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钢琴家,六岁时,听到舒伯特的《小夜曲》感动落泪,开始学琴。十几二十岁时刚出道时,被最苛刻的评论家激赏,从此成为国际钢琴界的明星。然而,每次上台前,他都难以克服心中的紧张、恐惧和自我怀疑。直到五十岁这样的“知天命”之年,他终于可以放下所有的不安,再也不怯场,能够在舞台上、在指尖下、在琴键间充分表达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可是,他却选择告别舞台,与浮华绚丽的音乐艺术时尚圈说再见,自己选择住一个小小的公寓单间。白天用来招待客人和学生的沙发,到了晚上,拉开就是他的床。从这时起,教授音乐,同时向学生们传递自己对于音乐和人生的理解,并将自己的理解融入自己的作曲中,成为他接下来将近四十年的人生志业。

在他乡杂木拼建的阁楼
寄宿,一缕发丝的枯黄稻草人只做了一次探访就把古铜的色彩捎回撒向整个的山岗

《辛德勒的名单》一部磅礴伟大的电影,

从没想过我的单位换了一个从没想过约定那么容易打破从没想过表面的热情掩藏了多少冷漠从没想过哪句该说哪句不该说从没想过人为什么不能无拘无束的洒脱

下面就是他对音乐、对人生、对生命的看法。

广袤的大地风在窥探金灿的光芒淹没,曾经的荒凉江河湖海的水不再浑浊满载喜庆的小船已扬帆远航

图片 1

举起酒杯饮下孤独寂寞再次斟满心里的话该从哪说从没想过剧情会真的在现实来过从没想过从没想过

没有技艺,就没有真正的艺术性可言。

我得说,我们的艺术是完全可以预知的,音乐永远不会改变,当贝多芬写下一个降b,那就会一直在那。因为音乐的可预见性,当我们演奏时,能感觉到一种指引。和谐的、可预见的,那是我们能控制的。音乐出现时
你最初的反应不会经过理智的分析。比如有天赋的孩子,经常对音乐表现出深刻的感触,但不是因为意识到音乐的构架或者历史的沉重。这是一种成年人需要学习的纯粹,因此在练习的时候,应该避免多余的分析,让音乐呈现它自己的美,那是回应你内心深处的美。

当我在弹钢琴的时候,我必须听得非常认真,听弹出来的音符的音准度。而当我把这个用到听别人讲话上时,你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很多情绪,所以说学会倾听你自己,使你可以更好的倾听别人。

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不再耍花样了。你不再对别人说谎,你只会说出你心里的实际想法,这时你就会发现:当你不再迎合别人的期待,而是对一个人说实话的时候,才是对他最大的敬意。

我们真正的本质,存在于我们的天赋之中,它可能是任何东西。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并且理解为什么要练习和实践,你就可以调和音乐中的自己和生活中的自己,最终音乐和生活将相互依存,然后循环产生永无止境的满足感。

雏鹰,面对辽阔的绿野摆,学技伺机猎捕贯彻立场
振翅,张开臂膀投向,蓝天的怀抱 那对皱裂的手己触碰到蓝天的脸庞

是令人悲伤又感动的。大多数人把目光集中在辛德勒自私自利转而无私奉献挽救犹太人的事件上,为他落泪,为他祈祷,愿在他的墓碑上献上一块石头。然而,在那阴暗的角落,一个叫阿蒙.高斯的人故事更值得我们回味反思。电影中阿蒙是一个残暴、反复无常的嗜血狂魔,可谁又曾想过,那如冰般寒冷的躯干下,曾几何时也许拥有过一颗如火般热烈的心,只不过那颗热烈的心被种族歧视被战争给熄灭了。
  阿蒙这个角色是充满矛盾的。在他挑选女佣时,他选了毫无经验的海伦,也许从那时起他就爱上了这个犹太女人,也许他不是想要一个劳动工具,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不让海伦戴犹太奴隶的臂章,因为他爱海伦,但是又难以接受海伦的身份,他多么希望海伦不是犹太人,然而这并不是他能改变的事实,谁让他出生在一个充满罪恶和不平等年代呢?
  他的好友辛德勒在目睹一次次杀戮后奉劝说:“权力是完全有正当理由杀生,但是却不杀。”阿蒙似乎因此触动了,他尝试着宽容他人,最终却敌不过他内心深处早已埋藏的恶魔种子。他的残暴不是天生的,是那个国家那个时代强加给他的。没有人一出生就是恶魔,也没有人永远都是恶魔。但在那个希特勒统治的社会,阿蒙以恶魔的身份度过了一生。在德国军官举行宴会时阿蒙问海伦一个问题,海伦没有回答,阿蒙说:“真相,海伦,真相永远是正确的答案。”他早已厌恶了阿谀奉承的语言,没有人跟他说真话,害怕他的人远离他,战战兢兢;不害怕他的人高高在上,冰冷无情。阿蒙一定觉得很孤单,正如他对海伦说的:“楼上欢声笑语的声音,你一定觉得分外寂寞吧。”也许这句话是对他自己说的吧。面对这些矛盾,他只能用暴力来发泄,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恶魔。
  饰演阿蒙的拉尔夫,有人评价说他演的反派,越是恶毒,留给人的阴影越多就越让人着迷。的确,他那深邃且富有变化的眼神,时而疯狂,时而儒雅,时而抑郁得让人心疼,生动形象地演绎了阿蒙这个充满矛盾的角色,令人叹服。
  阿蒙.高斯,这个令人痛恨的人,其实是一个可怜的社会产物,即使是死前仍然在喊着希特勒万岁,希特勒这个恶魔的思想占据了他,让他失去一个人本应该有的美好品质。但愿世界和平不再出现阿蒙这样可恨又可怜的人,行尸走肉般生活在一个变态的德国社会。
  阿蒙,我多么希望伸出双手去触碰你的寂寞,找回那颗曾经热烈的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学生眼中的他: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2

西默向我展示了一个音乐家可以是什么样,我生命中从没遇到过对待音乐像他那样真诚的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赤脚的男孩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3

这就是纪录片《西默简介》(Seymour:
An
Introduction),主角:音乐家西默·伯恩斯坦。他的学生伊森·霍克感召于老师的影响力,专门拍摄了这部纪录片。就是演了《爱在》三部曲和《少年时代》的伊森·霍克。

图片 4

艺术君郑重推荐:《西默简介》。

电影最后的一段话,充满深意:

下面是所有音乐中最顶点的高潮之一,这一曲的末尾是开放性的,没有人-没有任何两个人演绎得一样。之所以这样不确定,是因为作曲者没做任何标注,突然,他把这个留给我们自己来处理,所以有些人把这里处理成渐弱的方式,他们就像这样渐弱过去,然后弹奏终曲,将结尾处理得非常轻柔。但是我处理得恰恰相反,我会把这个强度保持下去。

我从没想过:我用自己的双手可以触碰到蓝天。

对于你自己的人生乐曲,你会怎么处理呢?

图片 5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该电影豆瓣页面。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Read
more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