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是当代艺术的活跃年,拍卖纪录屡次被打破,上海双年展参观人数翻倍,艺博会成交额直线上升,都说明当代艺术春天的来临。是多年辛苦行程终于修成正果,还是被投机者操纵的虚假繁荣?曾经离经叛道的先锋艺术,越来越多地走进大众生活。而在古代艺术品拍卖收藏方面,则出现一个有趣现象,不少亮点都出自清乾隆年间———“乾隆遗珍”几成拍场“兴奋剂”。
2006当代艺术观察·拍卖市场热闹非凡
很多人将今年3月纽约苏富比推出的那场拍卖看作当代艺术开始活跃的导火索。拍卖大亨首次进行的“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中,大部分是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张晓刚的《血缘:同志第一百二十号》以97.92美元打破他本人和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徐冰、艾未未等艺术家的装置作品均以高价成交,大量中国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好成绩被改写。虽然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在此之前多次进行当代艺术拍卖,成绩也以翻倍的速度在增长,但这次以纽约为舞台的拍卖带来的影响更为明显。让世界收藏界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以美元计算的成交价格刺激着中国人的神经,开始认识到这类在城市角落生存的搞怪艺术居然如此值钱。
消息传来,马上影响了国内市场,艺术家周春芽在沪申画廊举办新作个展开展前,所有的作品被以不菲的价格订购一空。统计显示,在已经成功拍卖的180件周春芽作品中,有2/3是在2006年成交的。在半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当代艺术拍卖的最好成绩已经变了三次,那件曾让人跌破眼镜的高价《血缘:同志第一百二十号》目前仅排在张晓刚作品拍卖价的第六位了。“或许拍卖中的高价跟艺术家没有太大关系,当然也不会完全真实,市场的繁荣可以从他们的车越来越高档、房子越来越宽敞来更生动地体现。”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具体说明当代艺术家及经营者富起来的惊人速度。
更多观众走进当代展览
今年又逢“双年展年”,已有十年历史的上海双年展获得的更多的是学术上的认可,这次更多的则是上海市民的认同。艺术评论家们可以对“超设计”的主题、展品的选择和双年展的操作方式提出众多质疑,普通观众却深深融入好玩与新鲜的艺术中。无数观众拿起笔,在丁乙的作品《时空邮局》前写下寄往未来的明信片。双年展期间的假期,上海美术馆常会出现人满为患的现象,购票时排起的长队甚至让人不敢相信,他们期待的竟然是一个当代艺术展览。今年参观人数的直线上升既是上海美术馆坚守十年的结果,也有选题亲民的作用,也不能排除市场热的影响。
与上海双年展同期举行的首届上海MoCA(当代艺术馆)文献展可以看作是当代艺术展在学术上的一次尝试,除了以往展览上的熟悉面孔外,很多参展艺术家并不那么知名。文献展还将侠义的当代艺术概念加以扩充,当代水墨、当代手工艺术都被加入,正如上海当代艺术馆创意总监陆蓉之所说,当代艺术这个名次在很多人的词典里往往被先锋艺术独占,这是一种误读,当代艺术应该是活着的艺术,现在这一刻流行的艺术,以是否先锋、是否带有观念色彩来分类并不恰当。
2006年国内的当代艺术展要比过去很多年加起来的和都多,方力钧、周春芽等多位大牌当代艺术家办了国内的第一个个展。
从野生动物到家养宠物
曾经有评论家将特立独行的当代艺术比喻成野生动物,他们活跃在城市周边的森林里,过着自由但波折的生活,并常常嘲笑那些家养的宠物没思想,太安逸。如今,无论是从市场还是普通市民的接受度来看,野生动物正面临着家养化的危险。北京匡时拍卖公司油画部经理尤永认为,在很多人看来,骑野马的快感要远高于被驯服的坐骑,这正是当代艺术受市场欢迎的原因。以2200万元买下刘小东《三峡新移民》的收藏家张蓝在某些方面证明着尤永的说法:“收藏当代艺术跟其他的完全不一样,仅凭自己喜欢,我选的与研究者们认为的好作品恰好一致。”
艺术评论家李旭认为,被市场看上的仅仅是当代艺术中的架上绘画部分,装置、雕塑和影像等并没有达到火热的状态,即便是在绘画中,被追捧和炒作的艺术家也非常有限。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执行委员会总监王一涵认为,市场的刺激下让大量艺术家同时冒出来,但国内的艺术教育却远远滞后。
艺术家投入单件作品的精力减少,年轻艺术家某类作品受市场欢迎后便很难有勇气进行新的尝试,野生动物被驯化后是否还会讨人喜欢?很多人对此忧心忡忡。陆蓉之却认为,市场的活跃仅仅让艺术家过上好日子而已,没什么过错。她说:“放下架子,走近观众,应该是所有艺术应该做的。”·2006中国古代艺术品拍卖·“乾隆遗珍”成“兴奋剂”
2005年中国艺术拍卖收藏的顶尖拍品无疑非元青花“鬼谷下山”罐莫属,而回顾刚刚过去的2006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收藏,则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亮点都出自清乾隆年间。其中,价格最高的无疑是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这只碗在岁末时的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2006年中国艺术品最高价———1.5亿多港币,这一价格也创下清代瓷器拍卖的世界纪录,而打破这一纪录的是对清代瓷器收藏青眼有加的香港中华总商会副会长张永珍,早在2002年5月,张永珍便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以4150万港元的高价拍得清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随后又慨然捐赠给上海博物馆。
此外,苏富比2006年春拍的乾隆的“天字十七号”宝腾腰刀,清乾隆御制镶珠黄缎十二章纹龙袍、嘉德2006春拍中的重器———清乾隆粉彩开光八仙过海图盘口瓶,无不是乾隆年间的精品。乾隆在位六十年,在忙于朝政之外,对于古董文玩更是喜爱有加,无论是御窑,还是玉雕,数量还是质量都达到了历史的巅峰。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上,“瑰玉清雕———AlanandSimoneHart-man重要玉器珍藏”专拍中,清乾隆御制白玉雕上方山角杯,以1132万元高价成交,创下白玉杯的世界拍卖纪录。

