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含元殿与万国来朝

66. 含元殿与万国来朝

含元殿是唐朝长安城内大明宫中的正殿。是皇帝进行大朝、常朝的地方。始建于龙朔二年(公元662年)。

唐王朝自贞观年间起,国力强大,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因其开明和对外开放的政策,使大唐长安不仅是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而且来自世界各国的使臣、留学生和商人汇聚于此,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大都会。诗人王维“九天阊阖(指宫殿的正门)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代指皇帝)”的诗句,描绘出万国来朝——各国使节云集京城拜谒唐朝皇帝的情景。诸如天竺(今印度、巴基斯坦)、骠国(今缅甸)、真腊(今柬埔寨)、师子国(今斯里兰卡)、林邑(今越南)、室利佛逝(今苏门答腊)、西域和中亚各国、西方的拜占庭(东罗马)、波斯(今伊朗)、大食哈里发帝国(阿拉伯)、日本等均有使节到长安。唐代皇帝在大明宫含元殿举行大朝会活动。

发布时间: 2007/7/17 10:09:59 被阅览数: 次

含元殿—“梦回大唐”系列
发布时间:2015-03-12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李来玉点击率:
含元殿为大明宫的正殿,利用龙首山做殿基,现在残存遗址还高出地面十米余。含元殿初建于唐龙朔二年,竣工于龙朔三年四月,后毁于唐末战火。含元殿为一建筑群体,包括殿堂、两阁、飞廊、大台、殿前广场和龙尾道。含元殿主殿面阔十一间,进深四间,有副阶,坐落于三层大台之上。殿前方左右两侧稍前处,建有翔鸾阁和栖凤阁,二阁作三重子母阙的形式,下有高大的砖砌墩台。殿两侧为钟鼓二楼,殿下有倚靠台壁盘旋而上的长达75米的龙尾道,殿、阁、楼之间有飞廊相连,整个建筑群呈巨大的“凹”字形。含元殿以屹立于高台上的殿阁与向前延伸和逐步降低的龙尾道相结合,殿、阁、楼之间相互呼应,体量巨大,气势壮丽,极富精神震慑力,表现了中国封建社会鼎盛时期雄浑的建筑风格。图片 1

含元殿为大明宫的正殿,利用龙首山做殿基,现在残存遗址还高出地面十米余。含元殿初建于唐龙朔二年,竣工于龙朔三年四月,后毁于唐末战火。含元殿为一建筑群体,包括殿堂、两阁、飞廊、大台、殿前广场和龙尾道。含元殿主殿面阔十一间,进深四间,有副阶,坐落于三层大台之上。殿前方左右两侧稍前处,建有翔鸾阁和栖凤阁,二阁作三重子母阙的形式,下有高大的砖砌墩台。殿两侧为钟鼓二楼,殿下有倚靠台壁盘旋而上的长达75米的龙尾道,殿、阁、楼之间有飞廊相连,整个建筑群呈巨大的“凹”字形。含元殿以屹立于高台上的殿阁与向前延伸和逐步降低的龙尾道相结合,殿、阁、楼之间相互呼应,体量巨大,气势壮丽,极富精神震慑力,表现了中国封建社会鼎盛时期雄浑的建筑风格。图片 2含元殿遗迹远眺(采自《唐大明宫含元殿遗址1995-1996年发掘报告》)
含元殿是皇帝举行外朝大典的场所,特别是大唐开元礼颁行后,元正、冬至的大朝会多在此举行。改元、大赦、册封、受贡等重要活动也多在此殿举行。唐诗中的“千官望长安,万国拜含元”、“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等诗句,就是描写含元殿大朝会的盛况。所以,含元殿是大唐建筑的杰出代表,同时也是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的著名宫殿建筑。图片 3唐大明宫含元殿复原图
(采自《中国古代建筑史》)参考文献:
马得志:《1959-1960年唐大明宫发掘简报》,《考古》,1961年第7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西安唐城工作队:《唐大明宫含元殿遗址1995-1996年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97年第3期。
傅熹年:《唐长安大明宫含元殿原状的探讨》,《文物》,1973年第7期。
杨鸿勋:《唐长安大明宫含元殿复原研究报告—再论含元殿的形制》,《建筑历史与理论》,1997年第六、七合辑。
傅熹年:《对含元殿遗址及原状的再探讨》,《文物》,1998年第4期。
刘敦桢主编:《中国古代建筑史》,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4年6月第二版。

虽然作者精心的准备了N国语言,用于解释自己的勒索的文案也屌的一逼,尤其是那句“对半年以上没钱付款的穷人,会有活动免费恢复,能否轮到你,就要看您的运气怎么样了。”真是太流畅了。

专家表示,对古代都城研究和古代建筑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很可惜,毕竟勒索的赎金方式还是太复杂了,还有要价太高,超出规模化生产应该让利经营的理念,所以这是一次失败的创业行为!

