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7月14日在上海看了孟京辉最新戏剧《他有两把左轮手枪和黑白相间的眼睛》,一直对话剧有一种神圣般的敬佩,因为全场无法NG,长达180分钟的话剧,演员们需要记住走位和台词。现场也不会有电脑特效,一切的设备和效果呈现都是手工人为,最原汁原味。

#孟京辉: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今天和大家去union house看CTG的话剧风声
之前没看过电影 所以觉得看一下正好
话剧是学校华语话剧社排的 工作人员都是学生 有学导演/media的
也有学会计啊工程啊什么的 凭着一腔热血就来帮忙
第一次看话剧 坐在第二排 靠的近 看的清楚也听得清晰 很激动很入戏
看了之后心潮澎湃 还变脑残粉去和演员合影 尤其是演员是同学
相互还蛮熟悉的人 台上演的入戏 我看的很燃 台下还能去当面夸赞合影
这种感觉挺爽的
反正值两个半小时 值十五刀

  

周六去看了孟京辉最新编排的戏剧《年轻的野兽》,改编自剧作家韦德金德《青春的觉醒》,较原剧本加入了一些更加能够被观众接受的和理解的语言及喜剧成分。喜剧的成分总能引的观众不吝笑声,但是仍掩盖不了其悲的事实,就像《大话西游》,年少不知事,以为看懂了,成年后才体会到至尊宝和紫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的结局。

图片 3

如果你爱情这个话题还能触动你,不要错过这部戏。

回家乘着新鲜劲儿没过 又看了电影风声
之前火热的时候没敢去看 因为听说了血腥镜头压力很大
而且不小心被剧透谁是老鬼 顿时兴趣减半
看完之后 顿时觉得更好
当然必须更好 这是专业出来的 学校社团排练出的话剧没有办法和电影影比
电影的话 基本上觉得算是我看过的华语商业片里面比较出彩的了 不坑爹
周迅 李冰冰 张涵予 黄晓明 王志文 苏有朋 都不错
虽然很主旋律很正确 但是比建国大大大业比 有说服力多了
几个地方比较煽情 我当时真的感动落泪了 虽然我泪点低
并且回头想会觉得的确很煽情。。。 比如回忆的部分 老鬼说
我发错了情报我来顶 老枪说 你顶不住的
我去。。。顿时觉得太man了!!以及他真的顶住了 在医院里面哼歌
真的戳中我泪点

  我一路沿着艰难走过来

*《青春的觉醒》**是德国剧作家韦德金德的第一部剧本。讽刺了当时德国社会对性话题讳莫如深的压抑风气。韦德金德试图将悲剧的故事情节与喜剧的元素结合起来,塑造一种非典型的悲剧气氛。剧中表现了青少年对性的好奇和迷惑、对待性行为的无知,也表现了家长对待性教育的回避态度。所描写的剧情都是当时德国社会性压抑风气的写照。*

Hey,欢迎回家

“陌生女人”的爱,偏执、浓烈、沉默、胆怯、苦痛。从十三岁一直到三十岁,她似乎一生就只干了一件事,她爱得如此偏执而“不合理”。说实话,我难以想象世界上会存在这种殉道式的爱情。

借地说下今天的感受吧
话剧中有改动 主要是为了避免大量看过电影的人直接知道结局
主要是老鬼变为李宁玉 老枪变为王处长 老吴就整个酱油了。。。
其实这个改动最大的问题在于 王处长又不是被监控的人 如果王处长是老枪的话
他自己很容易就传出情报了 整个故事就不存在的了。。。

  近日,话剧《宝岛一村》在沈阳上演,着实让辽沈地区的文艺青年们激动了一把,组团去看话剧的大有人在。殊不知,话剧这项似乎渐渐在人们视线中变得模糊的艺术形式依然有它独到的魅力。然而说到中国先锋话剧的代表人物,就不得不提到孟京辉与廖一梅夫妻俩。

在这部剧作中,作者安排了如强奸、自慰、性虐待等场景。因此在当时引起了巨大争议,导致这部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公映。在Artur
Kutscher写的韦德金德传记中如此评价这部剧本:“它毫无疑问是一部充满了诗意的作品。由于作者对于人物性格深刻而传神的描绘、规整的形式以及生动而充满意境的语言,使得这部剧本在任何时代都足以引起轰动。”

这是我看的第一部话剧,不知道其他话剧是不是也这样。长达180分钟,但在开场前20分钟,演员其实已经在台上默默地开始进入角色,随意走动,慢慢带着我们入戏。

但换一个角度看,谁的生命在分离了一切虚妄幻灭的表象后不是孤独呢?