图片 1

  原标题:爱德华·霍普《中餐厅》打破美国现代艺术拍卖价格纪录
逾9000万美元的油画中有个“南宋官窑花口洗”

11月13日,在苏富比于日内瓦举办的瑰丽尊贵宝石拍卖会中,一颗出自希腊金融家迪米特里马夫罗马蒂斯(Dimitri
Mavrommatis)收藏的
8.62克拉坐垫形状的格拉夫红宝石引领全场。这颗红宝石最终以860.041万美元成交,远远的超过了之前的估价,同时也创造了一个新的红宝石世界拍卖纪录,以及每克拉的红宝石价格纪录。

图片 2

《东方早报》

弗吉尼亚州温泉镇——从寂静的山姆·斯尼德高速公路开下来,离山姆·斯尼德酒店不远,有一片广阔的建筑,被郁郁葱葱的绿地和农田所环绕。这是一个安静,质朴的地方,仿佛在时间里被冻结了——就像与它联结的纪录一样。

  在当地时间13日晚举行的纽约佳士得“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晚间拍卖专场中,画家爱德华·霍普的作品《中餐厅》最终连同佣金以9593.7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6.672亿元),这一成绩打破美国现代艺术拍卖的价格纪录。尤为引人瞩目的是,画中桌子上除了貌似餐具的器皿之外空空如也——一个是紫砂壶,另一个器皿则与南宋官窑花口洗极为相似。

这颗瑰丽的红宝石拥有令人渴望的鸽子血红色彩,以及缅甸Mogok红宝石中最高的等级,是所有精雕宝石中无可争辩的珍品。而买主更是是赫赫有名的钻石之王、伦敦珠宝商劳伦斯格拉夫。1953年,年仅15岁的格拉夫就开始学习制造宝石戒指。1966年,28岁的格拉夫参加国际著名的钻石比赛,以一枚镶有紫晶、祖母绿和钻石的手镯击败来自23个国家的300余名设计师,赢得最高荣誉。1973年Graff
Diamonds正式成立,同年在伦敦股票市场挂牌,成为英国首家上市的珠宝品牌。在之后的日子里,对宝石有着天生敏感的劳伦斯格拉夫便开始了大力收购名宝石,这颗打破红宝石价格纪录的只是其中之一。

2011年十大年逾耄耋之年艺术家的最佳拍卖记录证实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对这一代艺术家作品的青睐,他们所展现的艺术履历完美无瑕,他们的作品也成为了众多博物馆所珍藏的对象,这也使得投资者们更加放心地进行投资。

编辑:admin

图片 3

  “美国之地:巴尼·艾伯斯渥斯珍藏”是纽约20世纪艺术周的焦点活动,堪称史上最重要的20世纪美国艺术私人珍藏,超过85件艺术精品揭示了20世纪美国艺术的发展之路,《中餐厅》则是艾伯斯渥斯最珍贵和重视的收藏之一。

