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名家名作改编话剧再次释放有力信号。记者7月4日获悉,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和国家大剧院联合制作、作家毕飞宇获茅盾文学奖作品《推拿》已完成前期剧本改编工作,在国家大剧院宣布建组。该戏将于今年9月4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演,10月中旬将在上海话剧中心演出。从王安忆的《长恨歌》、格非的《人面桃花》、陈忠实的《白鹿原》、余华的《兄弟》和《活着》,在原创剧本稀缺的当下,一系列文学性与社会认同兼备的当代小说被改编成戏剧剧本的做法正在话剧舞台渐成趋势。

当你制作你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时,很多人告诉你,你需要找到一个好剧本。千万别相信他们,因为一个好剧本是远远不够的,你需要的是找到你能找到的最好剧本。

上映之初借着前期宣传的力道,热度不错。但很快影评打分就开始下滑。到神奇动物上映之后,去看“潘金莲”几乎成了一件小众的事。潘金莲的分数跌到比同期的商业喜剧片都低的程度。不知道冯导看到这个场面会怎么想。

人物:八个人,至少5个人(三男两女)加一个旁白

拥抱自己

主要人物:小雪、芳芳、小智三个高一生,也是同班同学。

小雪:长相普通,两颊长着一些雀斑,在班里属于性格内向安静型,学习十分努力,生活中是个手工艺品制作的狂热爱好者。

芳芳(小雪堂姐):身材娇小,从小古灵精怪,能歌善舞,是班里的文娱演员,经常代表参加学校晚会活动。

小智:具有多重头衔,即是班长,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人称情歌小王子,平日里在学校人缘极好。

道具:1张桌子、6张椅子、一面镜子、一个玩偶

第一幕

地点:学校礼堂

芳芳(面向观众):又是学校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我和我的搭档小智也这次表演准备了多时,现在由我们大家带来一首《爱在记忆中找你》

(背景音乐《爱在记忆中找你
》高潮响起,芳芳与小智从舞台两方边唱便走向舞台中央(双眸凝视对方))

(歌毕舞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台下】

同学甲:哇!小智班长笑起来好阳光啊!真不愧是情歌王子,唱起歌来撩妹技能都开挂了。还有芳芳,也不愧是校花,虽然娇小,但是能歌善舞的,又机灵古怪,真讨喜呢!

同学乙(摸着自己的小心肝):哎呀我的小心肝,刚刚小智在上面朝我深情款款地看了我一眼。(自我沉醉)哈哈哈本少爷果然是帅气逼人,花见花开,鸟见鸟呆,男女秒杀的美男子啊!

同学丙:不是吧,我们经常一起工作的,这俩货看起来没什么猫腻啊,关系就像两姐妹。

(旁白:这时小雪听到后把目光注视到第一排他们身上)

小雪(自嘲地牵了牵嘴角,低下头):是啊表姐从小就跟讨人喜欢,舞台上的芳芳就像钻石般闪耀,吸引全场人的目光。自己从小到大总是因为堂姐的名字才被别人知道。每次听到别人说你就是芳芳的堂妹啊,现在就连自己暗恋的人也……

芳芳:(像有心灵感应一样,突然跑过来找小雪)小雪快过来,让我靠一下,唱个歌紧张得腿抖!(不由分说地牵起小雪的手)(不由分说地牵起小雪的手)

(芳芳把小雪带到前排位置,让小雪坐在她跟小智的中间)

小智(看见小雪,很开心):小雪

芳芳:(转向小智)呐,小雪可是我的表妹呢,别看她平时话不多,人可是心灵手巧的。她DIY的东西都比外面卖的还要好看。其实……你应该有所了解吧(比心形)

小智(递水给芳芳):我刚刚在舞台上看到你听得很认真,口渴了吧,来喝水吧

小雪(接过水,低头害羞状):谢谢

芳芳(故意咳咳):不应该是唱的人口渴吗?重色轻友的小智啊我都没得喝

小智:好啦好啦,我看你那么还能说是不渴的

小智(转向小雪):我知道这次晚会的舞台设计大部分都是你弄得,看的出艺术家很用心。感觉你们姐妹好像,穿衣风格都很像了,远看还以为是第二个芳芳。等下汇演结束有个聚餐,小雪也跟着来吧一起凑热闹。

小雪(手轻轻挥舞了下):没有啦,我也只能做做这些而已。

芳芳:雪儿哟,看完表演后一起去吧,怕晚的话让小智送你回去就好了。(冲小雪眨了下眼睛)

小智:是啊,我送你回去

小雪(模仿芳芳语气道):芳芳BB,我等下还有事,你们去吧而且这是你们的聚餐我去了也不合适。

旁白:小雪兀自悲伤,干什么去呢?去了也只是在旁边做个小丑衬托罢了。

芳芳:怎么不合适啦(拉长音)咳,排练这些天见你都不容易,周末我过去找你玩,补回来。

小雪:好吧,那我们先回去。

第二幕

地点:家里

芳妈(出场面向观众):我啊是芳芳的妈妈这不最近要出差,所以今天来找小雪妈妈拜托她帮忙照顾我女儿一个星期。

芳妈(敲门走向雪妈):小雪妈妈啊,我来了。跟你电话过了,所以今天就把芳芳的东西拿给你,这星期就麻烦你了。

雪妈(拉着芳妈一起坐下):雪妈(拉着芳妈一起坐下):不麻烦不麻烦,芳芳这孩子啊!我从小就喜欢,刚出生那会就一可爱的小不点,现在长大了真是越发的水灵呢!这孩子自己又很懂事。唉!哪像小雪净让我操心。

(恰好小雪刚打开家门,一番话全落入小雪耳里)

芳妈:(眼尖看到小雪)小雪你回来啦,怎么芳芳没跟你一起回来?

