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秋拍的中国嘉德,与之前大拍不同之处,是采用了3+1的阵容,即除了一个总成交额1048万元的中国雕塑专场外,还设置了20世纪中国早期油画专场与中国油画(一)、(二)3个专场,大致用来对应拍卖场上常见的三大板块:老油画、写实派与当代艺术。嘉德在这个板块的传统优势历来是写实派绘画和学院派画家,近年来在雕塑戮力开拓,又在今年上半年开出20世纪中国早期油画专场,如今又充实当代艺术开出中国油画(二)专场,可谓用心良苦。这次拍卖他们还对拍品作了策略调整,以少而精为原则,其高级业务经理孟禄新就向记者表示,这次拍品数量不多,一共300多件。不过各个板块兼备,都有大作,显得很丰富。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当代艺术专场

不过,最后的拍卖结果还是有得有失:拍品数为62件的老油画专场,成交比率为75%,总成交1.38亿元,其中徐悲鸿的《珍妮小姐画像》以5750万元夺冠;与此同时,估价待询的常玉《绿底梅花》、估价2000万到3000万元的吴作人《金色的海洋》等却都遭遇流拍。写实派专场拍品总数74件,成交比率为89%,总成交额达5599万元,其中,陈逸飞的《夜笛》以782万元夺冠,而他估价2500万到3500万元的《晨祷》则流拍。当代艺术专场拍品总数69件,成交比率仅43%,总成交额为6949万元,其中,周春芽《剪羊毛》以3047.5万元夺冠,曾梵志的《艺术家的朋友们》以1610万元成交,而估价待询的蔡国强爆破作品《光轮》,却也遭遇流拍。显然,嘉德的油画雕塑业务虽有大幅度改革,但拍卖结果却差强人意,4个专场总成交额2.74亿元,仅仅做到与上半年2.58亿元的总成交额大致持平。

北京保利拍卖现场

2007年已经走过,本年度中国油画及雕塑艺术领域最引人瞩目的现象,是高价的不断涌现、纪录的不断被打破。全年拍卖价格超过千万元的作品粗略统计共约67件,数量之多,远远超过之前历年的总和,其价格总额也已达到逾15亿元之巨。

Lot7542林风眠 绣球花 彩墨纸本 68.570cm 成交价:6,095,000元

上海泓盛将于6月23日举行的当代艺术/油画雕塑春季拍卖,将隆重推出与延续“东方哲思”大专题——这将是中国当代艺术未来发展的重要脉络之一,以艺术创作为轴线,解构中国绘画体系的人文精神,阅读新时代媒介与传统绘画方式的互动。

值得注意的是,当代艺术的表现最弱。中国嘉德油画雕塑专场中反映出来的问题带有一定的普遍性,早在10月初苏富比秋拍时就已经显露端倪:随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走入历史,拍卖场上也经历了将这一时期代表艺术家明星化、代表作品经典化的过程,这些名家名作的身价不断被推高,直到今年春拍尤伦斯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达到顶峰。然而,这些名家很少有人能在今天拿出令人信服的新作,当代艺术圈子中后起的新秀更不堪大任,当代艺术正徘徊在十字路口。因此可以断言,当代艺术拍卖需要软着陆。对此,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主管林家如的做法是选择新的方向:一方面是瞄准20世纪90年代的作品;另一个方面瞄准观念艺术、装置艺术与录像艺术。而其结果,连她都不得不承认,有待市场培育和社会教育。不过这显然不是她一个人所能胜任的,也不是拍卖业所能胜任的,需要艺术家、批评家与策展人一起来参与。

最近,就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而言,今年上半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出现了小幅度的滑坡现象,由此引发的争论不断,甚至有人抛出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即将面临委靡的局面”的言论,就此采访了一些活跃于当代艺术领域的专业人士。

中国油画雕塑拍卖的最早平台搭建于1985年,这一年佳士得公司在香港设立了这方面的专场。近十年后,1994年,总部设在北京的中国嘉德一成立便推出了油画雕塑专场。再经十年,方始形成多家共竞的局面。粗粗逾20年过,然而,这20多年基本处于培养市场阶段,其间没有出现千万元价格作品。之前的最高价出现在中国大陆最初有拍卖的1995年,《毛主席去安源》605万元被中国建设银行收去。这是一个特例,《毛主席去安源》在文化大革命其间各种印刷品加起来有数亿件,已然成为历史文物和社会纪念,之后10年再没有出现过如此高价。主持购买《毛主席去安源》一事的,是时任建行行长的北京市前市长王岐山。在当时看来似乎是发疯了的事,如今单从增值角度也是不菲——以目前的市场价格来估算,其价格至少是数亿元,更不用说塑造银行的形象、保存民族历史等方面的价值了。一个有识度的领袖,不论商人抑或政界领导人,会越过短期迷障,看到他人所未看到,做出勇气的判断。而事实明确,众人为了眼前利益等诸多考虑而保持沉默,创造历史的是敢于打破沉默、敢于决断并力行的人。

