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农历己丑年立秋之夜,国家大剧院戏剧场里坐满了从京城四处赶来的戏迷,其中有不少德高望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研究京剧艺术的学者和从事京剧工作的专家,共同为台上正在演出的李慕良京剧作品陶醉、喝彩。虽然晚会的主角、91岁的京剧老人李慕良因年事已高未能出席晚会,但满场观众的掌声与喝彩,生动表达了对他“京剧人生”的由衷赞誉。

“京胡圣手”燕守平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01

燕守平,1941年出生于江苏。北京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奏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我国京剧界首屈一指的著名京胡演奏家。中国戏曲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京胡研究会会长。

燕守平十一岁考入北京市戏曲学校,学习京胡及各种乐器演奏。师从沈玉斌、沈玉秋、杨宝忠、方立单、关占魁等先生。1959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留校任教,又拜京剧音乐大师徐兰沅先生学习。27岁调入北京京剧院工作。他曾为现代京剧《杜鹃山》、《智取威虎山》等剧伴奏。在此期间,他又得到著名京胡演奏家李慕良、何顺信、汪本贞、王瑞芝等先生指点。20世纪70年代,他以《杜鹃山》一剧的伴奏成功响誉全国。

1987年,他在北京首办“燕守平京胡交响音乐会”,为京胡与西洋乐器的协奏开了先河。后又于2002年及2004年成功举办了两次京胡独奏及京胡独奏交响音乐会,均获得了极大的成功。1988年,他曾与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队合作,首次举办个人专场演奏会并获成功,受到观众的极大欢迎。1989年,他获得中国文化部颁发的最佳京胡演奏奖。1990年他又与芭蕾舞团交响乐队合作,为荷兰宝丽金唱片公司录制了《交响乐与京胡》激光唱盘,1989年,他获得中国文化部颁发的最佳京胡演奏奖。

在几十年的艺海生涯中,他不断创新、苦心钻研,融各家流派之长,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丰富了京胡演奏的艺术表现力,形成了自己“琴音纯正、弓法娴熟、指音清脆、音色华美”的演奏风格,并富于感染力,为国内外同行所赞誉。他先后曾为张君秋、赵燕侠、谭元寿、马长礼、杨春霞等诸多名家操琴伴奏,参加演出的剧目有几百出之多,被誉为“京胡圣手”。

他曾先后录制《京胡交响协奏曲》及几十盘录音带及伴奏带。在中央电视台录制的80多集“教京胡”栏目深受广大观众欢迎,影响深远。他曾多次赴日本、新加坡、阿尔及利亚、美国、香港、台湾等地演出讲学。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还培养了一大批学生,为京剧事业作出了贡献。

自“燕守平从艺五十周年音乐会”后,他开始离开第一线,为新一代“让台”,而专注于国粹研究与人才培养。

402cc永利手机版,—-来自中国古曲网

昨日,“京胡圣手”燕守平偕夫人、着名梅派青衣马小曼莅临传经送宝。

402cc永利手机版 1

402cc永利手机版 2

被视为“国宝”的“京胡圣手”李慕良,为戏迷所认识,往往是从他的京胡演奏成就开始的。与京剧音乐相“伴”的一生,同样也是李慕良与京剧艺术相伴的一生,演奏、作曲、演唱,李慕良在不同京剧行当中创造的业绩都令人瞩目。

燕守平,1941年生于江苏徐州,北京京剧院国家一级演秦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于1959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北京市戏曲学校。曾得到着名京胡演奏家沈玉斌、杨宝忠、李慕良、何晨官、汪本贞、王瑞芝等传授指点。七十年代以《杜鹃山》一剧的伴奏成功响誉全国。

快人快语,思维清晰,爽朗真切,乐观豁达,这是燕守平给人的第一印象。近日,笔者来到北京东四环外燕守平的寓所,跟这位75岁的“京胡圣手”进行了一个下午的长谈。随着交谈的深入,越发觉得,他像与之相伴60多年的京胡一样刚劲有力,在“懂行的都不太愿意多说话”的戏曲音乐界,其观点颇有穿透力。