小雪:(有气无力)她跟朋友去吃饭了,我先进房间了(说完就匆匆跑到房间去关上门)

{旁白:小雪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那张平淡的脸,两颊有布满了雀斑}

小雪(摸了摸自己的脸):“多希望我也能成为表姐。一直以来,表姐爱打扮喜欢看杂志我就专门买了跟她一样的杂志学着她的穿衣风格,堂姐喜欢舞蹈她就经常跟她一起去练舞,她在一边,我在旁边看……

旁白:此时小雪拿起一只玩偶卡卡。卡卡是小雪一直最爱的玩偶,那是奶奶教着她一针一线织出来的第一个公仔,对小雪来说意义非凡。也是因为奶奶,因为卡卡给了小雪很多的热情和情感,让小雪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喜欢做手工艺品,投入了很多心血。

小雪:哎~卡卡我是不是特别笨啊,什么都做不好,不招人喜欢。

小雪(抱起一个公仔,望着公仔用玻璃珠做成的眼睛):要是我能够变成堂姐就好了。

(小雪对着公仔絮絮叨叨的,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三幕

【梦里】

剧情:小雪梦见自己心想事成,变成了芳芳

{课室铃声叮铃铃地响起,小雪睡在椅子上睡意朦胧地醒来}

同学丙:芳芳,你今天怎么像猪一样啊,睡那么久.

小雪:啊?我是小雪啊

同学丙:你睡傻啦芳芳,连你自己都不认得(递出一面镜子给小雪)

小雪(接过手照了起来):啊—

同学丙:怎么了怎么了?

小雪:(压住心底的惊讶)没事我看错了,以为我头上趴着一只蜘蛛呢。

小雪(仔细看了镜子中的自己长的跟堂姐一模一样暗喜):我真的变成了表姐,是我的愿望实现了吗。

梦境中假的小雪:表姐我在这里吖,看你怎么一惊一乍地,没事吧。

小雪:你是谁?为什么长的跟我一模一样?

假的小雪(小声地):我是谁?我是小雪啊。你不是一直渴望成为芳芳的吗?现在一切不就如你所愿吗?

(班主任走上舞台中心)

班主任(上场):同学们安静下,今天有个好消息要宣布,代表我们班参加环保手工艺品比赛的小雪同学用废品制作的小黄人系列赢得了第一名!

(全班欢呼,掌声响起)

小雪(小声嘀咕):啊!这个不是我之前熬了一个星期的夜做出来的东西吗?我明明不敢报名参赛的呀,现在居然还说我比赛获奖了!?

班主任:接下来请我们的小雪同学上来领取奖状和奖品。

同学丙(敬礼):噎死,馒头

(小雪站起来正要离开座位上去领奖,只见假的小雪已经先她一步奔上舞台中央了)

小雪:(顿悟)对啊,我现在是芳芳了,不是小雪

(小雪回到自己的位置)

(打铃,课间休息时刻)

同学一推聚在芳芳周围聊天一起

402cc永利手机版 ,同学甲:芳芳你表妹好腻害哦!果然姐妹无双嘛。

小雪:(干笑)谢谢

同学甲:欸!芳芳你怎么了?还说谢谢,我又不是夸你。你今天怎么怪怪的,话也变少了,你平时不是最爱讲笑话,妙语连珠的。来来来,给我们讲个笑话吧!

小雪:(模仿平日芳芳的语气)咳咳……真是的,今天我嗓子不舒服啦,就放我我吧!

小智(笑道):芳芳今天放学不是要为学校的文艺表演彩排吗?大伙陪你一起去训练吧。

小雪(低声呓语)“芳芳、芳芳……”都是芳芳,我是谁?小雪在哪里?不不不,我不是芳芳的复制品,我是小雪!

同学丙(从后排走过来抱着公仔):芳芳你看,这是你表妹送给我的公仔卡卡,好Q啊,我好喜欢啊!

小雪(抢走卡卡):卡卡,卡卡是我的,那是我的第一个手工艺品花了很多时间用心做成的

同学丙(摸了摸小雪A的额头):虽然我头大,但是俺们聪明着呢,你什么时候会做这些花心思的东西啊

假的小雪(假惺惺的说):表姐我今天不陪你一起去练舞了,妈妈今天烧了我最爱吃的菜,爸爸给我带了材料陪我做房子的装饰品

小雪(愤怒地指着假小雪):不,你不是我,我才是小雪,你不可以抢走我的东西。

假的小雪(冷笑):可怜的人儿啊,总是在不断地摒弃自己,巴不得把真实的自己囚禁起来。知道吗?你简直就是东施效颦的翻版啊,再怎么模仿只是个假人。而现在我将取缔你,这世上在也不会有你了

小雪(双手捂额头):我不要,我要做回自己

第四幕

【梦惊醒】

小雪(抱着手臂惊醒,环顾了自己熟悉的房间):原来是个梦,真实地可怕。

(此时外面做午餐的妈妈听到房间的动静跑进来)

雪妈:雪儿,怎么了怎么了

小雪(抱住妈妈):做噩梦了,突然发现还是自己的妈妈好

雪妈(哭笑不得地说):你这孩子,看来这梦吓得不轻啊,快起来洗漱下,你们班长小智来找你和芳芳了现在在外面。妈妈煮了你们爱吃的菜待会一起吃午饭(说完雪妈摸摸小雪的头走出去了)

小雪走到书桌前,拿起自己之前做的作品,若有所思。

小雪:(走到班长前,把作品拿给小智)班长我想报名参加环保手工艺品比赛

小智(很高兴):真的吗?太好了,我能打开看看吗?