2013上海泓盛春拍,当代艺术/油画雕塑部四个专场的拍卖于7月7日晚8时许在上海波特曼丽嘉酒店圆满收槌,纵观整场拍卖,亮点多多,现场两百个座位座无虚席,显现出泓盛在当代艺术/油画雕塑板块备受业界关注的咄咄气势。拍卖结束后,泓盛官网当即公布了拍卖结果,四个专场的成交总额为5050万余元,其中当代艺术/油画雕塑
专场95件拍品,成交额2214.8万元,成交率71.58%;原乡的悸动罗中立艺术
专场46件拍品,成交额1788.6万元,成交率58.7%;纪念哈定诞辰90周年水彩艺术
专场56件拍品,成交额930.2万元,成交率87.5%;艺术与生活专场,成交额120.5万元,成交率39.8%。

泓盛此次将特别推出曾梵志、岳敏君、李山、何多苓、王怀庆、尚扬、丁乙、余友涵、孙良、刘炜、周春芽等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大多都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其背后所蕴含的思想轨迹和人文沉淀,自然而然体现出浓郁的东方哲理。曾梵志的《无题》(估价:420万至480万)是其“乱笔”风格进入成熟期的一张精彩之作。作品巧妙地融合了解构主义方法与叙述性风格,画面充溢着“抒情性”的旋律和“叙事性”的情结。曾梵志笔下的风景并不强调实景的存在性,而是一种妙悟的体验,启发观者去体会一个潜藏在自己生命的深层,新颖而似曾相识的世界。

编辑:admin

李小山:“崩盘论” 是危言耸听 是购买心理的变化

2005年,中国油画雕塑首次出现千万元作品,并且总数达到7件。价格最高的为徐悲鸿《珍妮小姐像》2200万元,次席是赵无极的三联画《Juin-October
1985》,1804万港元,接下来的几位分别为常玉、廖继春、潘玉良、陈衍宁。陈衍宁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被视为“红色经典”中的经典,
1012万元被瑞士的收藏家西克纳入囊中。

会后,泓盛业务副总经理孙佩韶女士用基本及格来评价此次的拍卖结果,而在业內人士看来,泓盛能在2013年春拍普遍遇冷的严峻形势下取得如此拍绩,实属不易。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泓盛在当代艺术/油画雕塑板多年积累的实力和胆略。

岳敏君的《帽子系列NO.4他在丛中笑》(估价:250万至350万)是其帽子系列的重要作品,该帽子系列凸显帽子对不同群体的说服力,它标示着不同身份地位的人物形态。岳敏君在画面中运用鲜艳的红绿两色来描绘标志性的大头与大笑,让人们看到了他以一种百无聊赖的姿态表达对当下生活的关注。

所有的在市场行为里的一切领域,全部是一个整体,不可能某一个领域会在这个整体上突出来,是互相牵制的。今年不确定因素等对艺术市场肯定是有不同的影响。李小山表述了他对艺术市场动荡的看法。

如果加上油画、彩墨兼擅长的吴冠中两幅彩墨作品,2005年的千万高价总数则是9件。值得注意的是,这9件作品均为经典作品(民国油画、红色经典),当代作品没有出现一幅如此高价。

从拍品内容和成交结果来看,泓盛此次着重强调拍品的特色与品质,在市场普遍看淡,买卖双方持续观望的大环境下,泓盛选择删繁去赘,突出重点拍品,最终呈现给买家的是经过专业团队反复甄选、精确定价的优质拍品,这无形中吸引了许多资深藏家的注意力。如此次当代艺术/油画雕塑专场的封面拍品林风眠的《绣球花》以609.5万元的高价被一位上海藏家竞得,这是继2012年秋拍《大丽花》以747.5万元天价落槌之后,林风眠花卉静物作品在泓盛拍出的第二历史高价。值得一提的是,此画并无任何展览和出版记录,但由于其来源清晰、流传有序,加之旁人无法效仿的气息与格调,使之当仁不让成为全场最高成交的拍品。2013年适逢周碧初先生诞辰110周年,作为泓盛长期推动的留法前辈艺术家,此次的《三峡雨烟》和《瓷盘与红苹果》分别以80.5万元和69万元的高价拍出,泓盛也藉此表达对这位中国油画先驱的深切追思。另外,朱铭的铜雕《单鞭下势》以43.7万元的价格顺利成交。当代艺术部分,一向表现平稳的李山及丁乙,两件作品《胭脂No.9》和《十示2006》均以207万元的价格成交,而丁乙的彩笔纸本作品《十示2001-B7》也以超出预期的10.9万元成交。周春芽的两幅作品都以过百万的价格被藏家竞走。此外,三幅曹力的作品《少年日记之一》、《武夷山传奇》和《龙马系列之三》均被专程赶来的北京藏家竞得,显示出市场对这位极富诗人和音乐家气质的央美画家的热切关注。