燕守平和天津市青年京剧团国家一级演员孟广禄共同表演京剧《铡美案》选段“包龙图”。

李慕良7岁开始学唱老生,9岁开始学习京胡,12岁时便登台表演,被当时菊坛名家和京剧观众誉为奇才。15岁时,李慕良拜京剧名家马连良为师,后又拜在名琴师徐兰沅门下刻苦钻研琴艺,20岁时已名扬菊坛,与徐兰沅、杨宝忠、王少卿并称京胡四大圣手。

他先后曾为张君秋、赵燕侠、谭元寿、马长礼、杨春霞等诸多名家操琴伴秦,参加的剧目有几百出之多,被戏迷、票友、网票、琴票和专家誉为“京胡圣手”。在中央电视台录制80多集“教京胡栏目”深受广大观众欢迎,影响深远。

小时候,燕守平唯一与“艺术”沾点边的记忆便是,“遇到村子里的红白喜事,跟在吹喇叭的后面瞎比画”。1952年,年仅11岁的燕守平,随母亲从江苏沛县来到北京。彼时,恰逢北京艺培戏曲学校招生。“你不是喜欢看人家吹吹打打吗?考戏校吧。”家人建议。这里边实际上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那就是“里面吃饭不要钱”。理由如此简单,毫无戏曲背景的燕守平就这样作出了选择。

这是一双神奇的手。在这双手中,音符被赋予了生命力,从琴弦的拉动中飞出,将观众带入一个无限丰富的世界。

1935年,17岁的李慕良随马连良到北京继续学习老生,在马连良的指点下,渐渐自成一家,形成了飘洒俊逸的唱腔风格。1940年后,李慕良一直为马连良操琴。李慕良的儿子李祖龙回忆:有一年,李慕良在家中让李祖龙放马连良的《龙凤呈祥》录音带给他听,他一边听一边自语道“赵云该出来了,我那阵经常来这活儿”。李祖龙闻此充满疑问:要是父亲也上台唱戏了,马先生的胡琴谁来拉呢?李慕良笑道:“杨宝忠!那阵子还有杨宝忠呢!”

他于1987年在北京首办“燕守平京胡交响音乐会”为京胡与西洋乐器的协奏开了先河。曾多次赴日本、新加坡、美国、香港、台湾等地演出讲学,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还培养了艾兵、赵旭、高俊浩等一大批名琴师,为京剧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燕守平从零开始,先学月琴、铙钹,然后习二胡、三弦,练小锣、大锣,最后才专攻京胡。用了4年时间,燕守平便完全掌握了“文三场”的京胡、月琴、小三弦和“武三场”的单皮鼓、大锣、小锣。60多年后,燕守平庆幸自己当时全面掌握了各种乐器的演奏技巧,这使得他在戏曲伴奏中,总能跟其他人配合得游刃有余、得心应手。“戏曲艺术是一门感觉的艺术,要想彼此有感觉,首先得彼此先了解。而现在很多戏曲伴奏都是你拉你的,我弹我的,他唱他的,完全凑不到一起,原因就在于各工种彼此不了解。”燕守平说。

琴声时而高亢,壮怀激烈;时而婉转,如沐春风;时而低沉,如泣如诉。每出戏里的故事,在京胡的起伏转折中达到了完美的体现。

但李慕良一生倾力最多的还是京胡,唱戏是他提升京胡演奏艺术的一大法宝。当儿子李祖铭想学拉京胡时,李慕良却让他先学唱戏——先把唱腔一句句学好了,吃透了,感觉找准了,再回到胡琴上,那味道才对,京剧伴奏讲究的是“托腔保调”,自己都不了解唱腔、不会唱,怎么去“托”去“保”呢?