看话剧的时候演员没有麦 就直接用声音喊 没有办法表现轻言细语 不动声色
所以有的时候觉得会太过用力 比如最后一段 顾小梦独自在台上 聚光灯下
念出李宁玉的遗书 然后死去的李宁玉和王田文(的灵魂)出场 三人一齐朗诵
台词已经很爱国 加上语气又呐喊高呼 不免有点太光辉
虽然这可能是舞台剧的风格 加上人在现场看效果的确很好
不过回家看了电影的最后一段
顾小梦的声音平淡却恳切的说“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得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这种话若是壮怀激烈的说 就太江姐了 做卧底特务的 该有种沉稳和不动声色
还有牺牲的觉悟

  孟京辉是话剧导演,而廖一梅则是编剧。他们共同合作了多部声震海内外的先锋话剧,《恋爱的犀牛》、《琥珀》、《柔软》等等都包括在内,被文艺青年们视为灵魂归宿。对于廖一梅,话剧诞生了她热爱的火花;而对于话剧,廖一梅就更像是它的情人。

《年轻的野兽》内容方面与《青春的觉醒》一脉相承,关于性,关于成长,关于教育,可能因为国内各种作品对于青春不走心和不知所谓的阐述,对于这个主题我是不太喜欢甚至略带讨厌的,但是戏剧这种表现形式去阐述我还是第一次接触,肆无忌惮的语言,发人深省的独白却是让我感到些许惊喜。

序幕:演员们站好位,报幕员提醒观看注意事项,演员们采用了航空乘务员的角色带领我们从现实中穿越到疯人的国度里。到达地面后,他们转身离开乘务员的角色时,集体回头给了我们观众一个诡异的笑,大概用意在于提醒我们接下来的世界将很诡异。

舞台是洁白抽象:一张凌乱的床,一把凳子和吉他,一个临时的厨房,一个雪花屏的电视机。你可以说它们都是道具,都是用来推动剧情发展的事物,但完整的看过之后,你会明白它们在象征着女人,象征着爱情本身。

电影里面王志文的特务组长也演得不动声色的阴险可怖 话剧里面演员太张扬了
感觉王田香和吴志国没差别

  新书《像我这样笨拙的生活》中,廖一梅继续自己在话剧中一贯的犀利。新书收录了她近年来最精华的文字和图片,包括散文、谈话录、小说,以及剧本中的经典台词。除此之外,更在书中首次曝光话剧《柔软》的经典台词,以及近百张由廖一梅与导演孟京辉在台前幕后拍摄的珍贵照片。

图片 4

后评:演员们站好位,报幕员提醒观看注意事项,演员们采用了航空乘务员的角色带领我们从现实中穿越到疯人的国度里。到达地面后,他们转身离开乘务员的角色时,集体回头给了我们观众一个诡异的笑,大概用意在于提醒我们接下来的世界将很诡异,让人毛骨悚然。

一张凌乱的洁白的床,以及上面的枕头,代表着激情在爱情中的纯粹。床在剧中用的次数并不多,但每一次都是重大的节点,它见证着转变。陌生女人从爱情中的清纯到失贞,再到后来的放纵与重逢,床都作为一个载体呈现着这一幕幕的过程。

话剧我觉得最出彩的是金生火,白小年和肥原君 其他人也都不差
除了上面说的老枪的以外 基本都没什么硬伤 人物精简的很到位
一共就7个演员加2个酱油卫兵和出来打酱油的导演
肥源的演员似乎是马来或者印尼人 中文有外国人口音 反而非常和谐
金生火夸张的正合适 白小年非常抢戏(我觉得白小年好过电影!)
不过看了电影之后估计他们看了很多遍来揣摩和模仿 剧本上很多台词是一样的
他们的语气也是一样的 我没有看过电影的时候觉得语气把握的很好
后来看电影才明白 不知道看过的人看话剧会不会有既视感
话剧的工作人员很棒 包括配音道具等等 基本上很完美
我觉得是可用资源中能做到的最好的水平了
不过哦为什么会演这个剧倒是觉得很奇怪
因为非常中国主旋律。。。CTG似乎不少东南亚人香港人 挺奇怪的