李山的《胭脂系列——1989》(估价:180万至280万),可谓其艺术生涯中里程碑式的系列作品。作品中除了胭脂系列一贯的蓝底粉花的绘制展示之外,位于画面中央黑色的絮状呈现配合以层叠推远的粉桃色花瓣更使其隐指之意的呼之欲出;画面产生的纵深感的最深远处类似政治徽章的标识,让人体悟到了李山通过严谨的艺术创作对于政治权威和现世境况的认真思索,并最终以一种调侃戏虐的方式呈展人前。

对目前正在讨论的热门话题—所谓的“拐点论”、“崩盘论”等方面的是是非非,李小山表示这是危言耸听。无论国际、国内,艺术市场都是有起有落。李小山举了个最简单的例子,美国经济而言,十几年的高增长肯定积累、沉淀了一些问题,然后在一定的时间爆发出来,通过一个调整,重新再来,次贷危机就是很好的证明。西方资本主义如此。那么,相比而言,艺术市场实在是一个太小的市场。既然在房地产、股票或者期货等每个方面、投资都有风险,那么投艺术品也是一样。投资人肯定要观望,这种状态下,艺术品市场肯定不能保持高发展状态。

再来看2007年涌现的这67件千万元高价作品,如果按题材和门类来看,纽约的10件(张晓刚4件、方力钧2件、岳敏君2件、刘野1件、严培明1件)、伦敦的8件(曾梵志3件、王广义2件、岳敏君2件、方力钧1件),均属于中国当代艺术范畴。香港有12件是中国经典油画(赵无极5件、徐悲鸿2件、常玉1件、陈澄波1件、廖继春1件、吴冠中2件),2件介于传统与当代之间的朱铭雕塑,其余15件是当代艺术作品(张晓刚6件、岳敏君4件、蔡国强2件、曾梵志2件、刘野1件)。北京是经典写实(陈丹青2件、吴作人1件、吴冠中1件、陈逸飞1件、靳尚谊1件)与当代作品(石冲2件、刘小东1件、方力钧1件、曾梵志1件、岳敏君1件、毛焰1件)均7件,各占一半。台湾的6幅千万元作品中,4幅属于经典作品(赵无极),2幅当代(严培明、王怀庆)。整体来看,2007年度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形成以来行情最好的一年,其出色的表现延伸到全球最主要的拍卖交易平台。

Lot7617 罗中立 拥抱 油彩画布 200185cm 2005年 成交价:5,980,000元

毛焰的巨幅作品《大托马斯肖像之二》堪称稀有,在托马斯系列中如此尺幅的巨作仅此两件,因此显得尤为珍贵。曾在上海美术馆展出,并有展览出版物。作为一个敏感的艺术家,毛焰十分注重提炼绘画语言的迷离感,虚实的微妙变化。托马斯巨大的形象站立在画面,头仰视空,双目游离,神思迷惘,让人沁人心脾。

所谓的不确定性因素其实是人的心理因素,并不是资金匮乏。比如说现在北京的人买房子,不是买不起,而是从心理上认为买房亏了。再说股市,股市撤资的钱到哪去了?它不可能消失,肯定在某一个方面待资。所谓的“崩盘论”等仅仅是一个购买心理的变化。

香港、北京、纽约、伦敦、台湾5地千万元当代部分作品数量加起来计40件,占总数68件的58.8%,接近三分之二。其中,纽约、伦敦均为当代艺术作品,也即是说,当代艺术占据了中国油画雕塑拍卖高端市场的大部分,其市场的接受度也最为国际化。中国当代艺术高价在全球大范围出现高价,一方面同中国当代艺术的最初成长环境有关——主要由“西方来客”收藏,另一方面的大背景在于国际上当代艺术的普遍走红,古典艺术(甚至现代艺术)价格比不过当代艺术已是不争事实:一方面是凡·高重要作品的流拍,另一方面是当代达明·赫斯特《钻石头颅》一亿美金价格在画廊成交。艺术作品价格有高低,价值却无确定价码,在短期而言,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当代的价格高涨,主要在于它是属于我们这个风云变幻时代的艺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信息与知识量前所未经,日丰富且多变,跌宕起伏,资讯、创意、资本、风险是这个时代的属性,它们迅速造就了新的成功者,这些新财富拥有者以资本与自身笃定信念肯定属于自己时代的艺术——这是目前的现状,而这一现状显然不能简单妄言好坏,它是一把双仞利剑。