为配合大明宫含元殿御道项目保护工程建设,中国社科院考古所西安唐城考古队近日在该项目保护工程拆迁范围内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在含元殿遗址首次发现一处唐代水渠道、三座桥梁、两处道路等。经考证,这条唐代水渠就是史书记载的大明宫含元殿“龙首渠”。

唐代水渠道长达400多米

在含元殿遗址一层大台以南130米处,考古人员发现了一条东西走向、基本与含元殿南沿平行的唐代水渠道。

已探知渠道长有400多米,东西贯穿整个御道的拆迁范围。

考古队负责人何岁利表示,这条渠道直接叠压于近现代建筑堆积层之下。从发掘的几处段落看,渠道口宽约3.65米~4.0米、深约1.6米。渠道两壁较直,局部有砖砌护岸的现象。另外从东段较浅、西段略深的淤泥面显示的水流波纹等遗迹可知渠道内水的流向为由东向西。地层剖面显示,渠道在唐以后还沿用,明清时期还曾一度疏浚过。

渠道内出土了大量的唐代砖瓦、石块、螺壳、陶瓷器、铜钱、铁钉、铁剑等物,其中砖瓦数量最多。

新发现3处对称的木桥遗迹

考古人员从唐代水渠道内清理出3处几米间隔的木桥基础遗存。其中中央桥址北面正对着含元殿遗址中央,从残留的桥桩柱洞遗迹分布范围可测知,桥梁基础东西长约17米、南北宽约4.3米;西侧桥址北面正对含元殿西朝堂,东距中央桥梁约128米,南北长4.65米、东西宽6.85米,渠道内残留有砖砌的桥礅等遗迹;东侧桥址北面正对含元殿东朝堂,西距中央桥梁约129米,其特征与西侧桥梁基础差不多。

这三座桥的桥桩柱洞都颇具规模。

唐代官员上朝道路露真容

在唐代水渠道的南侧岸上,考古人员清理出一条沿渠道而走的东西向道路,已发现的遗迹长300多米,南北宽约15米,路面密集厚实,路土厚约15厘米~32厘米,路面的车辙痕迹非常明显。

另外,在含元殿西朝堂遗址南部还发现了一条南北走向的步行砖道,分布在西侧桥梁基础的南北两侧,构成了去往含元殿西朝堂通道。该道路可分早、晚两期路面,其中早期砖道路面铺设打磨光滑、表面渗炭处理过的青掍方砖,中间杂以莲花纹方砖,两侧再以长方砖侧立砌成。晚期砖道高出早期砖路面约0.5米,应是在地势抬高时填垫后另行修筑的一条道路,供官员进入西朝堂上朝时使用。

可以想象,在含元殿前的这些道路上,曾经是车轮滚滚,冠盖云集,文武百官至此上殿朝拜。

新发现的渠道应为含元殿“龙首渠”

何岁利表示,这次新发现的含元殿前唐代水渠道规划整齐、布局清楚,位置恰在大明宫含元殿前。水渠道上所发现的3座间隔均匀的桥梁,据《唐两京城坊考》等文献记载,推测这条渠道可能就是文献中所载的“龙首渠”。而新发现的较宽的中央桥梁,是皇帝专用的“御桥”。同时,在东、西朝堂南面渠道上所发现的东、西侧桥梁遗迹,应是文武百官们上朝之过桥,就是所谓的“下马桥”。

据悉,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含元殿和丹凤门之间的御道中间,也曾发现有一条东南—西北向的所谓“龙首渠“。此次考古人员也对这条渠道进行了考古发掘,从其地层堆积和沟渠内的包含物等遗迹遗物分析,这条渠道是明清或更晚时代的渠道,而且使用时间不长。

何岁利表示,这次渠道和桥梁的首次发现,弥补了古代文献记载不足的缺憾,推进了对唐大明宫前朝部分建筑和道路布局的认识,对于古代都城研究和古代建筑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印证和补充了《唐两京城坊考》的记载,为唐大明宫遗址保护提供了珍贵的实物参考资料。

记者 李彪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汀滢


图片 4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