  廖一梅的文,看似尖刻桀骜不驯,却充满温柔的诗意和激情。在她看似玩世不恭,不屑世俗的态度下,却总能聆听出年轻时胡闹的珍贵记忆。她的写作,文艺,却带着勇敢和坦率。言辞中的镜头感,看似随意,却视角独特,记录了剧场内外的各种真切,让读者重获新的发现和感动。

《创世纪-原罪·逐出乐园》、1508-1512、意大利、米开朗琪罗、油彩壁画,570x280cm、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大厅天顶

图片 5

但无论床是怎样的凌乱,它始终都是洁白的,爱情的纯粹难以玷污。

总的来说虽然直接拿来和电影比有不足 但是现场效果很赞
并且燃起了我对于舞台剧的向往。。。虽然这次是为朋友捧场才去看的
但是之后如果有遇到舞台剧演出并且价格承受得住的话会多看看的

  谈话剧

,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毕竟事关种族延续,可是自从亚当夏娃偷吃禁果之后,羞耻感深深扎进了人的天性之中,性成为原罪,自此讳莫如深。从艺术作品中维纳斯的裸体之路我们就可以见微知著的了解到我们是怎么对待性这种美的,男性裸像或许可以获得性格,但只有女性裸像能够追求美,从古罗马到文艺复兴,脱掉维纳斯的几件衣服,花费了太久的时间。

我从没吃过糖,我以为盐就是糖

几个简单的厨具和桌子,则见证着女人自身的冲动与改变。椅子和吉他,代表着作为女人对于爱情的一种浪漫表达。

当然电影也不是完美的 好在算是超过了我的期待 早知道之前就去电影院看了
另外还是嫌太血腥暴力有点扛不住。。。施刑的时候我还是闭眼了。。

  我永远选择“艰难”

图片 6

没想到开场就那么的重口味,讲述精神病院几位性兴奋病患者的症状和治疗方案,演员是毫不羞涩地做着勃起和“打飞机”的动作。院长在阅读各种病历时所呈现出他的能干和正直,第二名需治疗的患者是被一名女警官带来的,要求院长给这个病患者开具并没有精神疾病的证明,这样就可以证明了他是个逃兵。院长坚持不给开这样的证明,同时,因为患者的双腿疾病可能已引起了心理疾病,但女警官多次要求院长赶紧开具报告,可尽快安排这个“逃兵”按国家制度处罚。院长坚持自己的原则,哪怕这女警官提醒他可是在国家国防部的实验室,受国家俸禄,应为国家办事。院长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能随便证明,并且他认定这病患者的确是有精神疾病。为后面院长与昔日战友叹息自己仅仅为实验室负责人,无法做更大的梦想奋斗。这个病患者正是整个话剧的主角,他牵引出一系列的事件。这病患者仅仅是某人的替死鬼,为了欺骗妻子,想要离开妻子的一个幌子。后面更是因为成了真正的替死鬼,被射杀。第二幕真正男主角回归了家里,却暴露出军阀的脾气以及淫乱,正如他妻子所说,与那个替身的性格完全是两个样,好比正负两极。这角色的两组性格正是呼应了“黑白相间”这主题。替身是那么的温柔善良,真身却是那么的暴躁和凶狠。最后东窗事发,被真身安排在酒吧射杀,尸被警察作为逃犯已死,远方抢劫案破案。作为替死鬼,被枪杀时替身高呼:“原来你也有一把左轮手枪”。男主角和同伙逃亡到酒吧,商量着如何让替身当替死鬼,同伙在面对这个老大和面对傻子时所呈现出的两个面孔,大概就是我们人类常见的面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类人只能当传声筒,没有自己的做人宗旨。