原乡的悸动罗中立艺术专场可谓波澜不惊,其中,罗中立创作于第三阶段的作品《拥抱》以598万元高价成交,此画也是泓盛迄今为止拍过最大尺幅的罗中立作品。罗中立第三阶段的精品创作在市场上流通的数量不超过10件,拥抱作为乡土系列中极为重要的题材,在罗中立纯化的图像语言下充满强烈的视觉冲击,其经典性毋庸置疑,此番高价落槌可谓实至名归。泓盛自2012年春拍以来,连续三场拍卖成功售出罗中立第三阶段的精品,为罗中立新风格作品打下坚实的市场基础。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泓盛首次实现所有拍品均可网络实时竞拍,多幅罗中立的水彩及版画作品均由网络买家竞得。

何多苓的《青春2007》(估价:280万至380万)是其2007年所画的最重要的、也是尺寸最大的一幅作品,由三连画构成。画面上,两女两男,四个年轻的屁股,就那么撅着。背景是无际无涯的大草原,以及平地而起的云之草书以及海一样的天空。如此风景是经过个人改造的,一种嘲讽性成份充斥着画面,别有深意。

王林:中国当代艺术依然偏低 不存在“崩盘”问题

在中国艺术品交易全球两中心的香港、北京,出现一个惊人的巧合,即当代与非当代千万元作品的数量比例几乎均为1:1,无疑,这说明两个中心市场相对来说容度比较大,全面。在全面中,差异亦是显见,即:香港在前辈经典油画方面成绩领先,徐悲鸿等多达6位画家的作品在这里达到千万元价格,而北京在当代写实占尽优势。至于“红色经典”方面,只有北京一地出现千万价格,这说明它的交易中心在北京,在留有文化和历史记忆的中国大陆。香港、北京被视为交易中心,除市场培育时间最久、容度最大外,从成交量和千万元天价拍品的数量上来看也是名符其实——两地的千万元作品加起来达到43件,占总数量的三分之二,成交额则超过9亿元,占总高端成交额的60.9%.从价格纪录来看,经典写实与当代作品的最高价格纪录双双诞生在香港,徐悲鸿《放下你的鞭子》和蔡国强《APEC项目》均超过7000万元,达到千万美元。

Lot7709 哈定 帕米尔高原上的花朵 水彩纸本 1989年 92.580cm
成交价:575,000元

油画雕塑专场

目前很多媒体报道的所谓“泡沫论”、“崩盘论”、“拐点论”等等,是是非非,莫衷一是。王林表示对这些说法要具体分析。

纽约、伦敦千万元涌现数目加起来占约五分之一。从价格上来看,方力钧、张晓刚、岳敏君、曾梵志、王广义等人的价格纪录均在两地创下,然而,这一事实背后富含的意味,更多的层面还在于中国当代艺术已经拥有了公开交易的国际平台。这个平台的形成不易,惟其如此,更需对高价谨慎以待,只是初建——纽约苏富比推出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的“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是在2006年春,而伦敦佳士得也在该年度秋拍的“战后和当代艺术”(Post-war
& contemporary art)和 “当代艺术”(the Contemporary
Sale)两个专场上推出了一部分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也即是说平台搭建只是一年多的时间。再看高价数量最多的香港、北京,香港佳士得于1985年、北京嘉德于1994年分别推出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拍卖,高价基于23年、14年的积累之上。实际上,对于市场而言,中国当代艺术是新兴的盈利门类,拍卖行没有义务也从来没有责任从学术上来推介它——说到底拍卖行是一个商业机构,它是以赢利为根本目的,对于没有文化亲近的跨国拍卖公司行尤其如此。他们要尽的是市场推动的责任,而市场行情一旦不好或者问题凸现,他们完全可能取消这个部门,一如纽约苏富比当初取消中国书画部门一样。谨慎是为了中国当代艺术国际交易平台的持续、长久、健康,而非仅作为拍卖行的一时盈利之器。

