过态,不过是对董仲舒那篇文章表示赞赏,对那个人表示赞赏,但并没有表示要把那个建议作为一种国家策略推行。第三,当时在官员选拔和人才推荐上确实有一大批儒生被选拔任用,甚至被重用的情形。

武帝时代的董仲舒的出现,把先秦儒家思想改造成汉代的儒学。董仲舒成功地把民间文化吸收改造,同时把儒家的理想主义气质和现实主义结合,整合先秦诸子百家的思想,建立起一套系统和庞大的思想体系,完成了帝国文化的意识形态建构。儒学取得独尊地位,是古代中国进入帝国时代的标志,因为真正的帝国,虽然通过暴力建立,但却不依靠暴力而发展,这是秦朝短命的原因,也是汉朝长命的原因。帝国的真正权力来源是文化,比较一下近代以暴力扩张的德国、日本的失败和以暴力为基础但拥有强大的文化软实力的美国的帝国事业成就,也就可以明白其中的奥秘。

三、当时朝廷儒家人物占主流,得势是客观事实。这应该与重要官员中儒生系统对的人势力大,数量多有关。这些人——比如刘邦时期的叔孙通,武帝时期的公孙弘等官大势力大影响力大。他们及其门生掌握话语权,自然便以为独尊儒术了。

董仲舒对儒学的改造,可以说将中国文化的思维活动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这套东西,在理论的系统性、思想的深刻性上既突破了诸子百家而综其大成,又没有和传统思想和文化彻底决裂,它保留了诸子百家的精髓,并大胆吸收民间文化,改造精英文化,从而提升了中华文化的整体水平。

回答:

董仲舒对儒学的改造非常成功的,经过这一翻改造提升的儒家,可以说是既先秦诸子百家的集大成,又吸纳了秦汉以来民间文化的精髓,从而成为最适合帝国意识形态的思想文化体系。这也是后来儒学可以从诸子百家中脱颖而出,最终独尊的根本原因。

当然推行过。

回答:

图片 3

诗经.小雅中“溥(普)天之下,莫非黄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秦始皇统一六国,主张“以法为教、以吏为师”。汉楚相争,刘邦取胜;文景之治,黄老之术。汉武帝即位,权臣卫绾、田鼢、窦婴等都主张尊崇儒术。公元前134年,汉武帝召天下儒生入长安策问,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表章六经。

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仍然奉行秦代的“挟书律”,禁止私人收藏《诗》、《书》、《百家语》等,违者处以族刑,并蔑视儒学和儒生。在此情况下,儒家的学术活动几乎断绝。惠帝四年(公元前191年),宣布废除“挟书律”,诸子百家学说开始复苏,民间比较活跃的有阴阳、儒、墨、名、法、道六家,其中儒、道两家影响比较大。

董仲舒进一步解释:君为民之父母,民要忠顺于君,否则就是无君之父,是犯上作乱。董进一步解释: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和非圣人无法的主张,违背天子就是违背天命。景帝时,六国叛乱已被清除,宗亲的威胁都没有了,汉武帝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皇位,所以应承了董仲舒的“罢黜百家,表章六经”。然而,汉武帝尊儒是吸纳了诸子百家的思想,史称“独尊儒术”。

由于社会经济遭到长期战乱的严重破坏,汉初的统治阶级所面临的紧迫任务是恢复、发展生产,稳定封建统治秩序,所以在政治上主张“无为而治”,提倡统治者少有作为的办法来缓和与农民的阶级矛盾、与匈奴、南越的民族矛盾以及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斗争,这样,在思想上,主张清虚自守、卑弱自持的道家黄老学说受到重视,在意识形态领域占据了支配地位。

董仲舒以后更进一步将道家、法家、阴阳五家的一些思想杂混到儒家思想体系中加以改进,形成了“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神化君权”,儒家的经典:“诗、书、礼、易、春秋”作为教科书,作为儒生必学课。同时,在郡县设立了学校,选拔儒生任官授爵。这样一来,将汉字、汉文化、汉姓、儒学教授到普通的庶民中去,使我们的汉民族成为摒弃周围的游牧民族的茹毛饮血生活,成为鹤立鸡群的最文明的民族。

武帝即位时,社会生产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发展;地主阶级和封建国家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其力量已很强大;对农民的压迫、剥削也逐渐加重,促使阶级矛盾日益激化;地方上诸侯王等割据势力恃怙权势,企图与中央分庭抗礼;豪族,商人日甚一日地兼并农民;匈奴对汉朝的侵扰欺侮肆无止境。因此,从政治和经济上进一步强化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已经成为封建统治者的迫切需要。在这种情况下,主张清静无为的黄老道家思想已不能满足地主国家的现实要求了,而儒家的春秋大一统思想、神化皇权的君臣伦理观念以及仁义学说都和当时封建统治集团所面临的形势与任务比较适应。

