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摘要:艺术家贺丹同名个展“贺丹”即将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展出。此次展览是北京民生“艺术家个案研究系列”新成果,由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西安美术学院主办,北京民生文化艺术基金会协办,冯博一担任策展人。

廖国核最新个展一万幢房子于4月1日登陆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由郭晓彦担任艺术总监。此次展览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民生青年艺术项目的系列展览之一,该项目聚焦创作活跃的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以开放的视野研究和总结青年艺术家的阶段性创作成果和独特贡献。以下是由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最新现场报道。

廖国核 《我有一万幢房子,1千个情人》/2015/布面丙烯/228 x 246cm

2011年《瞬间》,220×220cm布面油画,贺丹作品

▲ 艺术家廖国核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廖国核个展一万幢房子》入口

艺术家贺丹同名个展“贺丹”即将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展出。此次展览是北京民生“艺术家个案研究系列”新成果,由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西安美术学院主办,北京民生文化艺术基金会协办,冯博一担任策展人。贺丹现为西安美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此次展览集中呈现了贺丹近年来创作的二十余幅大型油画和素描等绘画作品。

▲ 左起:艺术家李姝睿、博而励画廊负责人Waling

2016年4月1日《廖国核个展一万幢房子》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是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民生青年艺术项目的系列展览之一,该项目聚焦创作活跃的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以开放的视野研究和总结青年艺术家的阶段性创作成果和独特贡献。

展览时间:2019年11月23日-12月20日

▲ 左起:收藏家乔志兵、博而励画廊合伙人贾伟

展览的艺术总监郭晓彦和青年批评家蒲鸿(右)

展览地点:北京民生美术馆一层展厅

▲ 左起:收藏家托尼王、收藏家Lucy Lu Fryns、Artnet亚太区总监吕嘉禾

《一万幢房子》是廖国核展览的海报,你在这个展览上并不能看到这件作品。同样,廖国核依然以他的方式没有出现在这次展览的现场。在场外观火,看别人如何言说他。此次展览的艺术总监郭晓彦在谈及廖国核作品的独特性时说:今天在绘画方面要做出独特的贡献是很困难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艺术家已经放弃了这个方式。廖国核以闯入性的独特方式来表达他对架上绘画表现。他的作品会给人们提供一种反思,艺术家的工作与时代的共同感如何搅入?廖国核有一种对现实的批判和不确定性。他的涂鸦和创作的严肃状状态,可以在他自由的线条和经典的局部可以看到这样的混在于矛盾,他把庸常习惯转换成他个人的经验。

在我们急剧的城市化进程中,负载于乡村城镇的记忆,已经成为漂浮的、无所附着的剩余物,但也越来越明显地纳入到于艺术家个人的创作和想象之中,而贺丹的绘画艺术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贺丹自九十年代以来的绘画艺术创作,以一种人山人海的集体性形象和虚置的景观来测度现实的变化,并将个人命运的变迁嵌入到历史与现实的境遇之中。他通过个人的记忆来审视过往的集体记忆,而这种文化记忆表现为对已经消逝了的、仅仅留存于个人生命记忆之中的“归属”和“精神故乡”的想像形态。因此,他在这些繁复的排列和描绘中,直接表现了众生在陌生而充满诱惑的城市碎片裂痕里,所形成的困惑、木讷、紧张,甚至一时满足的狂欢场景。或许贺丹的创作是由中国特殊的历史与社会处境决定的,也对应我们当下文化生态的某些属性。作为艺术家的贺丹个人所表现的经验性存在,折射着艺术家的价值观和情感取向,而他的敏感和他积淀的独特的经历,以及反思、批判、荒诞、幽默方式等等都是值得关注的。

▲ 左起:黄锐助理Archa、黄锐

青年批评家鲁明军

现代化进程与其说是一个场景,不如说是一种隐喻的显现,熟悉的乡镇、熟悉的历史、熟悉的生活细节和个人的成长环境,都作为珍贵的个体经验和地域文化的记忆,在文化全球化如稗草生长的时代里,有意无意地成为人们保有“本真”、抗拒数字时代碎片化、格式化的重要资源,以及安全感的根柢。所以,这次展览既是贺丹的一种重构传统记忆和自我记忆的转化方式,也意味着他对中国传统资源和文化记忆的一种追认与命名。而贺丹艺术创作的价值不仅在于用视觉语言和手法表现我们共同的经验,还在于为我们记录了精神的和情感的历史,折射了文化记忆对我们未来人生的潜在规约。