在经历近两个小时的激烈竞拍后,紧接登场的纪念哈定诞辰90周年水彩艺术专场开始举槌,全场又进入新一轮的成交高峰。哈定先生作为中国第二代水彩画大家,其突出的历史成就和鲜明的创作个性,吸引场内外买家纷纷举牌竞标,拍场气氛一度紧张活跃。最终,整个专场以87.5%的成交率完美收官,封面拍品《帕米尔高原上的花朵》以57.5万元的全场最高价拍出,也为国内水彩板块的价值回归树立了新的标杆,而作品如《上海外滩》、《咖啡馆》、《清晨的阳光》等皆经过多轮竞价。由此可见,如今的藏家已更趋理性和专业,唯有真正优秀的拍品才能博得他们的关注与追捧。此次哈定先生共计56件拍品均由家属提供,无论品质和数量都是史无前例,多件拍品皆可列入馆藏级别,如今,这些作品首次公开面世,藏家能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应是皆大欢喜。

泓盛2011春拍的油画雕塑专场,追溯“东方哲思”之艺术实践的历史渊源,着重推出这批具有师承脉络、对20世纪美术史和美术教育史皆有重大贡献的艺术家的经典之作。

他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品进入市场有个过程。首先从国际层面上来说,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并不是很高,逐步地进入国际市场,受到国际藏家或艺术机构的关注是件好事。中国当代艺术品和国际上特别是西方艺术家作品的拍卖价比较,整体还比较偏低,还有增长的空间。其次从国内来说,毕竟前一段时间艺术市场火爆,唤起了国内藏家及资本持有者对当代艺术的注意力,这是有意义的。从这点来说,中国本土的收藏才刚刚开始。本土收藏不存在崩盘不崩盘的问题,因为一旦有钱的人热爱它,就会去购买。只不过这种终极收藏,这种出于对艺术品热爱的收藏,在前一段时间被掩盖了。第三,如果崩盘也有好处,有利于我们建立一个健康的、公开的、透明的艺术市场。中国的市场经济有两个突出问题:一是权力成了资本,缺乏有效的监控;二是不公开、不透明,规则没有真正建立,弄虚作假的东西很多,黑市交易的东西很多。市场经济也好,艺术市场也好,对中国来说,都是初级阶段,都在建立过程中,出现一些起伏和混乱,是不可避免的。经历一下起伏和变化,两方面都有好处:一个是对艺术精神价值的追求,另外是对艺术市场规则的整理。

还有三件作品的高价由国人创下:香港刘銮雄分别以逾亿元买下安迪·沃霍尔和高更的作品,而雷诺阿的作品也在北京以1120万元被上海藏家纳入囊中。与此同时,一些藏家开始在画廊、博览会上着手收藏国际艺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是当鼓励、击掌相庆之幸事,还是危险的发轫?

Lot7815 杰弗里基 厨房静物 油彩画布 120100cm 1989年 成交价:105,800元

本次春拍,我们将隆重推出赵无极的抽象绘画《89.10.2/90.3.22》(估价:900万至1200万),创作于1989-1990年,是其抽象绘画技术达到炉火纯青阶段的经典之作。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继2010秋拍泓盛推出一代艺术大师林风眠先生的作品,首破其内地拍卖千万大关之后,我们将继续向广大藏家呈现林风眠先生的另一幅彩墨重作《荷塘》(估价:180万至280万),该幅作品为香港中侨百货董事长旧藏。

余丁:不承认“拐点”说法

应当说,对于收藏家个体而言,开始收藏国外的当代艺术作品,是视野的拓宽,是其个人趣味的选择,无可厚非。但对于一个机构、公共收藏而言,在目前阶段却未必就是方向。公共收藏须遵循艺术史主脉,要脱离个人好恶,且要彰显民族文化的判断与艺术主张。

最后的艺术与生活专场则显得较为轻松,现场买家普遍比较年轻,网络竞拍踊跃,
如Andy
Warhol的两组版画《梦露系列》和《毛系列》均以高出预期的价格被网络买家竞走。此外,韩国艺术家的作品依然表现稳健,几幅带有幻想性质的超写实主义风格的作品尤其受到场内外藏家的青睐。总体而言,艺术与生活专场做出了自己的特色,整场拍品的起拍价都较低,受众群也更趋年轻化和网络化,拍卖气氛相当休闲。至此,四个专场的拍卖划上圆满的句号。

吴冠中的《黄山松》(估价:850万至1200万),作于1974年,是其此时期的经典之作,也是他画松中之精品,曾出版在《东方情思-吴冠中画集》、《吴冠中精品选集》、《吴冠中作品收藏集
I》、《吴冠中全集2》等多本画册。陈逸飞的油画《水乡》,是其水乡题材的代表之作。