东汉儒教开始变成了玄学,许多人将儒学作为沽名钓誉的手段。譬如:你说孝顺是儒家杰作,那么许武被举孝廉,赵宣被称行孝二十年,最后查出都是假的。东汉的儒教为了更好的发挥儒学经典,就将许多神话故事变造出来了。比如:女娲补天、阪泉之战、夸父逐日、后羿射日、精卫填海,等。以后又将伏羲是易经的始祖,唐虞夏朝变了出来。儒生们还认为这些不够,最后要求皇帝像尧舜禹那样禅位。随着东汉灭亡,儒学开始消散。但是,神化君权不管那个朝代,二千年来一直为皇权所紧紧地掌握着。

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十月,刚刚即位不久的武帝便下诏征求“贤良方正”和“直言极谏”的人才,并亲自主持考试,题目为“古今治国之道”。在百余人的对策中,广川(今河北枣强)人董仲舒的对策深得汉武帝的赞赏。

回答:

图片 4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是汉武帝的心血来潮,也不是儒家学说确实符合统治需要,中国历来的帝王术都是外儒内法。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本质上是儒家知识分子和皇权的一次交易。秦汉是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转折时期,秦灭六国,废封建设郡县,但遭到挫败,二世而亡。刘邦建立西汉,采取妥协的封国与郡县并行的一国两制,但问题也不小。即使异姓不得王,但也爆发了同姓的七国之乱。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缺少皇权合法性的理论解释。而秦奉行的法家、汉初奉行的黄老学说,都无法解决这个大难题。直到董仲舒的出现,他把儒家学说和阴阳家学说融合一起,提出了“天人合一”之说。所谓天人合一,不是今天我们以讹传讹宣称的什么人和自然和谐相处,而是人为天道即人道,君权天授,君王是人王也是法王。从而为君主专制提供了当时最完美的理论解释。而汉武帝自然也投桃报李,把原本与诸子百家平等的儒家,抬到了独尊的地位。说到底,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是中国政治历史发展进程中的自然产物。

汉武帝建元六年,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中提出,现在官学和民间流行的诸子百家学说遵循的理论不同,以致影响到国家不能保持一贯的政策,法令制度常常改变,下边的民众不知所守,这种情况不利于封建专制政治,建议官府只任用讲儒学的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得到汉武帝的赞许。又起用好儒的窦婴、田蚜为丞相、太尉,任儒生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以此褒扬儒学,贬斥道家。赵绾等鼓动武帝改革政治,但此时掌握实权的窦太后崇黄老之学,不满赵绾等人的行为,于是借故将赵绾、王臧逮捕入狱,二人自杀;又逼迫武帝将窦婴、田蛤免职,儒家势力再次受到打击。

回答:

图片 5

汉朝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经济上得到恢复和发展,政治上得到了汉景帝平息“七国之乱”后的安定局面。公元前140,汉武帝即位,立志要把汉初那种“无为”的政治转变具有进取精神的政治,为实现这个理想,他渴望寻求一种新的政治指导思想。而历来强调“文事武备”的儒家学说正中汉武帝的政治愿望,与适应时代需要登上历史舞台。

建元六年,窦太后去世,武帝拜田粉为丞相,将官府里不治儒学五经的太常博士一律罢免,黄老、刑名等诸子百家之言都被排斥在官学之外,并且优礼延揽儒生数百人,在官办的太学和郡县学校里任职,只教授儒家的《诗》、《书》、《礼》、《易》、《春秋》五种经典,这就是著名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自此以后,官吏主要出于儒生,儒学逐步发展,成为二千年来地主阶级统治人民的封建正统思想。

此时的儒学,已和先秦时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学思想有所不同,它在原来“仁义”、“教化”等学说的基础上,又吸收了阴阳五行家神化皇权的思想,极力鼓吹封禅和改制;又接受了法家尊君抑臣、增设刑法、任用酷吏的学说,使儒学更为完备,形成了以霸道(法家理论)、王道(儒家理论)杂而用之的统治手法,对后代的影响颇为深远。

图片 6

回答:

查无实据。《史记孝武帝本纪》不见记载。《史记儒林外传》,董仲舒作《灾异之记》,汉武帝召诸生示其书,有剌讥,董仲舒弟子吕步舒不知其师书,以为下愚,于是下董仲舒吏,当死,诏赦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