着名京剧演唱马小曼,京剧大师马连良之女,因酷爱梅派艺术,曾被艺术大师梅兰芳认作干女儿并收为小徒弟,常演剧目有《四郎探母》、《太真外传》等。

燕守平常说伴奏比独奏难。“琴师是伴奏,作用是烘托演员而不是自我表现。演奏中,我们讲究‘托保随带’,要根据剧情和演员的状态,随时调整自己的演奏。有的演员,今天嗓子不舒服,你得多拉几弓子带带他,演员可能觉得别扭,‘你管着我干吗啊?’我管着你,还不能让你知道,得让演员像吃了蒙汗药似的,让其下意识地跟我跑。这个本事很难的。”燕守平所讲的演奏心得,非专业人士似乎很难明白,但一个例子却能说明戏曲伴奏与表演的关系。据说当年在梅兰芳的团队里,挣钱最多的是梅先生,其次便是他的琴师王少卿。就算夏天休假,3个月不拉琴,梅兰芳照样付给王少卿工资。梅兰芳深知琴师的重要性,一旦找寻到默契的琴师,便再也分不开了。“琴师对名角唱腔的创立、丰富、提升起到了不容忽视的作用,京剧流派的形成跟琴师密不可分。”燕守平说。

这双神奇的双手让福建上千名观众的双手情不自禁地举起——鼓掌!用力鼓掌!起立鼓掌!

京胡在京剧里最突出的作用一直都是伴奏,但李慕良却希望京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也可以在乐曲中成为主奏。有一年“七·一”,中央领导同志和首都各界代表在北京饭店欢聚一堂,庆祝党的生日,李慕良应邀参加了庆祝会。当马连良的京剧唱段演完之后,周恩来总理办公室负责人齐燕铭来到李慕良跟前,说总理请他拉一个京剧曲牌《夜深沉》。李慕良操琴演奏,拉得深沉动人,乐曲刚刚结束,周总理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并上前握住他的手祝贺演出成功。后来,在周总理的支持下,李慕良尝试着将京剧中的伴奏曲牌《夜深沉》改编成了一个曲目,获得成功。

燕守平、马小曼夫妇在扬期间,深入到绿扬京剧沙龙,对票友、戏迷京剧演唱活动进行指点。我省名票高之钧、张晚霞、高之荣、朱立锋、唐小媛等先后登台,分别演唱了《苏武牧羊》、《锁麟囊》、《钓金龟》、《托兆碰碑》等名段,赢得扬城戏迷阵阵热烈掌声。

每个行当流派的演员都有固定琴师,称为“私房琴师”。燕守平的过人之处就在于,能够准确掌握许多行当流派的风格特色、演唱规律——叶派小生的挺拔,杨派老生的质朴,程派青衣的委婉,裘派花脸的粗犷,张派青衣的俏丽,李派老旦的苍劲,梅派青衣的华贵,余派须生的简洁。在他的伴奏下,每一个音符都能呈现出千变万化的特点,时刻跟剧情、人物、流派特征保持一致,总能把演员的表演烘托得恰到好处。这为他赢得了“京胡圣手”的美誉。

手的主人叫燕守平,他有一个美誉叫“京胡圣手”。昨晚的福建大剧院,“京胡圣手”倾倒了现场的所有观众。

《夜深沉》的改编成功仅仅是个开始,作为一个京剧作曲家,李慕良有众多京剧音乐作品传世,他创作的《赵氏孤儿》、《海瑞罢官》、《秦香莲》、《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剧中的唱段和不少京剧曲牌,至今仍被传唱和演奏,成为京剧经典之作。

由燕守平大师精彩伴奏,本报记者,戴春林京剧团团长丁鹤林演唱了杨派名段《金乌坠》。

“我这辈子大半生都跟胡琴打交道,现在虽然离开了舞台,但我一直在考虑怎么把我学到的这点东西,传给下一代。”这些年燕守平陆续收了40多个徒弟,有的人素不相识,打来电话说想跟他学拉琴,他也爽快地答应。在他看来,越发后继无人的戏曲艺术,能多一个人学、多一个人爱,总是好的。现在,看到学生们的成就和进步是燕守平最大的快乐,有时候在台下看学生们在台上演奏,他的眼泪真往下掉,“比自己拉还激动”。

在京剧中,琴师往往被看成是演员的绿叶,但燕守平却打破了这个传统,上个世纪80年代,他首创了京胡独奏,结果深受广大戏迷的喜爱。这次在福建,燕守平又一次从幕后走到台前,为广大观众献上一道艺术的大餐。