▲ Art021创始人 包一峰

青年批评家鲁明军认为廖国核以很智慧的方式在挑战绘画评论的系统,他是一个有意思的个案。他的智慧,就像最初曾经亲手伪造的简历,不是文字对应图像或图像对应文字,就像我们的现实,同时他也在挑战反对经典意义的绘画系统。

贺丹作品赏析:

▲ 左起:艺术家陈天灼、Bank空间负责人马修伯利塞维兹(Mathieu Borysevicz)

青年批评家蒲鸿与廖国核曾有过多次的对话,他说:看廖国核画的人,要么就觉得很喜欢,要么就看不懂不喜欢。他的第一感受力非常好。有一个经验,就是在西安大雁塔下的广场上,有几个人在用皮鞭抽陀螺,在抽脱落的过程中,皮鞭非常响亮,如同抽在每个人身上,玩陀螺的人获得一种满足感。我从这个经验中立刻就明白了,廖国核对权利对人的伤害和入侵是非常敏感的。他表现权利的荒谬感,成为在他画面里的力量。他的作品里没有叙事性,而是抽象的。从他的画面里的伏笔,我很愿意走进他的画面结构里去解读。

1999年《大风》,140x160cm布面油画,贺丹

▲ 左起:策展人、艺评人巢佳幸、艺评人贺潇

廖国核 《三屁一心》/2015_布面丙烯/acrylic on canvas/162x282cm

2008年《洪水》,195x250cm布面油画,贺丹

在廖国核最新个展一万幛房子开幕的当天下午,可谓艺术圈大碗云集,诸多知名艺术家、艺术机构负责人及收藏家都纷纷到场。一直被称之为年轻艺术家的廖国核,早在90年代末就开始了自己独特的、几近粗暴的绘画语言探索,并不断刺激着中国的当代艺术领域

自90年代末起,廖国核就以几近粗暴的绘画语言持续刺激着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作为中国当代绘画有影响力的代表之一,廖国核从当代中国的庸常现实和大众语言中提炼出了识别度极高的视觉意象,用他自成一路的绘画手法重新定义了绘画美学和绘画必须说的事。

2009年《红旗 》 ,200x600cm布面油画,贺丹

▲ 展览现场

廖国核所开创的迷人风格,以一种无遮蔽的方式,带给观者除了美以外不一样的视觉冲击。对于他而言,艺术不是为了用复杂的绘画技巧和熟悉的政治词汇来取悦观者,而是探索未被窥知的世界和艺术处理方式。他在带有一定讽刺意味的政治视角和道德立场中宣泄对于绘画纯粹的喜悦。面对他充满社会和政治隐喻的作品时,我们会得到一种急速释放。

2009年《我想象中的战斗》,195x250cm布面油画,贺丹作品

▲ 艺术家廖国核与嘉宾交谈

廖国核 《穷人试图用眼泪动摇富人的节气》/布面丙烯/186x236cm

2013年《跳水》, 200x250cm布面油画,贺丹

▲ 展览现场

在标题为一万幢房子的民生美术馆个展中,廖国核在20幅大型新作品中探索当今社会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关系。但不论这些关系如何复杂亦或抽象,艺术家本身都会找到一种方法使它们与观者之间建立若有若无的联系。

2014年《发现一》,200x170cm布面油画,贺丹

为了在变化如此之快的当今社会中给观者带来这些思想,廖国核打破了传统的叙述及绘画方式,对日常经验进行了大规模的篡改与重组,而这种带有欺骗性的语言却反过来清理了通向理解本质的障碍,打破了歧视与纷争。他的种种做法让我们可以开始谈论一些之前难以启齿的言论及事物,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所具备的艺术担当。

2015年《我们发现了美洲》,200x250cm,贺丹

据悉,此次展览将展至4月18日。

2016年《现实生活》,200x250cm布面油画,贺丹

廖国核无题布面丙烯/acrylic on canvas/220x228cm

2017年《地陷》, 185×225 cm布面素描,贺丹

廖国核《谁在吵我们就割掉他的卵蛋》 作品 布面丙烯

2017年《集体主义》 ,200x250cm布面油画,贺丹

廖国核 作品 布面丙烯

2017年《魔术》,150×200cm 布面素描,贺丹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廖国核个展一万幢房子》展览现场

2017年《苹果》,200×250cm布面油画,贺丹

2017年《人山人海 》,230×450cm布面油画,贺丹

2017年《无题》,195×225cm 布面素描,贺丹

2018年《来来往往》,200×300cm布面油画,贺丹

2019年《娱乐广场》,200 x 600cm布面油画,贺丹

艺术家贺丹简介

贺丹,1960年生于延安。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美术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

旅法画家。

贺丹

策展人冯博一

独立策展人、艺术评论家,并兼任四川美术学院艺术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冯博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