编辑:李洪雷

八十岁以上的艺术家拍卖成交额排名前十

从庄园最高点,沿着丘陵小径,走到整片物业的底部——离主干道不远——你会看到萨缪尔·J·斯尼德墓园。自1763年以来,这个家庭的成员就一直安息在这里。在一座穹形墓穴里,埋葬着可能是这个家族中最有名的成员,一位青史留名、留下了巨大遗产的传奇人物。

  尽管描绘的是一个平凡的午餐场景,创作于1929年的《中餐厅》却是霍普最为重要也是最知名的作品之一。画面中一共可以见到四名食客坐在餐厅中,窗口的显眼招牌把人们的视野拉向画面中央,前桌的女性因而成为了整幅画面的焦点。女性的面孔因为阳光的照射显得异常苍白,眼神回避着坐在对面的同伴,钟形帽下的表情也显得变幻莫测。

2011年5月耄耋之年艺术家所创下的诸多记录

过去68年的时间里,山姆·斯尼德一直是赢得美巡赛冠军次数最多的球员。从1950年开始,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头衔。那一年,他赢下了11场比赛,超过了本·霍根。那也是他职业生涯的最佳赛季。关于他的总获胜场次,曾经有不同的意见,因为他大多数的胜利都是在美国PGA时期获得的,那时候美巡赛还没有成立。哪一个该算进斯尼德的正式获胜场次,哪一个不算,一直有争论。

  在20世纪初的美国,画面中描绘的这种餐厅因为低廉的价格成为不同社会阶层以及不同文化元素相互融合的地方,而《中餐厅》也被认为是当时纽约居民和城市的一张缩影。《中餐厅》体现了法国印象派等描绘城市生活的传统,在画作中霍普通过光线和色彩运用手法,将普通餐馆的气氛转换成电影场景,在含蓄讲述故事的同时,也暗示了社会隔离、性别角色及艺术史传统等主题。

在这一时代的艺术家前十的排行榜中,美国艺术家占据大壁江山(十位中有六位),三位中国艺术家和一位英国艺术家登上排行榜首位的塞-托姆布雷凭借2011年5月11日在纽约佳士得成交的作品《无题》(Unititled)拿下了1350万美元。刷新这位艺术家的纪录,比之前的成绩高出了570万美元(Untitled,
775万美元 纽约苏富比, 2005年11月9日)
也是在同一次拍卖会上,罗伯特-莱曼的作品《无题》(Untitled)拍下了300万美元的高价。虽然比他2006年5月所创下的860万美元(Untitled
纽约苏富比)的成交价记录有一定的差距,但也是这位艺术家第三的拍卖成绩。

展开剩余88%

  虽然是就餐时间,但桌子上只有器皿——一个紫砂壶外,另一个器皿有人认为与南宋官窑花口洗极为相似——并没有食物的踪影。霍普研究者朱迪思·巴特曾表示:“霍普是个非常凝练的画家,会将一切不重要的细节删去。对霍普而言,人们就餐的空间才是首位的。”值得一提的是,画中的女主人公正是霍普的妻子约瑟芬·霍普,她也是霍普绘画生涯中唯一的模特,在其不同的作品里都出现过,而餐厅的原型也是画家本人经常光顾的一家纽约上西区餐厅。

在第二天下午的当代艺术拍卖会上,佳士得拍卖了一尊罗伯特-印第安纳的Love系列雕塑:Love
Red-Blue。这位美国波普艺术家创作的巨型雕塑最后成交价为360万美元,比佳士得的估价高出60万美元,同时也打破了2010年5月12日在苏富比凭借丙酸油画Airmail
Stamps所创下的记录(340万美元,纽约苏富比)。

图片 4

  爱德华·霍普以描绘美国当代生活风景闻名,代表作有《夜游者》《加油站》等。霍普早期的创作以乡村风景为主,1920年后他将注意力转向都市生活。霍普对社会日常生活的描绘,为美国绘画开创了独特的本土绘画面貌。1967年,霍普在画室里去世。

2011年5月12日,随着菲利普斯拍卖行的落幕,埃斯沃兹-凯利的布面油画Green
white成交价为310万美元。这件作品在2003年佳士得上拍时成交价为120万美元。

1987年,一个专家小组对斯尼德的所有获胜场次进行了仔细研究和分析,最终确定了他的官方获胜场数——这个数字停留在了82,最后一场胜利被确定为1965年的大格林斯博罗公开赛。

