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吴昌硕日前,“铁笔生花——吴昌硕书画篆刻特展”在故宫博物院文华殿开幕,一件件馆藏精品,又一次将观众的目光引到这位近代艺术巨匠身上。吴昌硕,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安吉县彰吴村,以“诗、书、画、印…

1865年,吴昌硕22岁。这一年安吉县补考庚申年乡试,在学官催促之下,他报名参加了考试,结果中了秀才。但是,作为一个潜心自学篆刻的年轻人,他对八股文并不感兴趣,对借八股文走仕途也十分反感,因此考中秀才后就绝意科举仕途,不再参加科举考试。

吴昌硕出生在浙江安吉一个风景清幽的山村里,十几岁在私塾里念书时爱好刻印,书包里经常带着刻印工具,一有空就拿出来磨石奏刀。塾师怕他耽误功课总加以阻止,但他还是背着老师痴迷于刻印。吴昌硕的父亲也爱刻印,见此情况就加以鼓励指导,从此他对篆刻的爱好真可说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吴昌硕(1844年–1927年),浙江安吉人,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清末著名书画家,篆刻家。原名俊,字昌硕,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大聋、石尊者等。身长金石书画,无一不精,作品气魄雄浑,苍劲铁骨,其艺术成就,可谓傲视古今,为中国画坛一代巨匠也。  少年时他因受其父熏陶,即喜作书,印刻。他的楷书,始学颜鲁公,继学钟元常;隶书学汉石刻;篆学石鼓文,用笔之法初受邓石如,赵之谦等人影响,以后在临写《石鼓》中融汇变通。沙孟海评:吴先生极力避免“侧媚取势”,“捧心龋齿”的状态,把三种钟鼎陶器文字的体势,杂揉其间,所以比赵之谦高明的多。吴昌硕的行书,得黄庭坚、王铎笔势之欹侧,黄道周之章法,个中又受北碑书风及篆籀用笔之影响,大起大落,遒润峻险。  苦铁的篆刻对于接触过篆刻的人来说,真可谓无人不知、谁人不晓!在东邻日本,他更成了中国篆刻艺术的代名词;由此可知,他在中国篆刻史上的地位是何等重要;有人甚至认为他是中国篆刻艺术的集大成者,我认为此说也不为过,只是觉得该将外延内涵改一下,称为“中国篆刻艺术形式上的集大成者”。  作为明清篆刻艺术发展末端的殿军人物,吴昌硕将前贤们流传下来的丰富遗产进行了一次形式上的总结,他的成就在于他极为成功地将浙派的写意线条与皖派的小篆结构、笔意融为一体,出之以汉砖、封泥的苍茫意境,一如他的篆书石鼓文一样,震撼了人们的视野。  他这种创新手法去除了浙派之局涩与皖派殿军吴让之的文弱,真有不可一世之态;而你又不得不佩服他的本事,虽然他的部份作品过于逞强,而且他在视觉上对你的刺激胜于对你灵魂的触动。  “鲜鲜霜中菊”,这方印是吴昌硕七十二岁时,为老友王一亭刻的印,“菊”字也作“鞠”。由于他在石鼓文书法上的精湛造诣,故在用笔、结体上都能不蹈陈规旧辙,变化万端又能冥会古人法度。“鲜鲜”二字采用重文写法,五字作四字处理,在大小错落中达到平衡。又因为他以圆杆钝刀硬入印石,故而所作印章浑朴高古之趣为前人所不及。此印印面中间微凸,印边略细,所钤印花有一种中间浓、四边淡的绘画效果。  吴昌硕的画气魄厚重雄健、烂漫蔚然。人们称他为金石派大写意绘画的开山,上海画派的领袖。他刻印时在汉印法中渗以石鼓书风,个性强烈。一九一三年被推为杭州[西泠印社]社长。而吴昌硕一生绘画与篆刻可以说都得力于他的书法,尤其得力于他写的《石鼓文》。  吴昌硕书法四体皆能,但下功最深的莫过于《石鼓文》,他的书法也正是以临写《石鼓文》成就最大,影响最深。吴昌硕自己也曾说过:[余学篆如临《石鼓》,数十戴从事于此,一日有一日之境界。]  吴昌硕早期所出石鼓文较为平实,中年渐取欹势,左低右高。晚年则姿势纵横,用笔圆厚苍劲,老辣深沉,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此件作品是他晚年较为成熟之作,充分体现了他的书法风格。  总的讲,吴昌硕临《石鼓文》有如下特点:  第一,抓住《石鼓文》本身左右上下参差错落,变化多样的特点,使每个创作的《石鼓文》富于不同的姿态。使正斜、伸缩、疏密、动静等表现形式得以具体应用,力求在整齐中求不齐,在简化中求变化,发扬了古朴烂漫的精神。  第二,把秦篆、邓石如的笔法和结体融于临写《石鼓文》中,变《石鼓文》本身的横向体势为纵向体势,使大部分字的字形略长,而且上紧下松,上密下疏,上实下虚。  第三,把砖瓦、封泥等书体的特点及艺术效果,以及篆刻的刀法、绘画的用笔自然渗透到《石鼓文》中,以追求古茂雄秀的艺术境地。