余丁认为,从春拍的情况能够明显看到其实这个市场是非常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是非常市场化或者是它有一定的规律的,但是具体到中国的当代艺术,他觉得其实有两点可以去考虑:

我们记得,1980年代日本经济如日中天时,日本人支撑起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惊人天价。1990年代初,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收藏者在经济上付出惨重代价,而艺术市场也多年不振。实际上,价格的背后涉及到文化自信力,日本没有真正支持本土当代艺术的学术体制与市场机制。大和民族经济强大了,但内心深处对其民族最根本的文化艺术的当代走向方面没有判断,他们把目光转向欧美,臣服于他者的文化、他者的眼光与规则,也便等于把自己民族文化的话语权转手让人。现下中国的经济一再被拿来跟20年前的日本相比,而中国富豪们财富来的更为凶猛快捷、知识水平不若前者。这种状况,又如何能够判断、选择、支持我们新文化艺术的方向?国人视野中的“国际艺术”,恐怕有类当初的日本,主要是制定游戏规则的强势的欧美艺术,绝少看到印度、俄罗斯、拉美、非洲。同时也应当看到,纵使目前出现艺术市场火热的状况,也只是个别的私人资本进入,大量的民间资本、机构资本并没有进入到收藏领域。当这些资本明白艺术的重要,择机进入,让他们选择什么?是重蹈我们一衣带水邻居的覆辙,还是走我们自己的路、力推开放自信的中国新艺术?

综合来看,此次当代艺术/油画雕塑部的专场设置极具特色。其中,原乡的悸动罗中立艺术专场作为国内首例为在世的当代艺术家举办专场拍卖的崭新尝试,重新对当代艺术巿场进行梳理,为藏家提供一个更专业化的交易平台。

此次我们还向大家推出中国油画先驱之一周碧初先生的大幅力作《公园景色》,创作于1961年,曾出版于《周碧初画集》,作品不论从画面、尺幅而言,还是从艺术风格和收藏价值来看,都堪称周碧初先生的经典之作。我们还将推出关紫兰女士的油画、水粉、水彩等多件不同画种的作品,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此外,颜文樑、林达川、凃克、闵希文、胡善馀的代表作品都值得广大藏家的期待。

第一点,面对全球市场,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是非常被动的。当全球经济不好的时候,在国际上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实际上在五月份的苏富比的春拍上,西方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一部分,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它的成交还是不错的。

至于建立世界艺术馆,自当是我们的目标——中国至今没有一个世界艺术馆,而是文化大国,无不要保存全人类文化艺术财富的。不是非要大国的梦,一个国家,如果强盛而不为民谋福,不是为民所享,大而霸权专制又有何用?世界艺术馆是为了保存和传播人类已创造的文化成果、精神文明,观古鉴今,为了新的创造。但我们要建立世界艺术馆,或许不是在此时。历史上,国外大世界艺术博物馆,一类是建立在武力掠夺基础上的,或者是廉价的非法或合法购买。今天看来,这些无疑是不值得效仿且需要谴责的。现在的美术馆是建立在捐赠免税基础上的,没有制度保障,没有有效的艺术品避税法律出台,没有各国各界人士通力而为,我们是不可能建立起世界艺术馆的。目前,以我们的正在成长中的经济实力,以高达33%的艺术品关税,以还未储备足够的艺术人才、掌握权力、还未建立起文化自信力的情况下,一切是奢谈。目前宜以推动中国艺术为先。国外我们可以关注、应当关注的是年轻艺术,一无价格“接盘”之忧,二可拥有主动,体现艺术判断力。

而纪念哈定诞辰90周年水彩艺术专场的推出更是颇具胆略,特别是当哈定先生的水彩艺术在国内被长期忽略和失踪,泓盛担负起拍卖行的市场推广职责,为前辈艺术家的艺术能明珠重光并被市场所认可,不遗余力地进行推广和宣传。此次哈定专场拍绩喜人,亦是首开业界先河。泓盛一贯秉承的专业态度,即从历史性、学术性、前瞻性的角度来选择最适合客户收藏的拍品,尽力在市场寒流中精准把握核心拍品并开辟新的思路。

版画专场

第二个方面,说明中国当代艺术整体的状态。它本身就处在一个调整期,它掀起了国际市场的一个高潮,这个高潮很快地来临,但是会很快地过去。很快地过去不意味着中国市场马上就会不好,而意味需要有一个转化、有一个调整。就是有一些作品还会持续的上涨。很多人在很多场合说08年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拐点,他表示特别不愿意承认这种说法。