黄湘丽在舞台上用一切方式,将我们不可能看到的“情绪”,具象化了。于是,这个女人的肢体,歌唱,奔跑,癫狂,都找到了意义。这样,一切的举动便有了逻辑,一切的表现就变得合理。

看了电影之后看到原著党在豆瓣的吐槽 顿时对于原著小说充满了期待
原著党永远是对改编不满意的我理解。。。电影天生难以完全表达小说的感觉。。。
所以我从话剧开始看 再看电影 再看小说
就可以一层一层的体会这个故事变得越来越好看了吧。。。近期去找小说看

  廖一梅,一个话剧界耳熟能详的名字,她是中国近年来屡创剧坛奇迹的剧作家。她的作品《恋爱的犀牛》从1999年首演风靡至今,被誉为“年轻一代的爱情圣经”,是中国小剧场戏剧史上最受欢迎的作品。

《维纳斯的诞生》1485—1486年、波提切利、布面油画,175×285cm、意大利乌菲齐美术馆藏

看到最后两章,才慢慢理解和看懂整个话剧想要传递的信息。故事也开始从平常人的生活荒诞延伸到整个世界的荒诞运作。

陌生女人最终举着红酒,拿刀自刎,一抹红色变成了舞台上最艳丽的色彩。

  《恋爱的犀牛》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为了她做了一个人所能做的一切,男主角马路是别人眼中的偏执狂,如他朋友所说,过分夸大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差别,在人人都都懂得明智选择的今天,算是人群中一头固执的犀牛,实属异类。

成长,生而为人,我们天生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包括生命的起源,自己的出现,究竟是通过一种怎么样的方式和形式来到这个纷扰的人间。当小美人鱼的姐姐生下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她再次问妈妈,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妈妈的回答却是编织了一个送子鹤的美丽谎言:当妈妈和爸爸相爱,在结婚后的某个清晨,窗外温暖的阳光中站着一只送子鹤,而你,我的小美人鱼就在送子鹤嘴中挂着的包裹里。对性启蒙的羞于启齿,使得小美人鱼与校长的儿子偷尝禁果而怀孕,最终被妈妈的一剂堕胎药送入黄泉,临走前得知不是水肿而是怀孕后的那一句“妈妈,为什么你没有把一切都告诉我”让人惋惜。

图片 7

我想,一个陌生女人这部戏不想有任何道德判断。

  所谓“明智”,便是不去做不可能、不合逻辑和吃力不讨好的事。在有着无数可能、无数途径、无数选择的现代社会,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最佳位置,都能找到一个明智的平衡支点,避免落到一个自己痛苦,别人耻笑的境地,这是马路所不会的。不单感情,所有的事也是如此。没有偏执就没有新的创举,就没有新的境界,就没有你想也想不到的新的开始。

我们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为什么要上学?我们上学,不过是被他们逼着去考试!他们为什么考我们?无非是想让我们不及格,仅仅因为高年级的教室只坐得下六十个人,就必须把第六十一个刷下去。面条(原剧本中莫里茨)在经过日日夜夜的努力后却仍然难逃被降级的命运,打赌时吞枪自杀的誓言被同学当做玩笑之举,自杀前的那一段发自灵魂的独白直击心灵:只因为其他人来到这个世界时比我早,我却要因此承担罪责;既然生命的降临纯属随机,那么死亡是否不必深思熟虑。

戴上洗白的面具,我们就可以被“公平”对待

它的关键词,是成长,是回望爱情的纯粹。

  之后《琥珀》和《柔软》合称“悲观主义三部曲”,这三部话剧陆陆续续排演到了今天,依然在被人关注讨论着。

图片 8

最后一章,男主角的真正身份,通过两帮贼帮地盘业绩和销路的争夺,透露出男主角原是一个高级军阀的身份原来是一群土匪的头头,他的野心不满足于一个土匪窝的运行,他想通过建立XX公社,建立公社宪法、公社福利,“世界成为世界以来,就存在这不公平”,男主角梦想推翻不公平,把这两帮贼团结起来罢工。世界无坏人,使得警察无事可干、无贼可做;新闻界无料可播;他们都得下岗。五险一金、年终分蛋糕等都希望让贼的身份得以洗白,带上公平的面具。贼的存在,警察才有存在的意义。