澳门永利手机客户端 1

这一年,吴昌硕的父亲续娶了杨氏夫人,吴家也迁往四十余里外的安吉县城,在县城里租了几间小楼,名之为“篆云楼”。父子俩将居所周围的小片旷地垦荒成园,园中翠竹数竿,疏草密筱,不事修饰,因而取名为“芜园”。

吴昌硕幼时学习刻印,因为家境贫苦,困难很多。买不起石章,有时只能以砖头、瓦片等代用,偶尔弄到几方石章就视同珍宝,反复磨刻,直到剩下薄薄的一片。

下载:吴昌硕书画篆刻.exe

任伯年 酸寒尉像 1888年 浙江博物馆收藏

为何名曰“芜园”,吴昌硕的友人施浴生曾著文《芜园记》说出了原委:“吴子苍石今之淳朴士也。其为人不事表修饰,而中情纯一。居安吉城之东北偏,有旷地数亩,辟以为园,名之曰芜园。……见夫花卉草莱,乱杂并植,足迹之余,皆菅苇。书室之外,所谓台榭陂池,为园所必有者,或缺或仅有,而不加饰。而吴子啸傲其中,若菟裘焉”。

没有印床,吴昌硕就用手握石奏刀。一次不小心刻伤了左手无名指,伤口很深流血不止,疼痛难忍。但他为了学艺,并不因此而放松刻印。后来伤口虽然结了痂,指甲却从此脱落不再重生,成了他勤学苦练的纪念。

更多 上一篇:新编中国书法大字典.pdf下一篇:中国书法理论典藏集-书论精粹

这种甘于淡泊、不以物质简陋为苦的心态,表现出吴昌硕在经历生离死别、颠沛流离的五年苦难之后的豁达和乐观。

澳门永利手机客户端,30多岁时,他始以作篆籀的笔法绘画,苦无师承,后经友人高邕之介绍,求教于任伯年。伯年要他作一幅画看看。他说:我还没有学过,怎么能画呢?伯年道:你爱怎么画就怎么画,随便画上几笔就是了。于是他随意画了几笔,伯年看他落笔用墨浑厚挺拔,不同凡响,不禁拍案叫绝,说道:你将来在绘画上一定会成名。吴听了很诧异,还以为跟他开玩笑。伯年却严肃地说:即使现在看起来,你的笔墨就已经胜过我了。此后两人成了挚交。

永利棋牌,书法资料

  • 书法讲座
  • 书法图书
  • 理论知识
  • 书法空间
  • 敦煌书法
  • 传世字画

1868年,吴昌硕的父亲病逝。1872年,29岁的吴昌硕娶妻施氏。婚后不久,他就再次离开家乡,开始了外出交游寻师访友的求学和谋生历程。他首先到了杭州,跟随晚清时期的经学大家俞樾先生学习辞章和训诂,前后约有两年。1875年,吴昌硕又被湖州府的贡生颜文采招去做了一年的司帐,后来又被介绍去号称“六才子”之一的陆心源家做司帐,颜文采和陆心源都是著名的收藏家。司帐相当于会计,吴昌硕名为司帐,实际是帮他们做编著抄写、收集文物、分类整理、拓印砖图的工作。在这里,吴昌硕看到了很多历代碑帖、名人书画真迹以及钟鼎彝器等文物,这对其书画篆刻的研习有很大的帮助。

吴昌硕毕生从事艺术研究和创作,专心致志,数十年如一日。晚年,他在艺术创造等方面虽都有很高深的造诣,但他不仅绝不骄矜,反而比先前更加谦虚。他时常对人说:我学画太迟,根柢不深,天资也不高,仅仅做到了多看、多画而已。又说:学画未精书更劣,似雪苔纸拼涂鸦。

热点排行

  • 澳门永利手机客户端 2书法图书欣赏《田蕴章墨迹选》大图

    书法图书欣赏《田蕴章墨迹选》大图;田蕴章书法作品图片37张。…阅读全文>>

在这个时候,吴昌硕还常随颜文采、陆心源出入“六才子”家门,得以见识这些文人雅士,更方便地学习诗词书画。其中,杨岘是吴昌硕最为敬佩的。杨岘,字见山,号庸斋,又号藐翁,湖州人,咸丰五年举人,曾任常州知府,后因不善逢迎而被罢免。藐翁博学多闻,对经学有精湛研究,所作诗文也简练凝重,为人尤耿介鲠直,不谐流俗。吴昌硕敬佩他的为人和治学,曾于1880年备函要求列于门下。藐翁复信婉谢,表示愿以换帖弟兄相称。书中有“来函敬悉,如此称谓,未免太俗,拟仿从前沈仲复与藐订交之例,彼此赠物,即俗间换帖也。犬马齿差长,藐潜称兄,君即吾弟。”尽管藐翁坚辞老师称谓,但吴昌硕仍然以师尊之礼相待,在所作诗篇中有“藐翁吾先师”之名,并自称“寓庸斋内老门生”,足见其尊师重道之心。吴昌硕与杨岘交往前后共20余年,在与其交往中,吴昌硕在诗文和书法上得到不少指点,有很大的提高。