立秋之夜的李慕良作品暨京剧经典唱段晚会,有一个富有意味的开头和结尾——李祖铭操琴表演的京胡交响协奏曲《长征颂》和李祖龙参加演唱的《沙家浜》“智斗”选段,前者是李慕良为庆祝国庆三十周年创作的京胡协奏曲,三十个春秋过去了,至今听来仍新意盎然;后者也是李慕良京剧音乐的得意之作,阿庆嫂、胡传魁、刁德一已成为京剧艺术中的经典形象。

扬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袁秋年、扬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少鹏亲切会见了燕守平、马小曼夫妇一行。王少鹏还清唱了《赵氏孤儿》、《红灯记》等名段的精彩唱段。

当晚,新落成的福建大剧院流光溢彩,国内最先进的音响设备迎来了顶尖水平的演出。“还有没有票?”剧院外,不时能听到这样的询问声,这是一些没买到票的戏迷。演出快开始了,他们来碰碰运气。“没有的话,还得赶回家看电视直播。”戏迷林先生告诉记者。而在剧院内,不到19时便已座无虚席,既有白发苍苍的老票友,又有年轻一代,这场有众多名家捧场的“群英会”,人人都翘首以待。

“幼小喜丝竹,功成二十年。韵声长自远,意在手之先。春水流仍静,秋云断复连。翻新裁古调,歌舞倍增妍”。1963年,人民艺术家老舍曾以这样的诗句来称赞李慕良的京胡演奏艺术。近半个世纪后,读老舍先生这些诗句,更有其新意——“翻新裁古调”“意在手之先”的不仅是李慕良的京胡演奏艺术,更是他在京剧曲牌改编和创新、音乐创作、唱腔设计等京剧艺术诸方面的杰出贡献;李慕良的京剧作品和京胡演奏,恰似老舍先生所言,“秋云断复连”、“韵声长自远”……

402cc永利手机版 3
402cc永利手机版 4
402cc永利手机版 5
402cc永利手机版 6
402cc永利手机版 7
402cc永利手机版 8

当燕守平先生走向演奏台时,场下观众顿时安静了下来。随着琴弦拉动,《夜深沉》、《小开门》,这些耳熟能详的传统曲牌响起,这是大餐前的开胃菜,很快就把听众带进了京胡的世界。

402cc永利手机版 9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402cc永利手机版 9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京剧世界瑰丽多彩,京胡以其穿透力强的特点,在众多乐器中起引领和主导作用。在5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燕守平曾多次为各种流派的名家伴奏。这次,在福州,包括燕守平妻子、梅派名家马小曼在内的10位不同流派的京剧名家甘当绿叶,为燕守平的京胡伴唱。

于是,在京胡声中,《太真外传》中杨玉环的柔情、《空城计》里诸葛亮的从容、《捧印》中穆桂英的豪迈、《白门楼》里吕布的悲愤、《铡美案》中包龙图的果决……都在燕守平演奏的京胡声中,由各路名家演绎得淋漓尽致,满堂的喝彩,既是给名角们,更是给燕守平的。

“段子还是那些段子,但今天听起来别有韵味。”懂行的观众赵先生说。

随后的《梅花》是属于燕守平的时间,这曲京胡独奏让所有观众沉醉,悠扬的京胡声在演奏厅里回荡。

而当《智取威虎山》的曲调响起时,观众们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不少人还跟着曲调轻轻唱和。随着京剧名家杨春霞唱起“家住安源萍水头,三代挖煤做马牛”,时光仿佛回到十几年前,当年正是杨春霞、燕守平与指挥家胡炳旭三人,首开京剧与西洋乐器的结合,这一幕如今在福建重演,让一些上了年纪的戏迷们激动得热泪盈眶,而独奏会也在此进入高潮。

结尾曲还是《智取威虎山》的选段,所有的演出名家都出场谢幕。台上,名家们纷纷把手中的鲜花献给燕守平;台下,观众们鼓着掌,久久不愿离去……

402cc永利手机版 9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