小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可以啊

小智打开包装,(惊叹):好逼真啊?你是怎么做到的?花了不少心血吧?

小雪:就是用这些废弃罐子,布料,笔还有一些零碎的材料做成,花了一个礼拜做得。

小智:确实不错,难怪你表姐这个手残党一直夸你,有一双魔术家的巧手,好像会变魔法可以变出各种花样复杂的手工品,搞得我们别提多嫉妒芳芳。

芳芳:嫉妒死你得了,居然说我是手残党,我这学不来至少还有表妹撑着,你呢,略!

小雪:(突然轻快地笑起来)我表姐每次生日礼物都死缠烂打地要我亲手做。

小智:不用你表姐说,大家都很喜欢跟你相处,不过你经常会刻意忽视自己,很少跟大家一起玩。以后我可以经常跟你聊天吗?

小雪:好啊,不过我话很少的。

小智(抓耳挠腮):我话多太多,你不准嫌我废话啊

说着两个哈哈哈大笑起来。

[旁白:几天后]

(铃声响起,班主任走上舞台中心)

班主任:同学们!今天有个好消息要宣布,代表我们班参加废品利用环保手工艺品比赛的小雪同学赢得了第一名,明天要去参加学校颁奖仪式!

(全班欢呼,掌声响起)

小雪(低声地说):原来那个梦真的是预兆。对我来说接纳自己,拥抱自己真的比成为芳芳对我来更重要。

芳芳(对周围同学一脸傲娇仰头):有这样的表妹简直附加光环啊!

同学甲:好啦好啦,你都炫耀了几百回了,作为一个鞋架都不知道怎么组装的手残党,你应该多跟你妹妹学学。

同学丙(开玩笑地):小雪你差不差表哥表弟之类的啊,你看我行不?

老师:好啦,大家静静,我们请接下来请我们的小雪同学上来分享下感想吧。

(掌声响起,同时音乐《butterfly waltz》放起)

小雪站在舞台中心(灯光亮起):以前我总是不愿意拥抱自己,认可自己,而总是羡慕别人头上的光环,一味羡慕别人的生活,给自己造成混乱和迷茫,常常就是失去自己。而事实上往往是我们让自己先封闭枯萎了,其实我们都比自己想象的要优秀更好。最后,祝愿每个人都能勇敢拥抱自己,更好地做自己。总有一个舞台,一束灯光天生为你准备。

小智(上台献花):其实我一直以来我都喜欢你,可是以前的你总是努力的成为别人,即使看到我的心意也不会认为那是真的,所以我一直在等你等你真的做回自己。现在你愿意接受我的花吗?

小雪(点头接过花):好,我愿意

剧终。

  借力文学未必叫好

什么叫好的剧本?

    圆镜头很特别,在拍摄自然山水的时候特别有中国画的意境。到了领导们会议的场面又恢复到严肃传统的长方形镜头,也是用心。
    我个人觉得,这片之所以上映一周之后开始渐渐尴尬,还是跟“不商业”的立意有关。这类片子类似《立春》,一千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可以把它看成一部各色人类出洋相的喜剧,也可以把它看成“揭露人性、官场,社会”的深刻讽刺剧。换言之:喜欢的人能捧成“年度神剧”,不喜欢的人“什么玩意儿?这讲了什么??”。因为善恶并不分明,角色也并不典型。

      乐昌公主     

  而戏剧如此频繁地向小说借力改编,也从一个侧面反衬出当代原创剧本的弱势。对此,上海评论家毛时安认为,戏剧文学原创力的“缺席”,实际上已成了制约中国当代话剧发展的巨大“瓶颈”。而传统的、现实主义的戏剧在其中又显得尤为稀缺。这表明,对当下的社会生活、人生境遇和当代人的内心世界,戏剧给予的关注是不够的,说“缺少作为”毫不过分。

首先是长度,在好莱坞,一页的剧本可以被换算成一分钟的电影时间。如果你用90页的剧本,就是90分钟的电影时长,120页的剧本,就是120分钟的电影时长。而在电影院排片时,90分钟的电影一天能排六场,而120分钟的电影则一般只能排四场所以,这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当你开始制作第一部电影时,不要贪心,写一个90页的剧本就足够了。

     一句很经典的影评“李雪莲并不是秋菊”。到最后电影旁边也说:这个闹了十几年的农妇,其实追根溯源,并不占理。整个故事起源讲白了就是李雪莲被前夫阴惨了。但这是她前夫的罪过,法院确实没判错。白纸黑字的离了婚,回头再喊冤:“我俩当时说好的!说好的呀!~”这实在太农民式了。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就是个讲“法盲农妇搞得一方官员人仰马翻”的故事。官员们有错吗?没看出了。作为老师,觉得这件事类似:一个孩子带手机来上学,丢了。然后家长就天天堵你门,要你“彻查真相,给个说法”!否则就说你不重视孩子的事,目中无人,没有职业道德,去区、师、省教育局一路拼了命投诉——因为你不肯想办法死活都要给他孩子找回手机!反正TA的诉求,TA的冤屈比天大!李雪莲说她是假离婚,说法院贪赃枉法所以“判错了”,你就得支持她,给她她的“公道”,让她称心如意——否则就是贪赃枉法,漠视百姓的狗官。
一个没法让人同情的女主角。一群没法让人恨透的“狗官”。这样三观模糊的片子,确实很难。