他自奉俭约,待人却一点也不吝啬,乐于助人。居苏州时,有一次,从友人家里回来,途中遇雨,在一个废园中避雨,遇到一个卖豆浆的人在一起,交谈之下,卖豆浆者知道他是一位画家,就要求他为自己作一幅画,他慨然允诺。过了几天,卖豆浆者到他寓所里取画,他果然早已认真地为他绘了一幅,并且题一首诗,叙述这次邂逅经过,以作纪念。

1882年,离乡别妻十年的吴昌硕把夫人施季仙接到苏州居住。也就在这一年,吴昌硕的好友金俯将其在古墓葬中觅得的一个陶缶送给他,因为此缶“了无文字、朴陋可喜”,故而昌硕以“击庐”“老击”为别号,这个号一直用到其去世前。接来妻子后,家中所需局促,为供养家人生活,吴昌硕在卖字刻印之外,还托人求职,后来友人推荐他在苏州县衙里担任一名巡查城市、缉捕盗贼的“蕞尔小吏”。做小吏,尽管整日辛苦,收入却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生计,清贫的状况没有什么变化。他曾在写给老师潘芝畦的诗中说:“荡宦如游民,浮家累妻拏。
一屋雨打头,达旦声咿唔。呼名乌友朋,闭户人菰芦……”作为一个低级的小官,没什么薪水,又很辛苦,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官场里还不得不事事小心,如履薄冰。吴昌硕因此谑称自己为“酸寒尉”。

一次,吴昌硕的老友朱砚涛在酒宴之后,拿出一方白芙蓉佳石求他当众治印纪念。可是吴昌硕没有带刻刀,不知哪一位灵机一动,取来一枚大铁钉要老先生试试,只见吴昌硕一思索,便挥刀刻了起来,顷刻之间就刻成了一方不同寻常的佳作,接着又用剪刀在印刻下几行苍劲的边款文字,在座的客人无不赞叹吴昌硕炉火纯青的艺术功力。

在苏州时,吴昌硕因为公干时常路经或小居上海。1883年时,他因公去津沽,在上海候轮时,经高邕介绍结识了任伯年,任伯年见吴氏的画之后十分赞赏,认为他的书法根基深,不妨就以写篆书的笔法来画花瓣,用作草书的笔法来写枝干,如此变化贯通,也就会体会出画理之奥秘。吴昌硕受其启发,从此和他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1885年,任伯年从上海来苏州拜访他,见到刚从官衙里回来的吴昌硕,见他身着袍服,宽衣蔽体,疲惫不堪,好不狼狈,颇为感慨,后来便以“酸寒尉”为题画了一幅像。画中吴昌硕戴一红顶帽子,两手笼在袖中,似乎在作揖,神态狼狈,状态寒酸。任伯年以不多的笔墨,十分精到地表现出一个底层的官吏形象,形神具备。吴昌硕在画上自题“酸寒尉像”,并赋诗自嘲:

吴昌硕对贫苦的青年艺人很乐于掖助。他认识了一个青年,在一家药铺里当学徒。这个年轻人爱好刻印而苦于所见不广、又无人指点。看了他的篆刻作品,吴昌硕觉得很有才华,便授以刻印要诀、并且把他介绍到老友沈石友家住了几年,所见既广、艺事也就大进。经过长时期的刻苦钻研,终于成为一位知名的篆刻家。他就是别号泥道人的赵石农。

达官处堂皇,小吏走炎暑。

当时,各地有志于艺术的青年,辗转托人介绍,前来执卷问学的日多。他忆及自己早年学艺的艰难,只要他们有一定的天才和毅力,他就欣然地加以启迪,不辞劳瘁。他的及门弟子很多,其中造诣尤为突出的在早期应推陈师曾,晚期要数王个簃。

束带趋辕门,三伏汗如雨。

1927年11月6日,吴昌硕突患中风,在沪寓谢世,享年84岁。1933年11月,迁葬于浙江余杭县塘栖附近超山报慈寺西侧山麓,墓地坐落于宋梅亭畔。墓门石柱上刻有沈淇泉所撰联语:

传呼乃敢入,心气先摄沮。

其人为金石大家,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

问言见何事,欲答防龃龉。

此地傍玉潜故宅,环抱有几重山色,十里梅花

自知酸寒态,恐融大府怒。

怵惕强支吾,垂手身伛偻。

朝实嗟未饱,卓卓日当午。

中年类衰老,腰脚苦酸楚。

此诗加上任伯年的画,淋漓尽致地把身为小吏的辛苦、寒酸的形象表现了出来。

任伯年酸寒尉像1888年浙江博物馆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