一年之内,千万元天价数十次炫人眼目,让人们为之惊喜,为之咂舌,为之怦然心动。然而,我们是否更应为之沉思?思考高价背后,是保藏文化的内在冲动,还是牟利的驱使?若纯然从牟利出发,如许之多天价一年间突然降临,未尝就不是对欣喜者与贸然者的另面提醒——利之所在,众资聚来,而有些“资”之所以来,恰为谋君之“资”;此外,古往今来又有哪一种商品永远价格上涨?更需长思的,是我们的收藏选择与文化走向——繁荣、疑虑与转折的当口,或许恰恰隐含着建立自己鲜活而自信、有判断、不媚不伪中国新艺术与新艺术机制的良机。

此外,泓盛拍卖与赵涌在线合作开通线上线下同时竞拍,如此大规模线上线下实时竞投在国内应属首次。纵观当代艺术/油画雕塑部四个专场的拍卖情况,网络出价比预期踊跃,起拍价较低的多件拍品如李山的《上海街景》、关紫兰的作品和照片、李青萍作品、罗中立的多幅水彩和版画,及艺术与生活专场中的《时髦青年》、《Altdeutsche被毯柜》等最终都被网络买家竞得。可以说,网络拍卖的全新管道将极大地方便各地因故不能到场的买家参与拍卖,也为传统拍卖带来了新的契机。此次线上线下同时竞投,可说是泓盛2013春拍的一大亮点。

本次春拍中,泓盛新设“当代版画”专场,近50件拍品均为在当代艺术界中颇具代表性艺术家的版画作品。其中,Andy
Warhol于1982年以手绘方式创作的《菊花》是Andy
Warhol最具代表性“花系列”中,来源于日本插花艺术的花卉造型艺术理念之代表作。另一件《水果空间系列之密瓜1号》是Andy
Warhol在1979年将目光转向古典绘画构图后的第一件版画作品,传达了波普艺术最重要特性:对抽象主义的的最大叛逆。其它拍品中包括Alex
Katz、村上隆、奈良美治、草间弥生等当红国际艺术家; 张晓刚、丁乙、刘野、余友涵、周铁海、周春芽、冷军、陈逸飞、等国内优秀当代艺术家近年所创作的不同材质的版画作品。这些观念清晰、色彩亮色的版画作品,是当代艺术家将这种传统体制的媒介加以利用,以呈现其当代艺术之观念的合成物。

他认为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些单件成交额的高价,但如果从整体的中国当代艺术看,它是一个错觉。其实仔细思考一下,可以看到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国际艺术市场上的盘子是很小的,可能一场拍卖会下来,还比不上西方现代一张画呢。目前所谓的当代艺术市场的“牛市之说”,没法跟西方艺术比。像莫奈一张画卖八千万美元,国内最高的也就四百万到六百万美元,拿我们的高价和他们的中间价去比,你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编辑:admin

编辑:陈荷梅

当代艺术/油画雕塑

余丁觉得中国当代艺术现在的一个状况,“他们这些艺术家是先驱者,就是九十年代这一批,包括它的二线、三线的都是先驱者,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还是有贡献的。那么贡献在哪里呢?就是让世界关注我们,让国内的投资人也关注艺术,这是他们的贡献,就是让人们普遍有艺术品价格和价值的概念。”

公开展览:6月23 — 25日 星期四 — 星期六 10:00 — 18:00

郑林:从不相信“拐点崩盘”

拍卖日期:6月26日 星期日 12:45

郑林认为目前各种因素对艺术市场的影响只是暂时的。他认为目前艺术作品的价位是在一个活动的价位上面,与国际接轨的状态。就整体当代艺术市场而言是一个新的导向。在谈及艺术市场的低落现象时,郑林说,行情不好价格也会低,对收藏家、艺术机构而言是买进的大好时期。他自己的经营并没有受太大影响,并表示自己买进了很多价格比较合理的,优秀的艺术作品。

上海波特曼丽嘉酒店(四楼)
 

在今春拍卖中,一些一线艺术家的作品流拍,二线、三线反而达到了预期的估价。对于这个现象,郑林表示可以理解。“毕竟一个顶级的艺术家,当他的作品卖到几千万,收藏家他再去买时会谨慎的考虑。”从市场角度来说,二线、三线的艺术家处于上升的状态,正好要填补价位的落差,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对于当下许多媒体讨论的当代艺术市场的“牛市说”、“拐点论”、“崩盘论”等观点,郑林坚持自己的意见,“什么拐点,什么牛市之类的,我从来就不相信”,他认为自己考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但他表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敏感度,但是一些在圈外的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担心,那也是很正常的。”