      太子舍人徐德言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向当代作家、特别是获奖小说借力,似乎就成了最具有保险系数的事儿。据悉,像毕飞宇这样当今活跃在文坛的一线中生代作家,多有作品搬上话剧舞台,由于作家本人和得奖作品的双重号召力,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改编话剧的票房。但一个突出的现象却与这股蜂拥而上的改编潮形成反差:在大量借小说之“壳”登上舞台的作品中,却鲜见叫好的例子,有业内人士表示,改编能否找到戏剧的“魂”才是关键。

其次,对一个行业的菜鸟来说,一个好剧本并不需要多复杂的剧情。事实上,你的剧本最好能像一个吻(KISS),也就是动作清晰,直奔主题(Keep
It Simple and
Stupid也就是KISS)。这样的剧本是你作为一个菜鸟也可以进行操作的,并且能降低你因为经验不足而出错的几率。

另外话说回来,院线片最吃香的要么是特效片,要么是烧脑智商片。从“一步之遥”到“归来”到“潘金莲”,这些文青气息满满,充满中老年情怀,每个人都能看出不一样视角的文学电影,基本很难叫好又叫座。

      越国公杨素   

  戏剧效果并不理想

要得到这样一个剧本,有三种路子。第一:自己写,这是一个相当省钱而且便捷的方式,办公用品一共5到8美金,再购买一个编剧软件,算下来,200到250美元就可以搞定。如果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的话,可以参考好莱坞人人挂在嘴边的一句玩笑话,写剧本就是把12个人关到一个房子里让后一个个地让他们死掉。话糙理不糙,在你没有更好的主题时,就把你的主角们带到一个固定的空间里,就像一出舞台剧或者一个家庭聚会。就像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落水狗》,或者《十二怒汉》、《理发店》等相当成功的电影一样。

      公主侍女苏蕊   

  今天的发布会上,毕飞宇显得相当淡定。跟余华一样,自打将《推拿》的改编权交给了编剧喻荣军后,他就有种“嫁出女儿的感觉”,完全不参与二度创作。他只希望,话剧能和小说一样,不要去强化讲述盲人社会与健全人社会间的区别,“就像我们这个时代看上去双目炯炯,但有时候也会觉得它是盲目的”。而喻荣军则透露,《推拿》小说原作中独特的心理描写和多点推进的方式,开始确实难住了他,第一稿写了3个月,得到的反应是“太忠于原著”,不理想。

第二种方式是聘请别人帮你写剧本。这时候你就需要先写出一个剧本梗概(script
treatment),在申请了知识产权保护之后,然后聘请一个编剧,和他签订一个合同。合同包括至少两稿剧本,第一稿要在5个星期内完成,第二稿则只给3个星期的时间。

      陈国国君陈叔宝

  相似的困惑在很多小说改编话剧中普遍存在。日前,女作家方方根据自己的小说《树树皆秋色》改编的话剧《好听的都是伤心的歌》在北京热演。但据看过该剧的一些业内人士透露,整部戏看下来,给人的感觉还是小说味儿十足,戏剧效果并不理想。更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整出戏像是用戏剧的形式在演小说。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需要剧本梗概?直接把要写什么告诉他们不就好了么。永远记住,一个在你脑子里的点子,并不是你自己的私人财产,你必须写到纸上,变成一个梗概,然后才能申请产权的保护,把这个点子变成你个人所有的东西。

      群演2人   

  必须找到话剧语言

那么,怎么写出一个剧本梗概呢?梗概的长度是没有限制的,最简单的梗概基本上只有3页,每页就是剧本的一个部分:开始,经过和结尾。当你对整个剧本的流程越来越熟悉,你当然可以把梗概越写越长。但我们今天就用最简单的3页剧本梗概来做例子。

旁白

  这种现象在当代小说改编中很多见。对此,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丁罗男表示,小说改编话剧必须要找到话剧的语言,而不仅仅是按照小说的方式来进行舞台叙事。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值得讨论,回顾现当代戏剧史,曹禺、老舍等文学大家,都曾以经典的戏剧名作立于中国文坛。但是,我们也必须注意到,大师们所创作的话剧几乎都是直接创作的,很少有像萧红的《生死场》那样改编小说成功并成为经典的。这就牵出了另一个问题,是不是优秀的小说就一定适合改编剧本?

