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肺腑的大写之“人”——评沪剧现代戏《挑山女人》

时间:2013年07月26日来源:《人民日报》作者:毛时安

  每个时代都会呼唤文艺作品中的“时代英雄”,都会呼唤属于时代的那个大写的“人”。我们生活的时代尤其如此。但我们往往误读了这一艺术使命,把它理解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崇高”,理解为像传声筒那样对时代精神作概念的演绎,理解为形式宏大华丽的“英雄叙事”,结果让美好的创作初衷迷失在了意图的密林里。这是一个深刻影响、制约着当下创作实践的理论命题。

  由沪剧名角华雯主演、上海宝山沪剧团创排的现代戏《挑山女人》,以其朴素感人的戏剧叙事,明快地回应了这一长久以来令我们纠结的命题。戏一问世就演出了30余场,而且场场满座。观众们在剧场目不转睛,看着山区女人王美英在山间、在小屋,进进出出忙里忙外,一颗心自始至终被她牵动着,甚至为她热泪盈眶。

  《挑山女人》不是一个戏剧情节曲折复杂的戏,也不是一个人物命运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戏,更不是一个外部冲突激烈、波澜迭起的戏。相反,它的故事清晰明了,就像被蓝天勾勒出来的齐云山的巍峨轮廓:一个名叫王美英,年方25岁的山里女人,面对丈夫突然故去、3个孩子待抚养的困境,咬牙选择了挑夫的职业。从此,17年风里来雨里去,3个孩子在她留在山路的脚印中长大成人,她欣慰地完成了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情,却也与爱情擦肩而过……这是一个由中国社会的草根女子用坚实脚步演绎的,虽不轰轰烈烈但让人肃然起敬的精神传奇,是一部表面平淡无奇却能使观众反复回味的作品。从戏曲美学的角度来看,《挑山女人》是一部走情走心走人物的戏。

  《挑山女人》摒弃了当下流行戏剧中那些苍白的浮光掠影式的“好看”元素,让戏剧回归艺术本真的原点。首先,是把艺术的关注目光聚焦到人物身上。通过写意的截面呈现挑山生活,让观众清晰地看到王美英结实而沉重的人生足迹:第一次挑山力不能支,砸碎箩筐里的鸡蛋,尝到收不抵赔的苦涩,大年三十忍着脚伤冒着风雪带孩子一起挑山的果敢坚定,直到17年后目送成材的孩子们走出深山老林的深情目光和无限感慨。毫无疑问,《挑山女人》塑造了中国底层社会的一位伟大母亲,但不是把日常生活中平凡的“伟大”变成符号化的“伟大”,而是始终带着能为观众所理解的最日常、最凡俗的动机。选择挑山,因为这是“既能一家数口活命,又能放心家中幼小孩子”的最现实的选择。同样,大年三十上山,也只是为了“一趟能赚三趟”挑夫钱,给孩子交新学期的书本费。世界上有比较纯粹的完全出自于信仰的伟大,但更多的“伟大”是像王美英这样,在看起来凡俗甚至卑微的内心世界中堆积、升华出来的圣洁的“伟大”。

  《挑山女人》把艺术关注的笔触投入到人物内心世界的时候,努力把外部世界的矛盾转化为她内心世界的犹豫、彷徨、痛苦、冲突和选择,尤其是情感世界的矛盾和冲突。在王美英内心深处贯穿始终的是女人和母亲的角色冲突。作为女人,她一开始就“思来想去无路走”,想到过死;但作为母亲,“幼儿岂能失娘亲”,她只能选择坚强地活。作为女人,她已经听到了爱情的召唤,看见了新生活来临前夕的一缕曙光——山里男人成子强用十年不求回报的关爱捂暖了她已被沉重生活麻木、冻僵了的心;但作为母亲,她最后仍然痛苦而艰难地作出了诀别爱情、让儿女成材胜过天、重振精神挑山去的人生抉择。《挑山女人》的动人处在于对人物心理丝丝入扣的细腻把握。在成子强进城前倾诉衷肠的那一刻,华雯并没有去表现王美英枯木逢春般的欣喜状态,而是展示她隐隐的喜悦和犹豫徘徊的交织心态。

  诗有诗眼,戏也有戏眼。作为全剧戏眼的第六场,把王美英和儿女们一时冲动激起的尖锐冲突和血缘情感的难舍难分,表现得一波三折、高潮迭起。期待儿女成材的王美英,在听到女儿不去读书的瞬间,猛地举起右手欲打下去,却又让颤抖的手落到自己脸上。情感世界面临崩溃,她在亡夫遗像面前声泪俱下,倾诉自己的痛苦内心。接着,失明的大儿子大郎揭开自己十年来用母亲挑山的断绳打起千万个绳结去铭记母恩的秘密。这样,王美英坚毅挺直的脊梁背后,就有了各种力量的交会,人生天平的倾向就有了感情的砝码。