林松:“天价做局”是不负责任的看法

在谈及艺术当代市场泡沫现象时,林松表示,只要是在经济领域,任何行业都有泡沫。如果没有一点泡沫的话,证明这个市场不繁荣。当代艺术市场整体态势还是趋向健康的,但由于它属于新兴行业,增长得很快,所以有很多环节是脱节的,但不能因为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就说整体都不好。对于新兴行业,尤其是蒸蒸日上的,更应该鼓励,要正面、客观地看待。

有人认为国外资本对中国的输入是套用我们国家的资本,林松认为这从生意上讲是无可厚非的。当自己不重视自己文化和艺术家的时候,人家凭自己一点点的钱和原有经验,做到成功投机,他们认为,只要中国强大和崛起,你们一定会花高价钱把它买回去。很多人都错失了历史时机,因为都去关注经济,精神层面的艺术品就被外国人买走了。中国市场的一切症结和核心问题就在于自我体系没有建立。

对于“天价做局”的说法,林松表示这是不负责任的看法,就像一个人等着你出事,“啊!终于出事了,太好了。”别人不会因为一篇文章,或者某些人的一些韩日崛起言论,就认为市场崩盘的。西方当代艺术的争议一直也没断过。做推论或写文章,第一、假设要讲证据,第二、要看动机。

总之一切取决于中国整个经济态势和国家实力增长,不是简简单单一个局部艺术品的问题,不是艺术品本身做个局,它就卖贵了。中国也需要及时的反思和调整,但要是天天坐火箭,天天冲,那真是出问题了。我们有哪些毛病,就要按照经济和艺术规律去修正,然后向更好的方向前进。

李苏桥: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价位其实很低 高价作品价格会更高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全球环境下处于什么地位?李苏桥说:“目前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在全球交易份量占总额的5%-10%,已经跟大国形象符合了。”但是说起目前艺术家作品价位时,他说到了一种情况,看似目前有些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已经到了比较高的一个价位,实际上是个表象,其实价格跟西方没法比,只是他们的十分之一,所以,当代艺术还属于一个婴儿阶段。并且他认为“市场是制造高价,发现明星和驱逐伪艺术家的地方,这是资本的特性决定的。不信的话,等5年,有些伪艺术家会消失,有些今天默默无闻的艺术家会大红大紫,有些今天的高价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会更高。”

面对当下艺术市场评论是是非非,李苏桥认为要对当下艺术市场进行陈述,就要亲自去经历这些过程,实事求是的去体验市场,而不能仅仅止于言论、分析。他说“我们可以预测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假想任何事情,我们可以假象中国当代艺术也好,日韩当代艺术也好,欧美当代艺术也好,都是造局或是一种天价,这都没有问题,就是假想也可以的,但是,如果要举证,一定要有真正的数据来源。他认为“天价做局”这种现象只是极个别的存在,不是说多数,如果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全部在恶性的“天价做局”,是不公平的。他认为提出这样观点的人,他本身不是做市场的,他是一个市场的旁观者,我觉得也可以原谅他,因为他没有深入到艺术市场内部、亲自去做交易。

海波:市场复杂 试图分析很难

问及不确定因素对艺术市场的影响时,海波说几乎没影响,最多是情绪上的。对于目前艺术市场的状态,他说艺术市场在上升时,就像飞机起飞冲破气流一样,可能会有颠簸,这是正常的。他认为这可能会和大的经济情形产生一些互动,但最终影响不大。因为市场由各种因素组合而成,有些人试图去分析市场,其实是很难的。对于年轻艺术家的态度,海波表示,不是说“哎呀,我们是年轻艺术家”,就没有了真正的价值。如果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大家不能认识到他的作品确实是好的,那么有人可能会站出来说,“它是好的”,然后推荐给大家,这是一种很好的现象,但是我们中国人以前都喜欢不让一个事情去正常地发展,而一定要去弄弄它,碰碰它,这个问题被很多名人点出过。现在在这么一个复杂的艺术品的圈里,大家更要非常客观地来看待问题、分析问题。

陈绫惠:市场需要客观、真实的数据才会让人信服

谈到艺术市场时,陈绫蕙表示一直在推广当代艺术,特别是年轻板块。她认为,近年来艺术市场的火爆扩大了基本的收藏家群体。并不是每位收藏家都想收藏高价的艺术品,他们可能还在认识艺术品的初级阶段,乐于去接受他们收藏得起的艺术品,而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价位一般都比较便宜,正是适合收藏的好时机。

至于目前很多媒体转载讨论的所谓“艺术市场低落”现象,她思考了下,说目前还看不出来,类似这样的问题应该提出公正性的数据,表示哪方面做得好,哪方面不好,应该全方面地看事情,否则就会造成恐慌了。

[编辑:亢章虎]

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