3页梗概也可以分别称作第一幕、第二幕、第三幕。第一幕是整个故事的开头,和记者撰写新闻报道一样,在这一部分里占主要篇幅的就是五个W和一个H。也就是何时、何地、何人、何事和事情的原因,而H则是指事情发生的过程。

第一幕

  据了解,经过7到8稿的重复修改,《推拿》的剧本最终定稿,是否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案,则须等该剧上演之时才能见分晓。但喻荣军坦陈,最终为自己带来突破的是毕飞宇的一句话。他说:“你完全可以从我的小说中跳出来,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在第一幕里,你需要描写到至少一次的场景转换,并尽量清晰地告诉读者主角的信息。首先你提到的地点应当是主角第一次的出场地,接下来是年龄,最后是对于主角身份的描述,他有可能是希望在新大陆赚到第一桶金的移民穷小伙儿,又或者是本地的政治家或者富商等等。你需要为他们描绘一个背景。

时间:南朝

  毕竟,无论舞台还是银幕,改编名家名作都非讨巧之事。关键在于从小说到戏剧所发生的化学反应,而这种化学反应正是属于话剧自身的独特语言。

第一幕完成后,接下来的工作则是去写第三幕也就是剧本的下半部分以及结尾。在这一部分你同样需要在剧本里出现两个以上的地点。在第三幕时,你需要写出剧情最终的高潮或者主角们遇见的大危机,然后给出解决的途径,不仅是解决外部的外机,还要能解决主角团内部的矛盾。

地点:南朝陈国

  

当你写完了第一幕和第三幕之后,再回过头去写第二幕。第二幕是三幕中最重要的一幕,也是梗概的主体部分。剧情里所有的转折、起伏都是你要写在第二幕中的东西也就是好莱坞所需要的过山车曲线。简单来说,就是在最后的结局之前,你得让观众发自内心地说出五个唉哟好棒和五个妈呀糟糕,让观众就像在坐过山车一样,一会儿被甩到最高点,一会儿又直直地冲到谷底。最后终于停下时,再给观众呈现出一个让他们惊呼我的天的神奇结尾。这十一个让观众能情不自禁发出呼声的地方,就是剧情的十一个转折点,或者称为关键剧情。

人物:陈国国君陈叔宝     

最后一种方式则是直接购买现成的剧本,在洛杉矶,有成千上百的剧本供你选择。这样虽然最省事,但也是花费最高的。

      陈国乐昌公主(兄妹)

好剧本有哪些特点?

      公主侍女苏蕊

通常,人们会看一部电影,是因为电影中有些东西在和他们说话。观众以某种方式来认同电影中的人物和故事,他们和电影产生了连接点。观众连接点是电影具备市场竞争力的关键,理解观众与电影相连接的特殊方式有助于编剧领悟剧本中所需要的商业化元素,并将其付诸于剧本写作。

旁白:南朝时期,陈国乐昌公主才貌双全,知书达礼,然而随着公主年龄的增长,选夫婿就成了全国的头等大事……

一、普适性观念

苏蕊:公主,皇上又派人送了好多公子的画像过来,让您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将抱着的画卷放在桌子上,展开)您看,有太傅家的二公子,有礼部尚书家的的大公子,还有……

异常成功的电影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传达清晰的主题:某些基本概念关乎人类的状况、个人的希望,或者具有普世的吸引力。主题通常是作者写作一个剧本的原因所在,它是盘旋在故事上方并随时可能爆发的观念,它同时也是诱发观众认同故事角色和处境的想法。一个主题负责传递故事里发生的事件所具有的意义编剧相信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从中能学到什么?主题与因果以及生命的意义有关。它或许关乎某些我们经历过的事情所具有的意义不管处境如何,争取过上幸福生活的机会(《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个人和社会的正直遭遇腐败和抵制的牵绊(《永不妥协》、《局内人》、《全面反击》);处理好过去与现在关系的需要(《神秘河》);或者认识自身潜力的需要(《阳光小美女》、《不速之客》)。

公主:不用看了,这些人中没有我能够看的上的!

很多时候,主题可以表现得很简单。在很多成功的电影中,一个很流行的观念是弱者获胜:《洛奇》、《功夫梦》、《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舞出我天地》、《打工女郎》、《漂亮女人》、《怪物史莱克》、《摔角王》以及《奔腾年代》等。这一观念如此强烈,它深深地吸引了观众,因为每个人都想征服不利的处境。通过看到银幕上的弱者获胜,观众也能获得一种替代性的满足感。

苏蕊:可是……(皇上驾到)

复仇是另一具有普适性的重要主题。《虎胆龙威3: 极度反攻》、《V
字仇杀队》、《谍影重重》系列电影、《勇敢的心》、《怒火救援》、《偷天换日》、《致命吸引力》以及《角斗士》等都讲出我们普遍的愿望:对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进行还击。

皇上:怎么,这些翩翩公子还没有能让我妹妹看上眼的?(苏蕊行礼下场)

另一个具有普适性的主题是人类精神的胜利。在《雨人》、《死亡诗社》、《当幸福来敲门》、《我心深处》、《米尔克》和《辛德勒的名单》等电影中,这一主题就运用得十分成功。

公主:皇兄

为什么观众喜欢看聪明的富人(比其他富人更聪明)变得更富有的故事?因为贪婪是一种普遍的情感,每个人身上都有,而我们也总是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与贪婪相随的情感还包括嫉妒、吃醋、淫欲以及广为社会所接纳的欲望拥有一切。《天罗地网》、《十二罗汉》、《华尔街》,甚至连《骗中骗》都传达了这些情感。

皇上: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啊,你现在也不小了,赶紧找个人嫁了吧

某些主题与特定年龄的人群有关。如果你知道目标观众群的人口统计资料,你就可以利用特定的主题来吸引他们。比如,现在看电影的观众当中,有一半左右的观众年龄在12
到29
岁之间。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成长题材的电影,或者说这一年龄层的人遭遇困难的故事会特别受欢迎。《朱诺》、《充气娃娃之恋》、《伴我同行》、《小餐馆》、《乖仔也疯狂》、《几近成名》、《美国风情画》、《早餐俱乐部》以及《公主日记》这些电影里所讲述的身份问题常常会困扰青少年和成年不久的年轻人。