2011年5月9日,在纽约苏富比拍卖的阿兰-斯通画廊藏品中,约翰-安格斯-张伯伦的Nutcracker创造了新纪录,以420万美元成交,远远高出其估价。抽象主义派画家莫顿-伟恩-第伯的油画Pies成功拍得350万美元,这一成绩虽然稍逊色于2007年他的Seven
Suckers
所创下的拍卖记录(纽约佳士得,400万美元),但也足以使其成为阿兰-斯通画廊藏品中能和安迪-沃霍尔,贾思坡-约翰斯,罗伊-里奇特斯坦齐名的艺术家。

“爸爸对我说,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走上第一洞发球台,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打败他,”山姆的儿子,杰克·斯尼德说,“他对我说,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能有这种感觉的一定只有极少的人,那种无人能触碰的感觉。他不会在公开场合这么说,但他告诉我了。”

编辑:颜媛媛

在那之后,斯尼德的纪录就一直不受挑战地矗立在那里。直到现在。

2013年,泰格·伍兹一度看起来将铁定打破斯尼德的获胜场次纪录。伍兹在那一年赢得了5场比赛,总获胜次数达到了79场。看起来,迟早他将打破这个纪录。

“我爸爸知道泰格是多么特别的一个天才,他们两人第一次在奥古斯塔一起打练习轮时,他就看到了,”山姆·斯尼德的儿子杰克·斯尼德说,“泰格后来成了世界第一,被称为高尔夫历史上最好的球员之一。我爸爸打球的时候,还没有世界排名这个东西,但他也是那时最棒的球员。如果真的有人会打破爸爸的纪录,那应该就是伍兹吧。另一个可能就是杰克。”

当然,大多数人已经知道故事的后半部分了:四次背部手术,其中一次让伍兹缺席了整个2016赛季的比赛,看上去几乎就要让他的职业生涯终止了。最后一次手术——2017年初的脊柱融合手术——终于让伍兹从长久以来的疼痛中舒缓了过来。

在那之后不久,2018这个神奇的回归赛季开始了。自封“行走的奇迹”的伍兹,在九月末的亚特兰大,赢下了赛季末的巡回锦标赛。在东湖俱乐部,上千位球迷紧跟着他们的偶像,一起走向第18洞的果岭。这是他的第80个美巡赛冠军。在美巡赛的历史上,只有两位球员达到过80这个遥不可及的数字。伍兹离追平斯尼德的纪录,还有2场;离打破他的纪录,还有3场。

“我曾认为自己再也不能打球了。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躺在地上,动也动不了。那一刻,高尔夫是脑海中离我最远的东西,”伍兹说,“想想经历过的那一切,再看看现在的我,感觉很有趣。”

“这已经是我最好的一年了,我根本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完全没头绪。能够走到现在,已经很让我激动了。我的前方还很光明,去年这个时候可完全不是这样。但现在,我知道,我还有光明的未来。”

这个光明的未来,重新点燃了一个沉寂许久的争论:伍兹能够最终超越斯尼德的美巡赛获胜总场次数目吗?

答案也许并不简单。毕竟,在2013年赢得五场比赛后,大多数人都曾经认为伍兹将很快超越斯尼德。然而,斯尼德的纪录一直保持至今。

“赢得第80场比赛,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伍兹说,“斯尼德仍然在我前面,我还需要打更多场比赛,需要一直朝那个数字努力,也许才能超过它。不过,想想我曾经经历的,我面对过的那一切,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真的。我很幸运。”

历史站在伍兹这一边。本赛季,他只要赢得两场比赛,就能比肩斯尼德;赢得三场,就能超过他。这对伍兹来说只是标准程序而已,他的职业生涯里,赢得至少两场比赛的赛季,有13个。

对球场的熟悉可以帮助伍兹完成任务。在他赢得的80场美巡赛中,有一半是从六场比赛上赢下的,包括8次赢得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8次赢得世锦赛-联邦快递杯圣裘德邀请赛。后者将在本赛季从阿克伦移到孟菲斯,但伍兹将仍然出现在让自己感觉舒服的球场上:奥兰多的湾丘俱乐部;圣迭戈郊外的多利松高尔夫俱乐部,他在这里赢得了七次农夫保险公开赛;以及俄亥俄州都柏林的缪菲尔德山庄高尔夫俱乐部,他在这里五次赢下纪念高球赛。

不过,自从上一次伍兹对高尔夫的统治结束后,许多东西都变了。今天的美巡赛,每一周能有一波足以挑战伍兹的球员。他们面对的,也不再是那个22岁、活泼的伍兹,而是一位需要仔细规划赛程,才能保证自己精力充沛的43岁人士。