图片 9

  “我的问题是,我知道自己笨,但没有人相信我笨。我的笨不是脑袋不够用不好使,而是在竖着‘容易’和‘艰难’两个路牌的十字路口,我永远选择‘艰难’的那一边。在从大到小,数不胜数的选择中,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干,一路这样沿着‘艰难’的路牌走了过来。
”廖一梅说得有点抽象,却耐人寻味。

校长的儿子,编写了性启蒙笔记送给好哥们面条,也是小美人鱼的恋人,所有的罪责都被推到这个年轻的少年身上,被父亲送入不良少年感化院。在争吵中校长对儿子的评价令人感到悲哀:“谁能写出梅修尔(校长儿子)写的那些东西,谁就必定是从本性的最深处就腐烂了,甚至可以说是烂到骨子里。一个还算健康的人是不会做出这档子事。我们都不是圣人;我们都会有偶尔偏离正轨的时候。但是他写的东西却是触犯了根本原则的;她写的东西不是偶然的过失;正式令人发指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表明了他的用心。那些天性使然,那些志趣所在,完全就放在了伤风败俗的事情上,只因为那是伤风败俗的事。她写的东西正表现出了那些反常的精神没落,我们律师称之为悖德狂”。 

我们生存着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一个荒诞的社会,社会资源的不公平分配,“我从没吃过糖,我以为盐就是糖”,使得存在不同的人视野也不同,所以世界充满着矛盾。

  谈写作

整部剧的悲剧其实建立在少年和家长以及教育者的理念错位,少年遵从本心的好奇想要去了解这个世界,家长和教育者以其人生经验和自欺欺人的遮羞布为借口给予了无比严厉的教导,当两者无法统一,矛盾和悲剧就出现了。顺带吐槽一下中国的教育体系,太善于阻止了,而不是引导。

结束时,演员们退场,依然转头给我们观众一个奸笑,希望我们看清了这个黑白相间、贼喊捉贼的世界后依然要笑对人生的荒诞。

  话剧小说都是我的一部分

作为一个挣扎在生活中的大叔,愿后来的少年少女们,无论今后度过多少岁月,请自怜自惜,不要吸食香烟,若非节日,也不要饮酒。长大后,请多加爱惜那“斯人若彩虹,遇到方知有”的恋人。 

  在书里,廖一梅说:“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细细分辨,哪个人的生活不是由秘密和谎言堆积而成的?但是,巧妙地度过一生有何意义?不过是辗转腾挪的生存技巧,技巧越高辗转腾挪得越好就离真相和本质越远。我宁愿选择笨拙地度过一生。

PS:因未查到《年轻的野兽》的剧本,因此文中台词来自于《青春的觉醒》

  话剧中,人物所言其实都可以理解成是廖一梅本人最想说的话。其实廖一梅正是一只固执的犀牛。她选择用《柔软》结束了“悲情三部曲”,廖一梅曾说,她要终结自己的文艺女青年时代,在文艺女青年这条路上走下去是死路一条,我想看看自己还能走向哪里!

《青春的觉醒》句子:

  除了写话剧之外,廖一梅还曾写了本小说《悲观主义的花朵》。主人公陶然爱上一个比她大20岁的男人陈天,她以为这个男人可以成为容纳她悲观然而疯狂的爱情的容器。但是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现实的存在可以承接得住。一开始这个陈天似乎是最佳人选,但后来逃开了。整本书基本上都是陶然自己内心在“叫劲”。廖一梅的语言细腻缠绕,把一个女人在爱情里凡是能有的心思写得非常透彻。

1、墓碑是留给生者的,对死者没有意义

  在被问及小说和话剧,自己喜欢哪个的时候,廖一梅戏称,“这个问题就像你问我最喜欢自己的胳膊还是最喜欢自己的脖子一样,我都喜欢。它们都是我的一部分。

2、活着的人不值得被同情

  谈生活

3、我还记得我五岁的时候,玩牌翻到袒露胸脯的红桃皇后都会脸红害臊,现在,这种感觉早就没影了

  我看出孟京辉的好

4、上希腊语课时我可是睡的像是喝醉酒的独眼巨人,那些古旧的音节居然没有拉伤我的耳朵,这真是个奇迹

  廖一梅曾说自己当初“和没人看好的愤青结婚”,采访中,廖一梅则笑称,“‘没人看好’,但是我看好啊!
”然而走过这么多年的话剧合作,廖一梅与孟京辉是夫妻更是最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