公主:可是,他们没一个是我看的上的

其他可与观众建立起连接点的主题还有正直,如《永不妥协》、《全面反击》、《甜心先生》、《天才一族》。再者还有救赎或许是某人拯救或挽救了自己的名誉,如《灵光乍现》、《大审判》、《危险性游戏》。

皇上:就是怕你看不上,所以才让你亲自挑选,我那里还有一些画像,一会让人给你送来,你必须挑一个当夫婿(下场)

由此可见,所有这些主题都与精神和情绪状态有关,或者说与生命的过程有关,比如成年比如找到自己的身份。很多好的编剧都熟知人类心理,他们观察、阅读、阐释。他们研究人类这种动物,目的是为了发现他们做了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描述得越多、越准确,观众就越想看这部电影。

公主:皇兄,不带这样玩的(追下场)

二、通过时事找到商业上的吸引力

第二幕

绝大多数成功的电影都拥有一个与观众相连接的主题。然而,很多电影和观众产生连接的因素与发行时机有关。

地点:乐昌公主寝宫

最有名的一个例子是《中国综合症》,这部电影首映期定于1979 年3 月16
日(这一时间刚好稍微早于三里岛核工厂灾难前,该事故发生在3 月29
日),核事故(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以及核灾难全国恐慌的流行使得该电影取得了成功。几年后,《战争游戏》几乎在同一时间公映,当时,儿童受计算机之害的新闻正铺天盖地。1999年,当《局内人》公映时,报纸上出现了大量与商业腐败有关的故事(这些故事流传至今)。《国家要案》似乎很容易牵扯出《今日美国》的头条为美国中西部修建防御工事的承包商权力过大,且过于腐败。

人物:乐昌公主

受到新闻事件的启发后,某些电影利用观众挥之不去的恐惧和偏见也取得了成功:在双子塔受袭5
年后,《世贸中心》和《战栗航班》应劫而生;在奥运会惨案发生35
年后,《慕尼黑》横空出世;《飓风营救》利用了民众对恐怖主义的恐惧,以及反恐战争引发的部分民众对外国人的不信任感。

      苏蕊

并非所有的当代事件或者热点事件改编的电影都能获得成功。《狂奔天涯》的故事发生在伊朗,并于第一次海湾战争后发行,但票房几乎在发行当天就已经显现败象。《坚强的心》的故事设置在巴基斯坦,其时,美军仍在巴基斯坦驻军,虽然这部电影有安吉丽娜朱莉的加盟,但仍未获得观众的青睐。

      太子舍人徐德言

由于电影要经历从写作、销售、拍摄到发行的过程,前后需要花几年的时间。所以,一部电影能够凑巧抓住社会趋势,往往会让人叹为观止。

苏蕊:公主,这些是皇上刚刚让人送来的画像,让您必须挑一个(摆弄画卷)(公主无动于衷)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早期,有相当一部分的美国人强调所谓的传统家庭价值。通过诸如《家庭纽带》这类情景喜剧,可以看到这种主流的表达。到了八十年代中晚期,很多婴儿潮出生的父母开始生养小孩,此时的文化倾向在以下情景喜剧中得以体现:《考斯比一家》、《成长的烦恼》、《奉子成婚》,以及那些具有婴儿潮特色的电影:《婴儿潮》、《飞越童真》《真爱考验》、《三个奶娃一个爸》、《抚养亚利桑那》。到了九十年代,大众娱乐又出现了新的主题:二十多岁的人遭遇的困境(《四个毕业生》和《自由企业》);三十多岁的人面临的问题(《三十而立》《欲望都市》);四十多岁的人的烦恼(《大峡谷》);治愈个人伤痛的欲望(《老爷车》)以及体现民族意识的电影(《天与地》)。

苏蕊:公主,您好歹也看看啊,如果您自己不选,皇上就要为您选了(公主看画卷,看过几张,停下)

步入二十一世纪后,电影又生发出一些其他的主题,并捕获了我们的潜意识。有些电影专攻古老的主题贪婪带来的危险(《全面反击》、《血色将至》);有的则成功处理了野心与暴力的关系(《卡波特》、《暴力史》;有的电影则聚焦于敏感主题,比如对石油的依赖(《辛瑞那》)、枪支暴力(《巴别塔》)和政治阴谋(《我在伊朗长大》);生态学的主题在很多电影中也出现过(《永不妥协》、《全面反击》、《后天》和《机器人总动员》)。当然,流行的主题或者事件并不能保证票房的成功,但它们却起到了这样的作用与潜在的观众建立连接,因为某些观念正在大行其道。绝大多数电影的成功都或多或少依靠趋势或者实事性话题,通过强调故事个人化的一面,它们便与观众建立起了商业上的连接点。

公主:徐德言?苏蕊:徐德言就是皇上身边的太子舍人,公主您见过他的!

三、让故事个人化

公主:原来是他……(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公主提笔在画卷上写上“望卿不负我”)

有两种可让故事与观众建立个人化连接的写作模式描述性的写作模式和指向性的写作模式。描述性模式告诉观众事情是怎么样的,指向性模式则让观众知道编剧的意图。在选择写作模式时,编剧既可择一而从,也可兼而有之。

公主(将画卷交给苏蕊):去交差吧!