  《挑山女人》中主演华雯的表演可圈可点,无论是面对困顿生活的窘迫、焦虑,还是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情表白时的慌乱、犹豫,都把握得很有分寸。尤其是最后一场得知成子强已牺牲火场,一段长达70句富有华彩意味的赋子板,更是快而不乱,充满激情,字字句句皆自肺腑流出,为自己充满母爱的一生作了启示录式的总结。可以说,华雯不是用技术,甚至不是用艺术,而是用自己身和心的全部投入,完成了一个大爱无疆的母亲的塑造。

  《挑山女人》勾起我们对儿时母爱充满温情的情感记忆和人生回味,同时也迫使我们重新思考这个时代利他和利己的精神困境:在利他和利己发生尖锐冲突的时候,人究竟应该选择什么?大美不言。王美英,一个平平常常的山里女子,17年时间,20万公里的山路,6000多次山下山上的往返,140双磨破的“解放鞋”,加上70根挑断了的扁担,见证了人的伟大和母爱的无私。

  人的一生,就是写好一个“人”字,但“人字大如天”,要真正写好它真是不易啊!我们期待有更多的艺术作品,去塑造那些默默无闻的为中国的前进贡献着自己,为温暖人心提供强大正能量的大写的人。

由上海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原创的大型现代沪剧《挑山女人》6月12日晚在天蟾逸夫舞台迎来第153场演出。演出开始前,《挑山女人》获颁中国戏曲现代戏突出贡献奖。

总导演汪灏介绍,此次电影版《挑山女人》的拍摄,将充分尊重舞台原作,尽可能保留舞台剧演出的经典段落和唱段,与此同时,通过电影表现手段的运用,力图带给观众全新的观影感受。利用电影多元表现手段,影片将采用棚拍与实地拍摄相结合的方式,拓展剧情的表现空间,从而使这部新编剧佳作再次获得新的提升,从高原走向高峰。此前摄制组已赴安徽齐云山区进行前期拍摄。剧中原型汪美红也将在影片中首度亮相。生活与现实的对话,有望给观众带来强烈的心灵震撼。

402cc永利手机版 1

中国戏曲现代戏突出贡献奖2002年设立,先后有京剧、川剧、评剧、秦腔、沪剧、滑稽戏等15个剧种、31台优秀剧目获奖。2004年,上海沪剧院《芦荡火种》曾获该奖项。时隔10年,宝山沪剧《挑山女人》摘得同一奖项,是上海沪剧传承和发展的真实写照。

《挑山女人》制片人兼主演华雯表示:《挑山女人》是一出经过多年打磨,不断追求卓越的作品,也是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要深入群众、扎根生活的要求的生动实践。在演出的过程中,自己也得到了精神的洗涤。希望通过这次电影的拍摄,《挑山女人》所传递的精神能感染更多人。

10月26日大型原创现代沪剧 《挑山女人》首演

从3月17日至今,《挑山女人》在全市十多个区县和单位开展巡演36场,观众3万多人次,8月将赴港演出。中国戏曲现代戏突出贡献奖,也是《挑山女人》继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第十三届中国戏剧节、第二十四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等各类评选中获得的第11个奖项。《挑山女人》编剧、上海越剧院院长李莉获得中国戏曲现代戏剧本创作突出贡献奖,《挑山女人》主演、上海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主任华雯获中国戏曲现代戏表演突出贡献奖。

作为上海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创作排演的优秀新编剧目,《挑山女人》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述单身母亲王美英当挑山工抚养双目失明的残疾儿和一对龙凤胎,17年里磨破140多双解放鞋,挑断70多条扁担,终于用柔弱的双肩将孩子们抚养成人成才。《挑山女人》自2012年首演以来已演出数百场,通过前后三轮全国巡演,足迹遍布上海、江苏、浙江、宁夏、陕西、山西、山东、北京、安徽、广东、香港等地,观众达23万多人次。在获得观众热烈欢迎同时,《挑山女人》也得到了专家的高度评价,曾获中宣部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十四届文华奖优秀剧目奖、中国戏曲现代戏突出贡献奖等18个国家级和省部级奖项,主演华雯凭借剧中王美英一角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和文华表演奖。

由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排演的《挑山女人》讲述了安徽省齐云山唯一的女挑夫汪美红17年来,风雨无阻,艰难攀爬近20万公里陡峭山路,往返近6000多个来回,磨破140多双解放鞋,使断70多根扁担,用坚强而伟大的母爱,独自把一双龙凤胎儿女挑进两所省重点大学的感人故事。该剧通过表现主人公面对困难的担当与坚守,倡导和弘扬了感恩回报的大爱精神。

作为一个仅有17个在编人员、剧团固定人员25人的基层小剧团,上海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在《挑山女人》的创排过程中,也体现出了坚韧的挑山精神,从策划到剧本创作、登上舞台,主创人员多次赴齐云山深入生活,与原型汪美红同吃同住,交心交流,剧本几易其稿,最终创作了这部被赞为直面人生、直通人情、直抵人心的好作品。《挑山女人》坚持讲好中国故事,传递当代精神,创排过程也得到了市委市府及市委宣传部、上海市剧协、上海市文广局、宝山区委区府等相关部门的关心和支持。此次,《挑山女人》作为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奖演员优秀剧目数字电影工程入选剧目之一,投入拍摄,成为沪剧走向全国、用现代手段传承、传播中华优秀文化遗产的又一次尝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