伍兹在2018年参加了19场比赛,追平了他的2013赛季参赛场次。最开始他并没有计划参加这么多比赛,但赛季后期,他打进了世锦赛-普利司通邀请赛,也一路挺进到了巡回锦标赛。他在2017-18赛季的最后7场比赛,是在9周时间里完成的。

美巡赛新赛季赛程大变——从3月的球员锦标赛开始,每个月都有一场星光熠熠的大赛——伍兹也将更谨慎地安排自己的日程。这意味着,他打破斯尼德纪录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我知道我能赢,因为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这只是在于在合适的时候让一切同时达到顶峰,”伍兹说,2006年之后,他只在一个赛季了超过19场比赛,“我的意识、渴望和欲望都没有变化,只是不知道我的身体是否还能完成任务。”

“有两三周的时间,身体和意识不怎么配合,这就是伤病和年龄带来的问题。年老的运动员总不会像年轻时那样表现稳定。我在这里可是待了二十多年了。”

但年龄同样也只是个数字。斯尼德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在42岁之后赢了12场比赛。他的最后一个美巡赛冠军,是53岁生日前在格林斯博罗赢下的。这也是美巡赛冠军年龄最老的纪录。

1979年,67岁的斯尼德还在汉诺威制造商维斯切斯特精英赛上晋级。这个美巡赛晋级球员年龄最大纪录也维持至今。

伍兹仍然维持着节奏,即使赛程缩减、身体老去。

“人们对我的期望当然与之前不同了,”他说,“我能够继续赢得比赛吗?能够争冠吗?能。我能在接下来20年继续这样吗?不能。因为这不现实。”

“我28岁的时候,觉得自己可以在顶尖水平的阶段持续20年。现在,我43岁了,再来20年是不可能的。”

伍兹唯一不变的期望,是获胜。他仍然想打破斯尼德的纪录,以及尼克劳斯的18个大满贯赛冠军纪录——伍兹现在有14个。“要想打破尼克劳斯的纪录,我必须先打破斯尼德的纪录,”他说,“这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我想让这一切发生。”

尼克劳斯也相信这一点。

“他是坚强的斗士,他一直努力奋斗,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认为他可以,”尼克劳斯在纪念高球赛上说,“我为他而高兴。我从没想过,他在做完脊柱融合手术之后,能够再度复出比赛。我不是医生,但我做梦也没想到做完脊柱融合的人能打高尔夫。太不可思议了。也许正是他的坚强拯救了他。”

今年伍兹参加的每一场比赛,都将平添一份历史的厚重感。观众们将会低声谈论,记者们将会兴奋不已。这一场比赛,会是伍兹完成不可想象之任务的比赛吗?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见过山姆·斯尼德。多年来,我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伍兹说,“每年我都期待在美国大师赛上看到他。他会在冠军晚宴上起身,讲笑话、讲故事,我们也会一起谈论高尔夫。能够与山姆、尼尔森先生、萨拉岑先生待在一个房间里,真的很荣幸。听他们谈论高尔夫,回想起一场场比赛,就像生活在历史中。”

“即使老去,山姆也保持着极佳的竞技状态。他的身体能做到的一切,总是让我惊讶。他是一位伟大的运动员。我怀念山姆,我也很感激自己能成为他的朋友。”

与此同时,在弗吉尼亚州温泉镇,只有沉默。在那片物业的另一边,穿过山姆·斯尼德的最终安息之地,一间小小的客房,才是真正的历史宝库。

各代威尔逊牌的球杆——从1930年代开始,每一年的都有——躺在角落里。山姆的妈妈劳拉制作的剪报本,堆在另一个角落。弗吉尼亚这栋安静的郊外小楼里,美巡赛82胜的纪念物都安静地摆放在一起。

这些文物在这里呆了接近70年。没有人知道,它们还能留存多久。

“这一切跟钱没太大关系,因为在那个年代,打高尔夫只能勉强维生,”杰克·斯尼德说“爸爸赢一场比赛,能拿到几千块美元的奖金。这笔钱不小,但只靠打高尔夫,他没办法致富。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是获胜本身。他会看自己赢得过的比赛,然后为自己感到骄傲。”

“不只是美巡赛,爸爸在全世界都赢过比赛。巴拿马、阿根廷、巴西、加拿大。他参加过的莱德杯比赛,美国队从没输过。他当过莱德杯队长,也赢过四次世界杯。他的获胜伙伴,有迪马雷特、霍根和帕尔默。他还赢得过一次世界杯的个人冠军。”

“这才是爸爸最看重的。胜利。”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