描述性的写作准确和现实地刻画了一个角色,以及他在某一特定的情景下将如何反应和作为。我们都看过这样的电影:主人公的反应看起来特别真实,我们认同主人公的真实,我们也想知道自己是否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和主人公共同进退。有时候我们希望如此,但有的时候我们就不太希望。在看《朱诺》时我们想知道自己如果处于朱诺的处境会怎么做;我们也想知道《意外边缘》里提出的道德困境该如何处置;我们想阻止《卢旺达饭店》里发生的悲剧;我们也很好奇,如果自己是《血钻》或者《红颜祸水》里面的角色,那我们该有多恐惧?

苏蕊:是!多谢公主体谅!(走两步后回头)恭喜找到如意郎君(快速下场)

这些电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人性的视角,它们深刻且准确地描述出了人物和处境。它们也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因为它们能引起了观众的共鸣。

公主(笑了一下):徐德言,愿你真的不辜负我!(下场)

指向性的电影展现了我们的理想,很多指向性的电影都是英雄电影。英雄很少感到恐惧,也很少游移不定或缺乏自信,他们按照观众期望的方式来战斗。

第三幕

描述性和指向性写作均有三个重要的元素:身体的、心理的和情感的元素。在写作特定角色时,你可以通过身体的描写来增加角色的深度,你也可以设身处地问问自己:在这样的情景之下,我的角色会如何行事?如果他是一个15
岁的男孩,首次坠入爱河,他可能会脸红,可能会感到尴尬,可能还带着呆笨的眼镜,也可能留着很潮的发型,效果却令人不敢恭维。在心理上,他可能缺乏自信,也可能模仿某个足球明星的举动,他这么做是因为对自己的优良品质缺乏自信。从情感上来讲,他可能易怒,或者想要独善其身,也可能笑得太多。

旁白:乐昌公主以国礼下嫁太子舍人徐德言,婚后两人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游历了陈国的大好河山,然而好景不长,隋朝军队直逼陈国国都,陈国皇上陈叔宝以不屠城保民众的条件向隋朝投降,陈国皇室中人全部被押往隋朝皇宫。

如果所写作的指向性电影的主人公是一个班长或者足球英雄,那么他有可能是个身体强壮、高大威猛、相貌英俊,并且穿什么衣服都非常好看的男人。他的心理可能非常自信,对世界漠不关心。情感上,他可能意志力坚若磐石,不惧痛苦和恐惧。

徐德言:国已危如累卵,家安岂能保全,你我分离已成必然。此次一别,日后你我恐再无法相见,但以你的身份才貌定不至死,所以好好活下去,若我也能侥幸活下来,那我一定会去找你(拿起身旁的铜镜,摔成两半,交给公主一半)我们以此铜镜为信物,每年正月十五在集市上贩卖,若我也能存活于世,一定会去找你,直到这两个半面镜子能再次合在一起。(两人紧紧相拥)

很多电影都同时使用描述性和指向性手段来和观众建立连接。你可以尝试用描述性的方式来创造某些角色,用指向性方式来创造另一些人物。你也可以为主人公创设一个转折点,让他从描述性过渡到指向性,也可让他从犹豫不决走向英雄的行为(这是弱者获胜电影如此流行的另一个原因)。

公主:你也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好好活着!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下场)

很多角色想要达成一个目标,同时也必须经历个人的阶段,这就可以用到从描述性过渡到指向性写作的模式。《洛奇》、《打工女郎》、《我盛大的希腊婚礼》、《哈利波特》、《公主日记》、《漂亮女人》和《穿普拉达的女魔头》里均有一些角色为了取得成功,从而变得更自信、更熟练、更聪明或者更漂亮(英俊)。这些电影不仅具备一个普世和可理解的主题,而且他们也通过角色的转变和观众连接在了一起。

第四幕

四、探索社会问题

旁白:乐昌公主和其他陈国皇室成员一起被押送到隋朝皇宫,陈国皇上陈叔宝直接被关押,其他人被软禁,只有乐昌公主,因其才貌被隋朝皇帝杨坚赏赐给越国公杨素为妾

很多电影都会探索社会问题,都倾向于把社会问题进行个人化的表达。《朱诺》中,影片展现了未婚早孕的社会问题,它对朱诺产生了影响,以及她成为一个未婚母亲所要面临的挑战;在《米尔克》和《费城故事》以及电视剧《早霜》中,同性恋权利的社会问题在政治和个人两方面均得以展现;《慕尼黑》和《暴力史》探索了暴力的社会问题,社会和个人如何控制暴力,它对个人产生的影响,以及由此引发的邪恶带来的道德困境;《永不妥协》触及了污染的问题,污染带来的经济损失、个人付出的代价以及正义性的问题浮出水面

地点:越国公府

可能很多编剧会觉得,由于对某些特定的社会事件有很强烈的个人观点,因而很难充分探索这类事件的主题。但为了写好一部电影剧本,就需要编剧理解整个事件,并对其进行分析,以及多角度的思考。你可能并不认同某一观点,但仍需花点时间将其展现出来,但这并不意味着编剧不能表述个人观点。编剧保持中立,不加入任何个人观点,这并不有助于问题的讨论。编剧过于偏向于问题的某个方面,这可能会疏远某些潜在的观众。对问题进行多方面探索,可以让观众自己推导出结论。与长篇大论的布道相比,这对观众来说更具有吸引力。