5、被不公平的对待,这比起把不公平施加给他人来说要甜美多了!以无辜之身而不得不屈从于甜美的不公,这对我来说是一切红尘极乐的完美化身

  孟京辉说,廖一梅相当地信任自己。在做《恋爱的犀牛》和《琥珀》的时候,两个人争论并不大。她也基本不去排练场,最后几天会看一下,说您删就删吧,这个东西肯定是孟京辉有办法。

6、格雷琴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神灵那样享受这一切。因为天性使然,她保护着自己、让自己远离痛苦直到最后一刻,这样就能看到天堂之门一下子统统敞开。在感受美妙仙境的同时,她依然惧怕着地狱。她的感受就像是岩石上涌出的山泉那样清新。情爱对这个女孩来说仿佛一盏从未被凡尘浊世沾染过的美酒,她尽情享受杯中燃烧着、闪烁这的玉液琼浆。而情爱过程中,男人获得的满足感,我想,应该是乏味而陈腐的。

  而谈起孟京辉,廖一梅则说,他现在还是很年轻的,对世界充满好奇,有创造力,就不会退化。对于很多人来说,人是会退化的。正是这样一对先锋伉俪,共同走过了十多个年头,并携手创造了中国的剧场神话。

图片 10

  那么生活中的孟京辉与廖一梅会不会也像剧本里人物那么激烈,廖一梅则说,“我们像所有人一样生活,也抢厕所。但我们都努力使对方更自由、更愉快,对别人的婚姻准则不感兴趣。

图片 11

  对话廖一梅

  所有事物有方便也有局限

  记者:现在微博这么火,您好像并没有很热衷?

  廖一梅:我很讨厌微博,因为我话还没说完,就超出了140个字,很多话不能在140个字中说完,但是所有的事物都是有方便也有局限的。

  记者:文艺作品常常被人误解,或者是很多人都不了解文艺作品和戏剧,您对这个现实的看法是怎样的?

  廖一梅:表达就是以误解达成的,每个人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这是表达的宿命。

  记者:您的话剧中,总有很纠结的情节,它们都是怎么想出来的?需不需要很多的生活经验?

  廖一梅:生命和生活本来就不是平坦的、顺溜的,它们就那么纠结在一起。

  记者:您和孟京辉在平常的生活中,对待感情也会像话剧里表达的那样吗?那样会不会很累很纠结呢?

  廖一梅:我们像所有人一样生活,也抢厕所。但我们都努力使对方更自由、更愉快,对别人的婚姻准则不感兴趣。

  记者:文艺青年是不是总是让人觉得是很幸运的,被保护好了的,不受外界的困扰,不用向利益妥协,以一个自由的灵魂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

  廖一梅: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幸运的和被保护得很好的人,只有被打击过无数次仍然站着的人。

  记者:会有人评价您的作品不够现实,您如何回应他们?

  廖一梅:这问题真的让我有点惊讶,我写的都是最真实不过的生活。现实不一定是柴米油盐、升学工作,至少我的现实不是这样的,生命还有更广阔的天空。记者
宋波鸿

  廖一梅简介

  廖一梅,现为中国国家话剧院编剧,是近年来屡创剧坛奇迹的剧作家,她的“悲观主义三部曲”的其他两部剧作《琥珀》和《柔软》,皆引起轰动和争议,是当代亚洲剧坛的旗帜性作品。无论是她的剧作还是小说,在观众和读者中都影响深远而持久,被一代人口耳相传,成为文艺青年们的集体记忆。她的话剧作品有《恋爱的犀牛》、《琥珀》、《柔软》、《艳遇》、《魔山》;电影作品有《像鸡毛一样飞》、《生死劫》、《一曲柔情》等;小说作品有《悲观主义的花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