人物:乐昌公主

主题越具有争议性,销售剧本的难度就越大。《维拉德雷克》可能永远也算不上是一部标准的好莱坞电影,因为它在堕胎上的立场表达得很清楚,围绕这一敏感事件产生的争论可能吃力不讨好,结果把两边都得罪了。一部电影无力解决这样的问题,所以很多制片人会竭力避免此类主题。

      越国公杨素

然而,《朱诺》却是一部成功的好莱坞电影,部分原因在于它没有涉及堕胎的问题,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它从个人的角度讲述了未婚先孕的故事。它很灵巧地从朱诺的角度来看待问题,也从朱诺男友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还从一个准备收养朱诺小孩的女人(不能生育)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它避开了故事中具有争议性的部分,并把我们和角色的个人考虑连接起来,让我们关注人性的困境,而非社会问题。

杨素:早就听闻陈国乐昌公主才貌出众,老夫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电影不同于布道、散文或者演说,它所关注的细微差别来自人性的脆弱、人性的代价、人性的可能性。我们可以看到社会问题对个人产生的影响,这不是对问题进行抽象化,而是洞察社会问题对剧本中人物的人性所产生的影响。通常,处理故事观念的方式越尖锐,故事角色的人性就会越少。享受一个故事,是因为拥有人性,而不是因为它展现了一个紧迫的社会问题。研究戏剧的正确方法是关注人类,社会问题绝不可能单独存在于抽象的哲学宇宙里抑或是真空中,它们总是存在于人性的处境中。观念让我们发笑,打动观众的却是角色本身。

公主:妾身不敢当,这些都只是世人的谬赞罢了。

杨素:你太谦虚了,今后你就在这里住着吧,绝对没有人来打扰你。

公主:多谢大人体谅。

杨素:你早点休息吧,老夫先走了。(下场)(公主行礼)(杨素下场后,公主心不在焉)

公主:徐德言,你现在在哪,如今我苟且偷生,你也一定要活下来啊。

第五幕

旁白:乐昌公主在越国公府活了下来,但每一天都闷闷不乐,越国公杨素每日必去看望乐昌公主,然而杨素也解决不了乐昌公主的心病。

苏蕊:公主,上午我去卖镜子,很多人都想买,但就是没有驸马爷的身影

公主:你怎么应付其他人的

苏蕊:我开了一个高价让他们买不起

公主:你做的很对,我相信,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会来的

苏蕊:那好,我下午再继续去卖(两人下场)

第六幕

苏蕊:镜子,卖镜子了

群演1:你这镜子怎么卖

苏蕊:一万两

群演1:怎么这么贵!(拂袖而去)

群演2:唉,这镜子不错啊,虽然只有一半,但这花纹,这做工,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你这镜子多少钱啊?

苏蕊:这镜子不卖!

群演2:你来这里不就是卖镜子的吗,怎么着,瞧不起我啊!

徐德言(徐德言上场,扑向镜子。):镜子,镜子,我的镜子……

群演2:嘿,这人!(拂袖而去)

苏蕊:驸马爷!(徐德言拿出自己另一半,合二为一)

苏蕊:驸马爷,公主终于等到你了

徐德言:乐昌,乐昌他在哪?

苏蕊:公主,公主已经成为越国公杨素的妾了

徐德言:什么!镜与人俱去,镜归人未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边说边下场,大屏幕播放两人的日常视频)

第七幕

旁白:乐昌公主得知徐德言的下落后,更加的闷闷不乐,越国公杨素实在忍不住了,派人调查后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杨素:你想再见他一面吗?(公主惊讶)

杨素:你不用惊讶,我说的就是他,徐德言

公主:大人……

群演:启禀老爷,徐公子到了

杨素:请他到客厅坐群演:是!(下场)

杨素:跟我再去见他一面吧!(拉起公主的手下场)

第八幕

徐德言:见过越国公(抱拳行礼)

杨素:徐公子不必多礼,请坐(拉着公主的手一起坐下)杨素:徐公子日后有什么打算啊?

徐德言:如今陈国已灭,我苟且偷生活了下来,我既不会为陈国殉国,同样也不会入隋为臣,我只愿能找到心爱之人,像以前一样,我们一起游山玩水,看遍世间万物,携手到老。

杨素:意境很美,就连老夫都有些动容,不过,(看向乐昌)如果你找不到你的心上人怎么办?

徐德言:不会的,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一定会找到她!

杨素:乐昌,你有什么想法!

公主: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验做人难

徐德言:乐昌……

杨素:看来乐昌还没有做出决定啊!那就请徐公子回吧!等乐昌做出选择再说!徐德言:我……(杨素拉乐昌欲走)乐昌,我不会放弃的……(三人下场)

第九幕

旁白:徐德言离开后,杨素感念于两人的鹣鲽情谊,于是割爱,将乐昌公主还于徐德言,并赠送钱财让二人离京。

地点:扁舟之上

徐德言:乐昌……

公主: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什么都不必说,我们能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结局!

徐德言:我们真的要感谢越国公,如果没有他,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公主:现在不生气人家抢你的妻子了?

徐德言:我对他生什么气,他娶你也是隋文帝的旨意,如果他抗旨的话,那我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公主:你呀,就知道马后炮

徐德言:不管我知道什么,现在你都是我的!

第十幕

杨素:这放走了乐昌公主,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而且还有点寂寞,不过能够成人之美也是一件好事。哎,现场的观众朋友们,你们有什么合适的介绍给我吗?
啊,就刚才那个主持人啊,好嘞,我去追她了,等我成功了请你们喝喜酒啊!(下场)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